《最高权力》
第15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道这里,彭长宜加重了语气:“只要把家门关严就会少许多麻烦的。所以,如果要是你能给家属们讲讲这样的课,我想会对每个干部的仕途大有好处的。还有,光自己做到拒礼还不行,还要从孩子、从家庭利益这个角度去规劝自己的丈夫,要时刻敲警钟,千万不能对这些买你官帽子的人大开方便之门,那样的话,就真的完了。去年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批捕的徐炳松,在事后写过一篇忏悔录,他说:像我们这些当官的,也得到巨大好处,老伴、儿子、儿媳,全家都有较好的工作,收入不菲,尽管组织上规定的待遇并不高,但实际上住房、坐车、医疗、吃饭及其他活动交往等等,绝大多数人是达不到的。组织和人民给予我们的确实很多很多。但不容置疑,我确实在贪……被捕后,顷刻之间,我的一切全然发生了改变,巨大的落差使我思绪万千,痛苦异常,我想起了过去创业的艰辛,岁月的磨难……等等,说真的,他的话对我有非常的触动,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我有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不同的是,他是监狱里反省时想到的,我却是在自由空间里这样想的。我的一位老领导常告诫我说,细水长流,不用说别的,就是职务上的一些实惠就够我们享受的了,要是再贪的话真的就是不知足,就是找死了。但光是领导个人有这样的认识还不行,对家属也要经常这样教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少犯错误,才能真正做到警钟长鸣,所以我说你应该给这些干部家属讲讲课,就讲怎么当好领导的后盾,当然不光包括拒腐,也包括支持、理解丈夫们的工作等等。”

  彭长宜自己都奇怪,面对舒晴,他居然滔滔不绝说了这么多,是卖弄,还是自我标榜?他说不清了。以前,他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过自己,但不知为什么,在舒晴面前居然自我标榜了这么多?难道,就因为她是从象牙塔里来的?还是他相信她能客观正确地对待自己所谓的这些“自我标榜”?
  舒晴听完彭长宜这番话,她并没有感到彭长宜是在自我标榜,反而心存感动,因为她相信,今天彭长宜的这番话不是随便对任何人都能讲的。至少他对同僚不能讲,怕被同僚们异化;他对上级领导也不能讲,有卖弄之嫌;他更不能跟朋友讲,这样会让朋友有想法甚至离他远去的。但他跟自己讲了,说明自己是有别于他的那些同僚、领导和朋友的,说明,她是他信任的。这让彭长宜这个市委书记不但因为说了实话而减损,反而让舒晴觉得他更加的了不起,更加的真实,尽管这只是彭长宜全的冰山一角,但她相信这一角是立体的、真实的。

  孟客曾经跟她说过,说彭长宜完全是自己干出来的,他是领导的救火队员,哪里有险情,领导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所以,他基层工作比孟客更有经验,并且应该有独门功夫。
  舒晴的确想学到真正的基层工作经验,也带着对彭长宜那么一点的好奇才谢绝了孟客的邀请,主动要求来亢州挂职的。
  来了几天后,她就感到了基层同志们的艰辛和不易,就拿计划生育来说吧,他们不但是国策的宣传员,还是战斗员,亲临计划生育第一线,面对面地和计划生育户打交道,外地就有计生办主任被伤害甚至是被杀死的事例。
  对于基层干部来说,最难的不是工作,而是在执行一些国家政策和贯彻一些法律法规时候,跟基层现实发生碰撞的时候的迷茫和无奈,甚至是痛苦,这种碰撞有时让他们无所适从,一面是国家政策,有的只是一些条例规定,一方面却是生养他们的父老乡亲,他们既要忍受乡亲们的不理解,又要把工作做下去,那种碰撞有的时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有许多问题都是无解的。怎么办,工作还得做,乡亲们也不能伤太深,这个时候,独到的工作方法就显得尤为重要,也是弥足珍贵。他们就是基层工作的创新者、缔造者。

  她从彭长宜刚才的话里,感觉到了夫妻离析的原因的确有职务带来的影响,这种影响不光是基层,就是在省里领导中也是存在的,只是不像基层的同志这么明显这么突出而已,因为领导层次越高,这种家庭问题就越隐秘,而且夫妻矛盾也不像基层这么尖锐,县级领导的家属可以离婚,但是到了市里甚至省里,这种情况就会很少很少,除非是领导自己主动提出来离婚,不然,对方是不会提出这个问题的。因为乌纱帽的分量也是不一样的。

  想到这里,她说道:“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我要好好做做功课,讲课内容要贴近实际,还要跟妇联主席商量一下这个选题,再有,彭书记可以多加指教,我怎么才能讲好这一课。”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可以让妇联搞针对干部和干部的家属搞一个问卷调查。这个问卷调查可以无记名,这样大家敢对你说真话,问问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怎么做才能对方真正需要的。另外对拒腐这个问题怎么看?也就是怎么才能真正做到拒腐。这也和你上次宣讲的内容搭上关系了。”
  舒晴点点头,说道:“还有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这只是一个宏观的想法,具体都有什么你在跟妇联去商量,我觉得搞这个问卷调查很有必要,正好你管着这一块,可以去做。”
  舒晴说:“我这个问题可以是双向的,领导家属和领导都可以参与。”

  “完全可以。”彭长宜说道:“其实,有针对性的讲,比海阔天空要强上百倍,我看,你们这个问卷可以分A、B卷,也就是你说的领导和领导家属,分别回答。”
  彭长宜的话立刻和舒晴的想法不谋而合,她一拍手说道:“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谢谢彭书记。”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还要感谢你呐,你要是真的能给家属们上好这堂课,就是对亢州一个重大的贡献,因为,只要干部们得到了家属们的理解和支持,他们就会踏实地工作,心无旁骛,这个工作不好做,别看没有指标约束,要想做好非常不易。”
  舒晴说:“我有一种感觉,家属们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是干部们本身也有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家属抱怨,想必是干部们在跟家属们的沟通上,不是很及时,甚至有大男子主义的思想。”
  彭长宜一听,就冲她竖起了大拇哥,说道:“你说得太对了,没想到你身居高位,居然能察出这一点,太伟大了。”
  舒晴笑了,说道:“是不是彭书记曾经有过这样的思想?”

  “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来,我敬你。”彭长宜说着,就端起酒杯敬舒晴。
  尽管彭长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舒晴知道了答案,她没有坚持要他的答案,而是笑笑端起水杯。
  彭长宜说道:“不行,改酒。”
  舒晴连忙说道:“我不能喝。”
  彭长宜说:“你知道下来挂职的首要任务是什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