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1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景惠通完电话之后,陆琪由于要出庭作证,所以就中断了“现场直播”,陆鸣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几次想直接去现场看看,可想想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觉得蒋凝香的话是对的,自己跑到法庭出头露面不仅帮不了阿龙,说不定还会让某些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不过,他觉得阿莲提供的监控记录应该有足够的分量,就连孙明桥也认为这个证据来得很及时,虽说不能百分之百保证阿龙马上被释放,可持枪杀人的罪名应该难以成立。

  只要这个罪名不成立,即便属于防卫过当,在量刑上就存在巨大的差异,罪让人担心的是法官有可能把阿龙的罪名往意外置人死亡上面靠,如果这个罪名成立的话,阿龙还是有可能在牢里面待上五六年。
  陆鸣尽管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可他的心里对这场官司的前景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毕竟,从那个监控记录记录中可以明显看到那个保安持枪指着阿龙的脑袋。
  记得孙明桥那个助手说过,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不管采取什么措施,应该都属于自卫,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卫的手段是不是过当。
  陆鸣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了一阵,等了好半天也没有见陆琪打来电话,猜想她可能正在法庭上作证,自己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
  忽然想起今天是自己做“慈善”的法定日子,于是让自己沉下心来,坐在电脑前开始给那些看不见的赞助对象打款。
  截至目前为止,他优盘上那份记录赞助对象的名单已经已经达到了两百三十多人,这些对象中有男有女,有小学生中学生,甚至还有几十个大学生。
  并且每个月的善款总额差不多达到了六万元,有时候连他自己看到这个数据都感到震惊,毕竟,一年拿出七八十万块钱做慈善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这倒不是他觉得自己高尚,或者有成就感,而是对自己的这个身份持怀疑态度,毕竟,那些钱可不是他的。
  最令他犹豫不定的是,自从上次给台湾红十字会长蒲静怡女士表示愿意赞助更多的学生以后,这个女人一直通过红十字官网的沟通渠道给他介绍新的赞助对象,看她那架势好像真的把他当成家财万贯的爱心人士了。
  不过,随着赞助人数不断增加,每月汇出的赞助款项越来越大,陆鸣也经常会产生还要不要再增加人数的问题。
  说实话,他只要给蒲静怡留言说自己条件有限,不需要再增加人数的话,这项计划马上就可以维持在现在的规模。

  可每当他重温蒲静怡给他写的那封短信之后,就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好像看见那些赞助对象一张张渴望期待的脸以及无奈的眼神。
  这个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无法拒绝蒲静怡推荐过来的学生,有时候他甚至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心想,管他呢,能赞助几个就几个,能赞助到哪一天就哪一天,反正那些钱又不是自己的,与其把它们像废纸一样堆在仓库里,为什么不拿出来给那些绝望的眼神带来一点希望呢?
  再说,这些钱都是财神贪污的赃款,自己每汇出去一笔钱,就等于替财神洗涮掉一份罪恶,想必他在天之灵也不会有意见。
  何况,这些钱是本来就是国家的,投资教育事业也是国家政府的职能之一,自己只不过是在替国家完成了一项工作而已,又没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何罪之有啊?
  这么一想,他就不再为不断增加的人数和赞助金额而忐忑不安了,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这些钱最终是不是真的到了这些学生的手里。
  虽然说做慈善不要疑神疑鬼,可自己毕竟是在用别人的钱做慈善,也必须对这些钱负责,万一要是被人骗了,那自己可就无法推脱责任了,也许,抽个时间验证一下自己的怀疑,否则,钱赞助的钱越多,心里就越不踏实。

  这样一想,陆鸣就想起了他的第一个赞助对象罗山杏,想起这个十来岁光景的小女孩那张照片,瘦弱的身子,稀疏的头发杂乱地翘着,稍稍有点扭捏羞涩地站在操场的阳光里。
  想来她现在应该上六年级或初一了,根据她的资料来看,小女孩是农村孩子,母亲是个残疾人,父亲种几亩薄田维持生活,并且好像还得了什么病。
  不过,她之所以被台湾红字十会选中是因为小女孩成绩优异,并且对知识有种强烈的渴望,而改变这个女孩的唯一希望也只有继续念书。
  所以,她的班主任才为她申请社会赞助,截至到目前为止,陆鸣也不知道小女孩的家庭情况究竟困难到什么地步,他只有罗山杏的班主任老师祁东的手机号码,只是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拨打这个电话验证自己的疑虑。
  但现在不一样了,那时候罗山杏每个月只需要五百元钱,现在每个月也只有八百块,就算被骗了也不会伤筋动骨,而现在一个月就要汇出六万块钱左右,一年七八十万,假如真的被骗的话,钱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无法忍受灵心的打击,说不定会变成神经病呢。
  这样一想,陆鸣有种急迫感,暂时把阿龙的庭审抛在一边,拿起手机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就给拨了祁东的手机号码。
  电话是打通了,没想到一直没人接,陆鸣的心慢慢缩成一团,等到手机因长时间没人接而自动挂断之后,他的气息都变得粗重起来,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妈的,自己改不会真的被人当猪宰了吧?听说现在网上连银行的网站都能伪造出来,那个红字会的网站会不会也是伪造的?
  陆鸣有点沉不住气了,马上又拨打了一遍,结果还是没人接,最后,他就疯狂地接连拨打了三四遍,手机还是没人接。
  妈的,怎么回事?

  陆鸣马上打开红十字网站,正想查看一下客服电话,没想到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他还以为是陆琪那边已经有结果了。
  可拿过来一看,确实祁红把电话回过来了,顿时瘫坐在椅子上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稳稳心神,问道:“你好,请问是祁东……祁老师吗?”
  日期:2017-07-05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