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1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莲没有回答陆鸣问题,而是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孙维林的大洋集团公司正在暗中筹划上市,目前正在募集法人股,很多分公司都在融资扩股。
  你如果手里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想办法通过他的外围公司渗透进去,如果能控股大洋集团旗下的几家公司的话,不但在上市的时候能产生巨大的效益,将来说不定有机会成为公司的大股东……”
  陆鸣惊讶道:“大股东?孙维林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公司被别人控股?”
  阿莲说道:“就算不能成为大股东,到时候在公司也有一定的发言权,当然,你必须寻找一个跟你没有关系的代理人,不能让他发现这些资金跟你有关系,这方面的业务蒋凝香应该很熟悉,你不妨回去跟她商量一下,我估计她会有兴趣……”
  听了阿莲的话,陆鸣更加怀疑她要么是公司内部人员,要么是跟孙维林很亲近的人,否则不可能知道这种商业机密,听她的意思,显然很想把孙维林的公司搞垮。

  不过,如果真的能控股几家大洋集团的外围公司,今后再通过二级市场慢慢吃进公司的股份,假以时日成为大股东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只是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就凭自己这点道行肯定办不到,即便蒋凝香也不一定熟悉运作方式,也许可以去外省找一家专业的代理公司,孙维林做梦也想不到资金背后操控的人会是自己。
  陆鸣真有点动心了,这倒不是他对孙维林的仇恨达到了想搞垮他公司的地步,而是一种争强好胜的心理在作祟,同时,这也为他金库中的那些资产找到了一个秘密投资方向。
  “怎么?你没这个胆子?”阿莲见陆鸣脸上殷勤不定,忍不住问道。

  陆鸣不动声色地说道:“这对我来说太复杂了,再说,我自己的公司还刚刚成立,哪有精力干这种事,再说,谁知道你的消息是不是准确,万一他的公司最后无法上市的话,我岂不是在替孙维林做嫁衣?”
  阿莲哼了一声道:“亏你还是陆大将军的嫡系后裔,没想到就这点魄力,早知道大将军的种这么孬种的话,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
  我再跟你说的明白一点,东江市的博源集团公司和六星级酒店望海大厦应该听说过吧,这两家公司不是大洋集团旗下的全资公司,而是控股公司。
  你可以先从这两家公司下手,你先想办法控股博源公司和望海大厦,先在大洋集团占据一席之地,然后通过这两家公司慢慢蚕食他其他公司的股份,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要想成为大洋集团公司的大股东也不是不可能……”
  陆鸣没想到阿莲居然都替自己想好了就提步骤,并且切中要害,说实话,他和博源公司还真有点不解之缘。

  想起过去在哪里受到的屈辱,恨不得马上买下这家公司,让不可一世的吴法名成为自己的打工仔。
  当然,看在李晓梅当初帮过自己忙的份上,就不追究她和吴法名勾结起来骗自己的事情了,可以考虑让他出任公司的财务总监。
  另外,如果自己能成为望江大厦的姊妹酒店望海大厦的主人的话,难道还用得着考虑穿着什么衣服走进去?
  陆鸣想象着未来的美好前景,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笑容,似乎一切都即将成为现实似的,几乎忘记了自己眼下还在一艘小船里正在江面上飘着呢。

  “哎,你愣什么?到底明白我在说什么没有?”阿莲见陆鸣脸上似笑非笑、痴痴呆呆的样子,一脸疑惑地问道。
  陆鸣醒悟过来,咳嗽一声说道:“你这么神神秘秘的,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该不会是孙维林手中缺钱派你来替他融资的吧?”
  阿莲瞪着陆鸣说道:“这么说,我刚才一番口舌算是白费了?”
  陆鸣见阿莲拉下脸来,忍不住有点紧张,怀疑她今晚约见自己的目的并不是那个监控记录,说不定真的是在替孙维林骗钱呢,万一达不到目的,会会杀人灭口啊。
  “这事非同小可。我要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既然你告诉了我这么机密的事情,又帮了我这个大忙,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呢?”陆鸣小心翼翼地说道。
  阿莲冷冷说道:“难道我前面说的还不清楚?如果让人知道你跟我在一起,肯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我可是为了你好,别不识好歹……”
  陆鸣狡辩道:“告我你的身份和让人知道我们在一起是两码事,难道你还担心我你的身份告诉孙维林?”
  阿莲哼了一声道:“我不是担心你告诉孙维林,而是相信你肯定会告诉蒋凝香,眼下我可不想让她知道我们的事情。

  不过,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我是谁,那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陆鸣怀疑阿莲恐怕和蒋凝香之间也有什么瓜葛,只是看起来不像是有仇,既然她不说,那只有回去问问蒋凝香了。
  也许她会猜到阿莲的身份,再说,如果想实施渗透大洋集团的计划,这件事必须要跟蒋凝香商量,想隐瞒阿莲的存在都不可能。
  “好吧,我会考虑你的建议,明天阿龙的案子就要开庭,我必须马上把监控记录交给律师,今天就谈到这吧……对了,你那部手机不经常开机吗?”
  阿莲一边解开缆绳,一边说道:“你不用跟我联系,有事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陆鸣不甘心道:“万一我有急事想找你呢?”
  阿莲想了一下说道:“等一会儿给你发一个QQ号码,我几乎每天都在线……”
  第二天阿龙的案子开庭的时候,陆鸣按照蒋凝香的吩咐并没有亲自去现场,而是由陆琪通过手机给他“现场直播”。
  通过陆琪传过来的现场视频录像来看,法庭上的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除了法官、律师以及检察院的公诉人之外,观众席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十几个人。
  陆鸣不知道这是法院特意的安排还是人们对这个案子不感兴趣,他特意给景惠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媒体记者到场的情况。

  没想到本市主要几家媒体竟然根本没有派记者去现场采访,就连景惠本人也不是代表电视台去的,而是都是普通旁听者的身份。
  “肯定是有人给法院检察院和各媒体打过招呼了……”景惠在电话说道:“我只看到几家小报的记者。
  不过,他们关心的还不是阿龙的案子,而是法庭外面的人,法庭外面的人比法庭里面的人还要多,好像是死者家属在闹事……”
  陆鸣惊讶道:“死者家属?这怎么可能呢?肯定是冒充的……”

  景惠惊讶道:“你怎么是冒充的?”
  陆鸣不好说自己贿赂了死者的家属,而是说道:“开庭之前我就跟死者家属达成了谅解,他们不会去现场闹事,事实上死者家属根本不在本市……”
  景惠一听,似乎发现了新闻线索,说道:“有这事?我过去看看……”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家里面只有陆鸣一个人,今天一大早蒋凝香就带着陈丹菲回了陆家镇,这倒不是她们不关心路的案子,而是公司确实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