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吓的一哆嗦,急忙结结巴巴辩解道:“我……没别的意思……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你这是……是为什么?总要让我明白吧。”

  女人恨声道:“原因很简单,我跟孙维林有仇,我巴不得看着他倒霉……这个理由够了吗?”
  陆鸣一听,顿时就对女人产生了亲近感,惊讶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说实话,虽然我和孙维林没仇,但也巴不得看着他倒霉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叫我阿莲吧。”
  陆鸣嘿的一笑。
  阿莲瞪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陆鸣急忙摆摆手,笑道:“没别的意思……你的名字突然让我想起了那首歌……”
  女人冷冷说道:“我警告你,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你要是心里面敢对我产生龌龊的念头,我就……弄死你……”

  陆鸣见女人凶巴巴的样子,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正色说道:“你送了我这份大礼难道真的不需要任何回报?”
  阿莲不屑地说道:“就凭你眼下的处境,除了钱之外,还能回报我什么?记住,我送了你这份大礼,你可别把我扯进去……”
  陆鸣自然明白阿莲的意思,急忙说道:“那当然,我就说是一个无名氏发给我的,就让孙维林自己慢慢查去吧……对了,你是不是大厦监控室的人?”
  阿莲严肃道:“你别管我是哪里的,今后万一要碰见我,也要装作不认识……我实话告诉你,你自己眼下的麻烦就够多了,如果让人发现我们有来往,到时候可别乖我连累你……”
  陆鸣听得一知半解,心想,这个阿莲会不会是江洋大盗啊,要不然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怎么会有一身功夫呢,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会不会是公丨安丨局的通缉犯啊。
  “那我只好说谢谢了,今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不违法的话尽管说……实在不行我给你十万块钱吧,你不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呢……”陆鸣装作客气地说道,实际上,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见好就收,赶紧溜。
  可阿莲好像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问道:“你刚才说和孙维林没有仇?”
  陆鸣点点头道:“实际上我干本不认识他,要不是阿龙这个案子,我也不会跟他打交道……也不能说跟他打交道,我到现在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彼此好像只是在暗中较劲……”
  阿莲似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虽然是暗中较劲,可总有一天你们会成为死对头……”
  陆鸣心中一动,不明白阿莲这话是什么意思,甚至怀疑他给自己提供监控记录会不会是有意在挑起自己和孙维林的正面冲突。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为什么会跟他成为死对头?”陆鸣一脸疑惑道。
  阿莲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些人彼此之间生下来就有仇……且不说别的,你目前在陆家镇的项目就让孙维林眼红。
  他之所以还没有动手是因为眼下风声紧,他不敢违抗他老子的命令,等到风头一过,你们之间就会展开一场争夺战。
  从各自的实力来看,尽管有蒋凝香这个老**帮着你,但你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最终你们肯定是死对头……”
  陆鸣眼睛一瞪,大声道:“你说什么?蒋凝香跟你有什么仇?”
  阿莲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跟她有什么仇?”
  陆鸣气愤道:“那你为什么这么骂她?”
  阿莲哼了一声道:“怎么?难道她不是老**吗?”
  陆鸣气的站起身来,小船一晃差点掉进江里,急忙坐下来,等着阿莲质问道:“你说清楚,她怎么是**了?”
  阿莲好像不屑跟陆鸣争执,摆摆手说道:“我懒得理你,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蒋凝香跟哪些男人上过床?”
  说着,眉头微微一皱,又说道:“我就奇怪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帮你,难道就因为他?或者,她现在喜欢小鲜肉?”
  陆鸣气的浑身直打哆嗦,要不是忌惮阿莲一身功夫,以及刚刚收下了人家一份大礼,早就破口大骂了,不过,一想起自己心里对蒋凝香龌龊的想法,忍不住胀红了脸,恨不得跳到江里面死了算球。
  阿莲对陆鸣的愤怒视而不见,自顾继续说道:“还好有她罩着你,替你出谋划策,否则你早就被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
  陆鸣潜意识里觉得阿莲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人,听她那口气好像知道的事情还不少,想起她先前说对自己的事情知根知底,忍不住问道:“你刚才不是说了解我的一切吗?你都知道些什么?”
  阿莲犹豫了一下,一只手撩着船边的江水,一边说道:“我知道你大学没毕业,知道你跟韩越的女儿谈过对象。

  还知道你烧了工厂的生产线坐过牢,在牢里救了陆建民的命,他帮你判了减刑,并且出来以后一直被丨警丨察调查。
  原因是有人怀疑你知道陆建民赃款的去向,或者干脆那些赃款眼下就在你的手里,我还知道你养母被人谋害了,给你留下了一大笔遗产,然后莫名其妙地成了有钱人。
  眼下你正和陆建华、蒋凝香在陆家镇搞公司……对了,我甚至还知道你打算娶陆建华的女儿做老婆,并且同时还跟蒋凝香的女儿以及陆建民的儿媳妇不干不净……怎么样,我知道的够多了吧?”
  陆鸣开始还没有怎么在意,毕竟女人前面说的那些属于自己的基本情况,只要有心打听,很容易就能查到。
  可后面越听越心惊,最后震惊的合不拢嘴,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抖,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监督者。

  天呐,难道这个女人就是财神说的那个监督者?虽然她打听到的有关自己的情况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无缘无故她为什么要这么刻意关心自己?
  甚至连自己搞什么女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陈丹菲,自己可没有公开跟她的关系,事实上除了今天亲过她的小嘴之外,也谈不上有什么关系,她怎么就知道的这么清楚呢,难道她一直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盯着我?”陆鸣有点惊恐地问道。
  阿莲哼了一声道:“盯着你?我没这个功夫,我只是对你有点兴趣,稍稍了解了一下,要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个监控记录对你有用?怎么?难道我帮你的忙还有错了?”
  陆鸣被阿莲搞得一头雾水,琢磨着她会不会是孙维林玩过的某个女人,或许是被抛弃了,所以心理不平衡在报复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说不定真有可能跟孙维林称为死对头呢,要知道,阿龙的案子就是因为陆琪才惹的祸。

  “你跟孙维林熟吗?”陆鸣拐弯抹角地问道。
  阿莲似乎猜透了陆鸣的心理,说道:“既然是仇人,你说熟不熟?”
  陆鸣想起了蒋凝香对孙维林和陆涛的仇恨,问道:“难道他伤害过你?”
  阿莲盯着陆鸣注视了好一阵才说道:“伤害?伤害两个字还不足以形容我们之间的仇恨,早晚一天要血债血偿……”
  陆鸣一听,吃惊道:“血债血偿?难道你……你想杀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