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0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鹃惊异地瞥了陆鸣一眼,吃不准他是不是在说反话,于是说道:“其实这里住的也不光是有钱人,还有当官的,听说南区住着有钱人,北区住着当官的,他们晚上就在一家高档会所见面,讨论城市的管理问题……”
  陆鸣惊讶道:“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杜鹃说道:“老百姓都是这么传说的,谁知道呢……”
  妈的,以前老人家都讲阶级斗争,现在不时兴这个了,可难道说真的不存在阶级斗争了吗?谁敢说这些住在江心岛的人和住在贫民区的人都属于无产阶级?
  陆鸣不想跟杜鹃讨论这么深奥的问题,于是问道:“这里有个叫大丰收的农家乐你听说过没有?”
  杜鹃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来过这里,可没有吃过饭……我问问就知道了……”
  也许这里是个有钱人的天堂,尽管岛上气候凉爽、风景宜人,可马路上除了来往的车辆之外竟然很少看见行人。

  道路两边的商铺除了看上去挺高档的餐厅之外,连平常的小超市都很少见,更不用说是菜市场了。
  想起蒋凝香家里那个硕大的冰箱,陆鸣觉得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他们一般都在一些大型的超市采购日用品,购买一次可以维持半个月。
  再说,人家都有保姆,可以开着车去城里面采购,自己要是住在这里,买个菜也不方便啊,不过倒是可以把花园变成菜园子自己种。
  杜鹃转悠了一圈,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环卫工人才问到了大丰收农家乐的地址,可等到了地方一看,陆鸣傻眼了。
  原来这个大丰收农家乐就靠近江边,几间低矮的平房显得破旧不堪,院子里杂草丛生,大门上方“大丰收农家乐”几个字倒还能看得出来。

  可从门上那把锈迹斑斑的大铁锁就可以看出来这家餐厅已经关门很长时间了,不过,在屋子的一侧,绑在木桩上的一条船好像经常有人使用。
  杜鹃也有点迷惑了,说道:“老板,这里早就关门了,你这是来吃饭还是找人啊?”
  陆鸣没有回答,转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个农家乐所处的位置远离周围的别墅区,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建筑,差不多还保存着原始的味道,算得上是岛上的一个僻静所在,难道那个女人是为了保密才约自己来这里?
  也许,这个女人就住在岛上,要不然怎么会知道这种偏僻的地方,可即便是想用监控记录跟自己做交易,市里面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跑到这个荒僻之地呢?难道真是一个阴谋?
  陆鸣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害怕,虽然八点钟并不晚,可这个地方现在都已经看不见人影了,等天黑之后哪里还会有人。
  万一有人要是想害自己的话,只要把自己往江里面一扔就完事了或者还要往自己身上绑一块石头,这样一来连尸体都找不见。
  陆鸣有点后悔没有把实情告诉告诉蒋凝香,否则他可以带着陆虎一起来,杜鹃毕竟是个女人,到时候不一定能排的上用场,说不定吓的尿裤子呢。

  不过,看看时间显然来不及了,已经是七点二十分了,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想叫陆虎也来不及了,眼下要么回去,要么冒险。
  可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万一这个女人手里真的掌握着监控记录的话,自己不问清楚情况就走,岂不是白白失去了一次让阿龙重获自由的机会?
  妈的,只有赌一把了,好在眼下想不起什么人有必要冒险杀自己,最多也就是绑架而已,可这么打电话约自己出来在实施绑架的手法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杜鹃,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你看见那棵树没有,你把车停在那个地方,然后在车里面等着,如果听见我大喊大叫的话,你就赶紧打110报警……”陆鸣就像交代后事一般说道。
  杜鹃一听,惊讶道:“老板,你要见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
  陆鸣摆摆手说道:“你别管,按照我说的做就行……”
  杜鹃犹豫道:“既然这么危险,要不然我跟着你吧……”
  陆鸣说道:“你跟着我有什么用?人家只见我一个人,不过也不一定,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什么事也没有。”

  杜鹃疑惑道:“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要不你告诉我跟谁见面,如果有什么事也知道是谁干的……”
  妈的,这婆娘还真天真,如果命都没有了,知道是谁干的有球用啊。
  “我也不知道……哎呀,时间快到了,你赶紧过去,注意我这边的动静……”陆鸣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杜鹃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着车通过一条砂石路,把车开到了二十多米远之外的一颗大树下面,从哪个位置刚好能看到江边的这栋建筑。
  天已经基本上黑下来了,江面上起了一层薄雾,身后是星星点点的灯火,隐约可以听见音乐声和女人孩子的笑声。
  陆鸣点上一支烟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沉思默想了一阵,忽然听见远处的杜鹃喊道:“老板,你能不能看见我?”说着,还打开了车灯闪烁了几下。
  陆鸣知道杜鹃是在给自己壮胆,忍不住一阵感动,朝着她那边挥挥手,抬起手腕看看表,八点差一刻。
  他扔掉烟头,朝着大路那边张望了一下,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心想,该不会是哪个无聊的婆娘跟自己开玩笑吧,可别被人当猴耍了。
  陆鸣看看左右,发现路边一个大树挺粗壮的,于是走过时抬头看看,只见两米高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树杈,顿时灵机一动,心想,先看看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这样一想,他往手掌心吐了一口吐沫,然后拿出小时候在陆家镇毛竹园学会的爬树本事,几下就爬上了那个树杈,然后坐在那里,只觉得视野一下开阔了不少,心理上好像也有了一种安全感。
  陆鸣这边刚刚在树杈上坐好,没想到那边的杜鹃又扯着嗓子叫道:“老板,我怎么看不见把你了……”
  陆鸣一阵恼火,好在女人也是在替他担心,所以憋着嗓子说道:“别出声……我还没有喊叫呢,你喊叫什么?不管发生事,都不准你过来,听见没有……”
  黑暗中似乎听见杜鹃嘀咕了一句,然后周围安静的只剩下风声和河水拍打堤岸的声音,远处那条船只剩下一个黑影,在水面上不停地晃悠着。
  陆鸣就像一只猫头鹰一样坐在树杈上,睁圆了眼睛盯着大路那边的动静,心里紧张的要命,生怕出现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几个蒙面大汉。
  眼看着八点过五分了,路上还是看不见一个人影,陆鸣掏出手机看看白天陌生女人打来的那个号码,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拨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是关机。
  妈的,该不会真的是在消遣老子吧,可没道理啊,素不相识,跟自己玩这种游戏有意思吗?再等十分钟,要是还不来的话就离开这里,总不能在这树杈上蹲一晚上吧。
  正自等的有点不耐烦,忽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一丝光亮,并且朝着这边缓缓移动,但绝对不是汽车的灯光,倒像是手电筒。
  终于来了。
  陆鸣顿时紧张的紧紧贴在树干上,眼睛紧盯着前方那越来越近的微光,很快他就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根据经验判断,起码来的不是一群人,好像只有一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