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3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国庆可是李牧的警卫士官,别说区区市府秘书长,是市长去动李牧,王国庆也照样扭他胳膊先给制服下来再说。
  李牧没管他,走过去蹲在倒在地的年妇女那里,说道,“我的妻子是总长的女儿,刚才你骂小畜生的小姑娘,是我女儿,也是说,她是总长的外孙女。你说总长的外孙女是小畜生。你胆子是大得没边了。”
  他根本不会脱裤子放屁,要拼关系,他直接摆台面来讲。过春节的时候,老岳父带着俩孩子去了最高统帅家拜年,最高统帅不知道多喜欢俩小屁孩,小屁孩是喊最高统帅为叔的,哪个瞎了眼的敢这样骂小屁孩。
  李牧这话一出口,家长们都石化了。
  刚才还在挣扎的张秘书长顿时消停了,脑子急速地转动着,艰难地露出笑脸,“您是李参谋长?李参谋长,我没认出您来,这个事情,您听我解释……”
  “我没跟你说话。”李牧扫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随即又盯着石化状态的年妇女,“你叫什么名字?”
  年妇女已经意识到惹什么人了。
  总长啊,那是什么人,那是******党和军队的领导人,因为自己一张臭嘴,得罪了这样的大首长,年妇女已经看到了自己黑暗的未来。

  “首长,我错了,我错了,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年妇女回过神来,马哭了起来。
  李牧摇摇头站了起来,道,“打你一巴掌,是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口不逊。作为党的干部,你的素质堪忧。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年妇女连滚带爬的起来,忙不迭的给李牧鞠躬,擦干净嘴角的血,跌跌撞撞的走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做错了事情要付出代价。对这个妇联干部的处理,李牧管不着,他也不会故意施加压力。
  但是对张秘书长,李牧没这么客气了。
  他示意王国庆放开张秘书长,淡淡地说道,“张秘书长,第三幼儿园是军管单位,是我这个参谋长正管的地方。小朋友之间有什么事情,自然会有老师来处理,处理不了的会级单位,需要家长协助的,会通知家长。你这个带着人过来,又是要处理这个处分那个的,将人民赋予你的权力用到了极致了啊。”
  张秘书长忙不迭的点头擦汗,“李参谋长,我是太心急了,为人父母,您肯定能理解我的心情。我太着急了,以至于公器私用。李参谋长,我真的没认出您来,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您闺女……”
  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李牧说,“行了,你跟我解释不着。回去找你的领导吧,我晚些时候会向自治区丨党丨委反映一下某些领导干部的作风问题。今天我要是不在这里,我看你们啊。”
  说到这里,李牧手指点着那些家长,几乎都是地方的党政干部。
  “我看你们啊,能把我小孩吃了。还动手打老师,威胁老师。反了天了,这是我党的天下!轮不到你们这些人在这里胡作非为!都滚吧!”
  李牧怒斥完毕。
  张秘书长看都没看躺在墙角那里痛苦叫唤的秘书一眼,在女随从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走了,其他家长跟着落荒而逃。
  对这些仗着人民赋予的权势欺压普通人的现象,李牧颇感无力。如果李瑾钰不是他的女儿,这个事情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李牧心生忧虑。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少年强则国强,对孩子的教育,引起了李牧的重视。驻地的特殊性,形成的是,武警部队有自己的学校,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全部囊括在内,九年一贯制学一所,到了高,全部分到兵团高级学去读。
  部队资源的集性以及优越性,导致的局面是,部队所属的学校,通常的全面的地方的很多学校要好。
  因为女儿打架这个事情起,李牧开始关注了第三师的第三产业——他的第一个身份是纪委书记,然后才是参谋长。
  最容易滋生腐败问题的,无疑是第三产业。同样因为驻地的特殊性,在军队产业分离的大环境下,第三师以及武警总队系统是依然保留着不少的第三产业的。
  农场,写字楼,工厂,宾馆,医院,等等等等。

  做了一次全面的普查之后,李牧发现很多账目较混乱。他组织了几个精干人员,一连几天的进行详细的审查。
  也在这个时候,幼儿园事情开始发酵。
  那个妇联的年妇女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一个正科职干部,被一撸到底,降为了普通科员。
  这里面不单单是李牧背后的势力在起作用,关键还是他本人的身份——不要忘了,他是活着的战斗英雄,李耀军和李瑾钰是英雄的后代!

  年妇女作为党员干部,已经构成了辱骂人民英雄后代的罪名,不进行行政拘留处理,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
  然而,事情远远的没有李牧认为的那么简单结束了,里面开始发生一些让李牧始料不及的延伸事件。
  张秘书长惶惶不可终日的了几天班之后,市长找了他谈话,话里话外的除了警告是失望。张秘书长心里明白,是李牧的身份在发生作用了。他没那个实力和李牧对着干,再说,为了孩子这点事情,也不值当。
  但是,心里这口气是要不发泄出去不痛快。

  他喊来了办公室主任,他的直接下属,当了爷爷的郭品峰。老好人郭品峰老资格主任了,这个年纪,想着的是退下去之前再往走一步。挨了年纪他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副秘书长的训斥,郭品峰的老脸压根挂不住。
  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他郁闷非常,又无处可泄,只得心里憋着。回到家后,他教导他孙女郭贝贝,以后不要跟李瑾钰做朋友了,离那个害人精远点。
  原来,郭品峰的孙女,正是当天被欺负的小姑娘,和李瑾钰是玩得较好的,俩小家伙经常串门什么的。
  四五岁的孩子,被爷爷几天的教导,慢慢的开始疏远李瑾钰了。一开始李瑾钰还觉得怪,以为有哪里招惹小伙伴生气了,逼急了,郭贝贝才对李瑾钰吼道:“我爷爷说你是害人精!害我爷爷挨骂!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这句话对李瑾钰来说是极大的打击,当时她要哭出来,死死忍住。李耀军看见妹妹的样子,当下过来把她护住,对郭贝贝说:“郭贝贝你怎么这样说话,你被欺负是我妹妹帮你,你反而这样说她,太伤人了!”
  和妹妹相,李耀军是较安静的小男孩,性格随妈妈,较淡定,妹妹随老爸,性子较炸。
  郭贝贝不屑地翻了翻眼睛,说,“谁稀罕她帮!害得我爷爷挨骂!我再也不跟她玩了!哼!”
  一甩手走了。

  李瑾钰再忍不住了,哇的哭了出来。
  陈老师过来,费好大劲才安慰下来,好不容易搞清楚是什么事情,也只能叹气了。小孩子之间没有隔夜仇,过两天能好,只是这个事情,对李瑾钰的打击是很大的。委屈自不必说,关键还是较要好的伙伴,对幼小的心灵来说,不认真开导,极有可能留下心理阴影。
  冯玉叶开始重视这件事情了,她用了好几天的功夫,才把李瑾钰给开导好,然后,她要找某些人的晦气了。
  日期:2017-06-1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