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3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开区目前对经费开支的公示已经做了一个月,事先也没有大量的宣传,只是在市里开会提出,经开区同意试点,在经开区的领导层里进行思想统一。开支是否合理,也都没有做出明确的规范,但每一项开支在一周结束后会公示出来。
  当然,公示时会做简要的用途说明,对于看账单的人是不是接受,是不是有怀疑,经开区的领导都不做解说。比如吃饭,花多少钱,酒、菜、烟等各多少,甚至,服务人员的费用是多少也都会公示出来,不公示的账目也就不能够进行结算。
  第一周在经开区里大家稀奇,看到接待用餐上上了好烟,有休闲活动,就有人议论,也有人到具体负责的人那里问。结果,解释说接待的对方是华兴天下集团从总部过来的客人,吃饭之后还安排了休闲活动。作为经济往来的业务,这样的接待下面的人也表示理解,对公示出来这么接待,是不是超标,接待对象是谁,下面的人看来后也不多以论。
  而经开区里的人头奖励和基本工资,也都和各自的工作情况一起进行公示,如此一来,对工作少为落后的人,刺激可不小。钱少拿本来就郁闷了,还要在大家面前丢脸,那可受不了。本来想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公示出来?可领导们连吃饭、喝酒、休闲都公示出来,轮到自己总不能特殊了。
  一个月后,反而对这样的事适应了。也觉得要这样来做,对大家才是公平的。当然,经开区之外的人,也会到经开区里去看他们的公示栏。看着经开区里干部职工的收入,都眼红不已。可经开区的工作紧张度和创下的利益也远比其他单位的要高。

  溪回县在这一工作上的步子显得谨慎些,在县里也是先在折坳镇做试点,之后在推广。其实,在推广之前也就是给领导们一个警戒与约束,心里上有足够的准备。让大家意识到,今后都要这样操作,那对自己在工作上花钱该怎么样来运作,心里现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就算这一准备和试点的时间再唱一些,也是规范了经费使用的进展过程。
  而人们在心里上也会慢慢地适应这样的公示,今后真要进行这样的工作落实,阻力会少很多。
  肖建海也看到这样的趋势,心里烦恼莫名。
  当真要进行公示栏,今后到省里去,要接待领导或给领导送上门,怎么分解这些账单?在省里,与领导吃饭都是在高档之地,一晚的消费肯定会过万。细列出项目来,自己这市委书记还不早给踢下来了?再说,与省领导吃饭,吃出这样的动静来,省领导哪敢在跟你在一起?那是政治愚昧了。
  用其他开支来转移这种经费,也会给人看出种种名堂,追问起来同样会给媒体责难。当然,还有另一途径,那就是将这些开支转嫁给一些企业或下属单位。单价都进行公示账目,他们也就不敢做这样的事情,而南方市之外的朋友或企业等,虽说可以帮买一两次单,但同样要有其他方面的汇报才能做这样的事。
  肖建海在南方市里还有多少话语权,又能够有多少的机会让人代为买单?杨秀峰则不同,到省城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热情邀请去吃饭,接下来其他节目的安排。甚至,杨秀峰消费之后,一个电话就会有人热情地过来买单,还会对他表示感谢,是杨秀峰给他们脸面与机会。
  南方市如今的经济发展做起这样的势头后,想进入南方市来找机会的商家就多起来,而是里对这些也就有了筛选的余地。这些事情,杨秀峰会落下很多的人情,这样的人情用起来组可让他在南方市之外潇洒自在。
  肖建海能够看到未来的趋势,只是这样的事情就算拿到省里领导面前却,也说不出多少堂皇的理由来拦阻。南方市本来就是一个改革开放的领域,试点的工作越多,对省里自然是更有利。政府或部门对所有费用进行公开,从政治上说对柳省的领导也是有一种资本的积累,省里主要领导也乐意见到这些的。就算省里其他领导对此不屑,却无法形成真正的效用。
  郁闷之后,肖建海习惯到半坡亭去。在那里,基本上不用他担心什么开支问题,不仅是一条龙服务,而老板月雯对他一直都是放任的态度。当然,肖建海也能够体会到自己和月雯之间的生冷在加重,自从那次将她带到省里见省领导之后,再回市里虽说肖建海觉得自己已经将这一事给弥合了,但又觉得月雯从那时起,对他这个市委书记的身价已经有了另一种态度。
  一种轻视的态度。虽说,到半坡亭后见到她将她拉到房间里,要脱她衣服,要弄她,月雯也不会怎么抗拒,但那种事的过程中,月雯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些热情与配合。木然地由着他在她里面进出而后完结,冷然地将他丢在房间里之后离开。
  半坡亭里的女服务员,如今对肖建海这个客人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差别,他要是看上哪一个女子,也还是能够如愿地将她压在身下。这让肖建海每一次走进半坡亭之前,还是由着不错的期待。只是,在到半坡亭里后,想到月雯的事情,心里那中有刺的感觉会慢慢变得强烈。
  这种感觉和让他在喝茶、喝酒和吃菜之时,有中梗在喉的难受感。每当有这样的感觉后,就会找到月雯,要在她身上发泄出来,只是,真的进到她里面后,那种失败的感觉越加夸大,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轻视在每一次这样的发泄中更增进一分,那种冷然也强一分。
  只是,自己怎么样改变这样的状况?甚至,这样的事情连赵弘坤都无法和他沟通,无法得到他的建议。之前,不止一次地将女人带到省里,之后陪领导,再接回来,以后会不会保持那种关系,都不会放在心上。但半坡亭的月雯却有不同了,半坡亭几乎成为肖建海的一个躲避风浪、修养伤痛之所,除了半坡亭,在南方市里头还能到哪里去?
  但偏偏这样的一个地方,给他避风的感觉淡化了,而给他刺痛和不安感变强了。几次都想甩手而去,不用手月雯这样的态度和脸色,可能发生确实没有他的去处。也不是找不到其他女人,但要找其他女人又能够给对方什么?没有了半坡亭,自己的吃喝都得从小金库里支用,那得多花多少钱?
  月雯的冷漠在肖建海看来,觉得起因及时那次到省里,是不是她见过领导之后,对自己就看不上眼了?但那次,自己的代价也不小,在省城那边一套房子,可是几十万的。她一个老女人一次得到这么多的收益,还有什么想不通?
  有时候,肖建海觉得自己那次答应了房子,之后兑现得太快,就像买东西,还价太爽利了会让卖**得可以多赚点。当时,要是先将房子的事挂在那里,其他的一些手续不忙着去办,情况会是怎么样的?当然,就算后悔,对肖建海说来也不会表露在外。
  日期:2018-06-06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