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门外,一直都在偷听的梁翠翠再也忍不住,捂着嘴无声大哭起来。虽然今天才是第一次跟萧晋说话,但她却觉得,萧老师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这可怎么好意思……”梁大山刚要客气几句,便被他媳妇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萧老师,你愿意替翠翠交学费,这是翠翠那丫头的福气,俺们是真心的感谢你,可是,如果翠翠走了,这家里能做绣活的就只剩下了俺一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她哥盖房子娶媳妇的钱啊?他哥可都快二十五了,再老,哪家的闺女还愿意嫁给他?
  我看,翠翠要是想念书也行,但必须等她哥结了婚之后,否则,她就得老老实实在家里帮忙干活!”
  嘿!臭老娘们儿还油盐不进了。

  萧晋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用了极大的毅力的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一个耳刮子扇过去,坐那儿运了半天气,最终也只能气呼呼的离开。
  跨出门槛,瞧见已经哭成小花猫的梁翠翠,属于他萧大少的纨绔脾气终于又回来了,转身就大声说道:“老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天翠翠听了我的课,我就是她的老师,也就相当于她的父亲。
  你们同不同意她去上学,这一点老子没办法强求,但是,以后要是再让老子听说你们敢殴打虐待老子的闺女,老子就断了你全家的财路,让你梁大山家成为全囚龙村唯一一户一分钱都赚不到的人家,老子说到做到,不信邪就试试!”
  说完,他便摔门而去,留下屋里的梁大山夫妇惊慌失措,屋外梁翠翠放声大哭。哦,对了,还有个听墙根儿的传武媳妇。
  那妇人听完萧晋的宣告,简直就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一边得意还一边咬牙自语道:“大山家的,你也有今天?哼!老娘以后不干别的了,专听你家墙根,最好让萧老师明天就断了你家财路!”
  回到家,周沛芹见萧晋气呼呼的,忙倒了杯水迎上来问道:“这是怎么了?没谈成?”
  “何止没谈成?”萧晋郁闷的接过水一饮而尽,把在梁大山家的经过讲了讲,然后怒道,“老子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不通情理的爹妈。”
  周沛芹听了,就意外道:“不应该啊!大山家的平时看上去挺精明的,难道她就不明白,翠翠多读些书,将来也会不容易被夫家欺负的吗?”

  “精明?”萧晋冷哼一声,说,“她确实很精明,只不过精明劲儿全都用在了儿子的身上,翠翠对于她来说,只是个迟早会嫁出去的赔钱货而已。”
  周沛芹也恼了,愤愤不平道:“世上哪有这样当妈的?都是十月怀胎、肚子里掉出来的肉,那能把自家闺女当牲口养?实在太过分了。”
  说着,她又握住萧晋的手,温声劝慰道:“你也别着急,直接说不行,咱们就再想想别的办法,反正你已经当众认了翠翠当闺女,大山家的就绝对不敢再打她。”
  萧晋刚要点头,忽然觉得不对,瞪眼道:“我那只是个比方,没说真的要认翠翠当女儿啊!”
  周沛芹愣了愣,随即便摇头苦笑道:“亏你还是个当老师的,那种情况下,谁会认为你是在打比方?不信你就等着,最迟明天晌午,全村人都会知道你认了翠翠当干闺女,别忘了,大山家的隔壁,可是囚龙村最爱听墙根、也是最碎嘴的传武家媳妇儿。”
  萧晋瞠目结舌,好半天才郁闷的一头扎进周沛芹鼓腾软乎的胸脯里,抱着她郁闷道:“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好了好了,”周沛芹轻拍着他的后背,像哄孩子一样哄道,“也不是啥大事儿,翠翠那孩子那么懂事,不会给你带来太多麻烦的。”
  闻着鼻端的幽香,感受着脸上的绵软,萧晋就用力蹭了蹭,真像个孩子似的没脸没皮道:“沛芹姐,我心情不好,要chi奶才能安慰!”
  “去你的,说着说着话又开始胡闹,小月可就在里屋呢!要是被她看到,又该……”
  周沛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梁小月不在里屋,而是在里屋门口,正瞪着俩大眼珠子盯着他们呢!
  “小月,你别再乱说哈,萧老师没有欺负娘,他是……”

  小寡妇赶紧解释,因为说到底,萧晋并不是闺女的亲生父亲,没有血缘关系牵绊的疼爱,是经不起诋毁和任性的。
  可她没想到,这次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被梁小月打断了。
  “我知道,萧老师是想跟娘搞对象,对不对?”
  登时,周沛芹就被这话给闹了个大红脸,恼羞成怒刚要发火,就见萧晋嘻嘻笑着走到梁小月身前蹲下,说:“对!老师就是想跟你娘搞对象,因为老师喜欢你娘,不会欺负她的。”

  同时心里跟上一句,要欺负也是在床上欺负。
  梁小月抿了抿花瓣儿似的薄唇,又问:“刚才我在里屋听见娘说你当了翠翠姐的爹,是不是将来也要当我爹?”
  “小月!”周沛芹忽然一声厉喝,冲上来抬手就要打,“你瞎说什么?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我叫你胡说八道……”
  她虽然性情温顺,但不是傻子,萧晋对她有情,她能感受得到,同时,她也知道萧晋没有娶她的打算,至少现在还没有。
  所以,她生怕梁小月的这句话让萧晋无法回答,搞得大家都太难堪,给现在这样美好温馨的气氛制造出难以消除的隔阂。
  高高抬起的手,却用力的打在了萧晋的背上,因为他把梁小月护在了怀里。
  “我去!沛芹姐,你真使劲打啊!”

  见萧晋疼的呲牙咧嘴,周沛芹就慌了,忙轻柔他挨打的部位,语无伦次道:“你……我……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我没那么娇贵,”萧晋笑着拉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然后道,“只是孩子又没有说错什么,你下这么重的手干嘛?”
  “我……”周沛芹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说,眼看着眼眶就微微泛红了。
  萧晋心里叹口气,对梁小月说:“我不是将来要当你爹……”
  周沛芹心脏一紧,就像是有一根针在往里扎,然而,疼痛还没来得及蔓延,那根针就化作了甜甜的蜜糖。

  因为萧晋接下来说的是:“而是现在就可以做你爹,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改口。另外,你要知道,我给你当的这个爹,可跟翠翠的那个‘爹’不一样,她那只是我一时气愤,话没过脑子,不算!但对小月你,我是真真心心的想做你的父亲,你能明白吗?”
  梁小月低垂着头,良久才声音很小的喃喃道:“我……我有爹……”
  “梁小月!”
  这次,周沛芹是真的怒了,气的整张脸都惨白惨白的。
  对于女儿说出的话,她是又生气又伤心。丈夫一走就是八年多,至今杳无音讯,无论人是生是死,都可以说是无情无义至极,她现在对于那个在一起过过两年夫妻生活的男人,心里只有厌恶和憎恨。
  而且,当年丈夫离家的时候,小月还不到两岁,根本就不记事儿,现在她却拿一个完全没有印象的符号来伤萧晋的心,实在太不懂事了。
  “消消气,消消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