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妇人萧晋认识,是一个叫梁大宝的孩子的妈妈,分配绣活的那天还见过一面,也就是周沛芹口中的传武家媳妇儿。
  传武媳妇正听得起劲儿,猛地发现萧晋走了过来,吓了一跳,随即故作镇静的打招呼道:“萧老师,吃了吗?”
  “吃了吃了。”萧晋也跟着客套道:“这天都快黑了,传武嫂子还绣着呐!快回屋吧,别看坏了眼睛。”
  “正打算回屋呢。”传武媳妇说着,便把腿上的绣活往腋下一夹,拎起凳子准备往院子里走。

  就在这时,只听到梁翠翠家屋里一声脆响,接着就传来女人特有的尖利斥骂:“你个死妮子,魂儿又飞哪儿去啦?你哥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攒够娶媳妇的钱,你还有脸在这儿想东想西?赶紧收拾了干活去!”
  “啧啧啧,这是又打上了,”传武媳妇撇着嘴鄙视道,“翠翠她娘屁本事没有,就会欺负自己家闺女,都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萧老师你说,哪有这么个偏袒法儿的?哎?萧老师?”
  这时候,萧晋哪有功夫听她说闲话?早就走到了梁翠翠家的院门口。
  “还城里来的呢!没一点礼貌……”传武媳妇嘟囔一句,转身正要回家,忽然想起什么,又把板凳放下,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起来。
  萧晋直接推开了院门,动静很大,所以很快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正是梁翠翠的父亲,梁大山。
  “是萧老师啊,快,快到屋里坐。翠翠她娘,快倒水,萧老师来了。”
  梁大山性子在村里出了名的老实懦弱,即便是出去打工,都没人愿意带着他,于是他只能留在村里靠种地过日子,这些天靠着拓宽山路已经挣了好几百块,所以对于萧晋,他是真心的感激。
  “大山哥,嫂子,不用忙活了,我就是过来随便坐坐。”
  萧晋进了屋,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碎瓷片,梁翠翠正跪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捡着,脸上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他眯了眯眼,压下心中的怒火,上前把女孩儿拉起来,皱眉道:“大山哥,嫂子,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梁大山尴尬道,“闺女不小心打了个碗……”
  “是啊!笨丫头一个,让萧老师看笑话了。”大山媳妇笑眯眯地说着,走过来就用力拽了翠翠一下,厉声骂道:“死妮子,一点眼色都没有吗?还不快去给萧老师倒水?一天到晚磁笨磁笨的的,就会浪费粮食。”
  梁翠翠泪眼婆娑的看了萧晋一眼,就低头倒水去了。那眼神中满是乞求,看的萧晋一阵心酸。
  “大山嫂子,”坐下后,萧晋就按照来时所想,直接开口道,“我这会儿来,确实没啥重要的事儿,就是看看嫂子的绣活儿怎么样了,再有两天,就到交货的日子了,人家城里的大老板,可没咱们村里人好说话。”
  “您就放心吧!马上就好。”大山媳妇满脸堆着笑,“俺的是早就绣好了,就差翠翠那妮子的了,不过也很快,绝对误不了时辰。”

  萧晋挑了挑眉,心说欺负老子不了解你家情况是吧?!老子来之前可是听说了,翠翠的绣工可比你强得多,没理由你的干完了,她还没有,怕是她的早就绣完了,然后你又把自己的丢给她了吧?!
  他娘的,以前只听说当爹的重男轻女,你这种当妈的,还真是让老子开了眼。
  “萧老师,来,抽烟。”
  梁大山递过来一根皱巴巴的烟卷,萧晋没有接,而是掏出自己的递过去一支,说:“抽这个吧!烟卷劲儿太大,我降不了。”
  “就是,萧老师是什么人?那是城里来的文曲星,哪能抽得惯你那种干草叶子?”
  这时,梁翠翠拎了水壶过来,大山媳妇连忙接过去,一边为萧晋倒上,一边讨好说道:“萧老师不但帮俺们找到了那么好的财源,还要在学校里给娃娃们上课,实在是辛苦了。”
  “哪里哪里,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萧晋的端起水碗抿了一口,放下后就看似无意的问:“对了,说到上课,翠翠怎么不去呢?”
  “啊?哦,她初中的课都念完了,不用去了。”
  “是啊!要说起来,现在村里的娃娃中,也就数俺们家翠翠文化最高了。”梁大山笑呵呵的接口,语气中不无骄傲,却听得萧晋心里一阵悲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着实不假啊!
  “初中水平顶多不算文盲,哪里够称得上有文化?”萧晋不客气道,“既然翠翠在这么差的条件下都能念完初中,可见是个有灵性的聪明姑娘,是个学习的好苗子,就该继续,将来考上了大学,那才是值得你们……”
  “萧老师,”大山媳妇忽然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俺们也知道多念书好,但是吧!翠翠是个丫头,念到初中就可以了,要再接着往上上,花那个冤枉钱,不值当的。”
  “那怎么能说是冤枉钱呢?”萧晋蹙眉道,“你知道吗?我们城里的父母们管这叫教育投资,就是跟做买卖一样,学费是本钱,等孩子考上大学,有了好前途,回报可是几倍、甚至是十倍百倍啊!”
  “萧老师,您说的这些理儿,以前来的那些老师也不是没给俺们念叨过。”

  大山媳妇有着专属于山里人的狡猾,一听萧晋这话音,就猜出他今天来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了,百分百是翠翠那死妮子贼心不死,去找了他。
  恶狠狠的瞪了门外一眼,大山媳妇接着说道:“不过啊!说到底,翠翠将来都是要嫁人的,您说的那个什么投资,就算有回报,也是回到她婆家身上,俺们这不是明摆着干掏钱,啥实惠都没有嘛!
  再说了,翠翠他哥也二十好几了,俺们连给他盖房娶媳妇儿的钱都还没凑齐呢!也没钱给翠翠投……呃,那啥的呀!”
  这理由实在是很强大,强大到让萧晋想打人。

  要说起来,梁大山和他媳妇都算是朴实善良的好人,只不过,好人自私起来,又尤其可恨,因为,好人的自私往往都是因为愚昧,他们没有坏心眼儿,只是懂得太少,眼睛只能看到鼻子前的那点利益。
  见萧晋一脸的郁闷,大山媳妇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就继续道:“这话说回来了,女人家念那么多的书,又有啥用呢?又不能帮着生男娃,将来连婆家都不好找,要我看,会写自己的名字,进城的时候不走错茅房就行了。”
  读书竟以不走错厕所为标准,萧晋无话可说,甚至就连“婆家不好找”这一点都反驳不了,因为在外面也是这样,没文化的姑娘好歹能凑合嫁了,高学历的大龄剩女却满大街都是,让人想不通这世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很想以断掉梁大山家的天绣活计相威胁,可环顾四周,入眼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他实在是开不了口,思来想去,只好说道:“大山嫂子,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家里的钱要先紧着翠翠她哥娶媳妇儿用,那翠翠的学费就交给我来办,一切都等她哥结了婚之后再说。
  要实在不行,我可以一直管着,哪怕她还想念研究生、念博士,都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