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不是也太害羞了点?萧晋摇摇头,说:“再捏下去,你的绣活儿可就废了。”

  女孩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布上捏出来的褶皱小心翼翼的抚平,脸上满是疼惜。
  “你叫什么名字?”萧晋又问。
  “梁翠翠。”女孩儿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实在小的可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这就没法交谈,萧晋想了想,转身就回了教室,临进门前,他说:“以后想听课的话,就进来听,屋子里有空位,只要不打扰其它同学就好。”
  梁翠翠看着他的背影,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上前一步唤道:“萧老师!”
  萧晋回过身来,笑问:“还有什么事吗?翠翠同学。”
  梁翠翠紧咬着下唇,做贼似的四下看看,然后快速道:“您……您能不能帮帮我?”
  咦?啥意思?这台词咋那么像讲拐骗的电影啊?话说,你姓梁,难不成不是囚龙村人?

  萧晋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拐骗妇女儿童的事情,向来是他最深恶痛绝的,而且,他也实在无法将这种肮脏的事情跟淳朴善良的囚龙村民联系在一起。
  “你说,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帮你。”
  梁翠翠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激动道:“那你能不能……能不能去趟我家里,跟我娘说说,让我去县里上学?”
  萧晋一口气儿差点没倒上来。本以为要听到什么悲惨黑暗的遭遇,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谁料人家只是想上学而已。
  咳嗽两声,他问:“你以前上过学?”
  “上过,”梁翠翠点点头,说,“上一个来的老师已经教完了我的初中课程,还给我做了中考卷子,说我已经可以去上高中了。”
  “什么?你的学业水平已经达到高中的程度啦?”萧晋惊讶起来,“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听我讲小学的课?”
  梁翠翠低下头,目光黯淡的看着手里的绣活儿说:“我喜欢读书,但我爹娘都说,女孩子上到初中就足够了,我没办法……虽然您讲的我都会,但我就是爱听,想多听听……”
  原来如此。
  身为一名老师,就算是再不靠谱,萧晋也明白让一个求知若渴的孩子去上学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
  这事儿得管,也必须要管,老子就不信,就凭老子现在财神爷的身份,还摆不平一对愚昧的父母?
  萧晋微微一笑,正要好好给梁翠翠宽宽心,就发现她手里的绣活儿似乎竟是天绣,不由微微一怔,问:“你的绣活好吗?”

  梁翠翠撅了撅嘴,嘟囔道:“我倒宁愿从来都没学过。”
  明白了,梁翠翠的父母本就是封建的老思想,不愿花钱让闺女上学,现在凭绣活又能赚不少钱,就更不可能把这样一个难得的劳力送去上学了。
  你妹的,没想到老子费尽心思找的路子,倒成了阻止梁翠翠求学之路的最大障碍,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事情似乎不大好办,萧晋吧嗒吧嗒嘴,就轻拍了拍梁翠翠的头顶,安慰道:“别瞎想,多会一门手艺,就比别人多一种生存的技能,这绝不是坏事,至于你父母那边,就交给老师吧!老师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真的?谢谢你萧老师!”梁翠翠大喜,深深的弯下腰鞠了一躬。
  萧晋呵呵笑道:“好了,这边也快放学了,你先回家吧!等吃完晚饭,我去趟你家,先探探你爹妈的口风再说。”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您真是个大好人!”梁翠翠激动的小脸儿红扑扑的,又鞠了一躬才转身蹦蹦跳跳的走了。
  娘的,又被发了好人卡,看在你还是个没有被外面世界污染的小姑娘的份儿上,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了。
  笑咪咪的伸个懒腰,萧晋摇头晃脑的走回了教室。
  做好事,永远都是保持心情舒畅的最佳方式。
  放学回到家,趁着梁小月回屋放书包的功夫,萧晋闪进厨房,抱着周沛芹就重重亲了一口。
  周沛芹就跟偷情似的,慌不迭的推他:“萧……快别闹了,小月马上就要过来了。”
  “嘿嘿!”

  贱笑一声,萧晋松开羞涩的小寡妇,伸手捏了块炒鸡蛋,开口道:“沛芹姐,问你个事儿。”
  周沛芹将耳畔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蹲下身往灶里添柴火。“嗯,你问。”
  “梁翠翠家是个什么情况,你了解吗?”
  “梁翠翠?”周沛芹想了想,说,“她爹叫梁大山,没什么本事,但人不错,很老实,从未跟人红过脸;大山嫂子倒是个厉害的,不过,除了偶尔会跟邻居传武家的吵吵嘴之外,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们家大儿子是个没出息的,现在在城里打工,一年到头也没往家里寄过钱,二十好几了还讨不上个媳妇儿。
  至于翠翠,那真是个好孩子,文静、懂事,尤其是一手好绣工,比她娘都强,在整个村子里都是能数得上号的呢!”
  “啥?她才多大?绣工就那么好了?”
  “这有啥?那孩子聪明呗!有个词是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心灵手巧,翠翠就是心灵手巧,将来谁要是娶了她,那可是享福了呢!”

  周沛芹笑眯眯地说着,萧晋却听得直挠头。
  麻烦了,本想着梁翠翠只是一个小孩子,绣工一般,可有可无,谁成想那丫头还是个尖子,这对她爹妈来说,特么哪儿还是什么劳力?简直就是摇钱树啊!谁会愿意放着摇钱树不摇钱,反而花钱往外送呢?
  周沛芹见萧晋愁眉苦脸的,就走过来问:“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说得不对?”
  “没,不是因为你。”萧晋摇着头把梁翠翠的事情讲了讲,又道,“我是发愁啊!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周沛芹笑道,“你现在可是我们全村的财神爷,到谁家不得捧着供着?翠翠她爹娘就算再不懂事,还敢真跟你怼起来不成?”
  萧晋也笑了,捏捏女人的嫩脸说:“你这是让我去当恶人,拿绣活儿去威胁人家呀?”

  “我可没有,”周沛芹躲开他使坏的手,娇嗔的白他一眼道,“你去了,当然要先好好的说,实在说不通,再……再想别的办法嘛!”
  萧晋哈哈大笑,一把抱住她亲了亲,说:“沛芹姐,我就喜欢你坏坏时的样子。”
  “啊!你干什么?不准欺负我娘!”
  梁小月尖利的声音突然在厨房门口响起,吓得一对男女慌忙分开,一个继续往灶里添柴,一个抬头研究早就被熏黑的梁柱。
  跟一个孩子就没办法解释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整个晚饭期间,萧晋都在默默承受梁小月那双愤怒眸子的无声批判。起先,周沛芹还有点羞涩,但过了一会儿,看着萧晋那副怂样儿,心中就被浓浓的温馨和喜悦代替。
  这个男人,比小月的亲生父亲还要疼爱她,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饭后,萧晋按照周沛芹的指引,朝梁翠翠家走去。
  如果村里的房子也分地段的话,梁翠翠家的房子不靠路不靠桥,不依山不傍水,算是比较差的地段。

  来到她家院外,萧晋看到邻院门口坐着一个妇人,腿上放着绣花绷子,手里拿着针,却没在干活,耳朵高高竖起,一脸的八卦,像是在偷听什么动静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