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沛芹摇摇头,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说:“没关系,你还没来的时候,全村人就知道我是要伺候你的,没人会说闲话。”
  “哦?”萧晋笑呵呵的在饭桌前坐下,拿起筷子道,“这么说,我还没到,所有人就知道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我的女人”四个字,让周沛芹心尖一颤,眼眶就有些微微发热,身体也慢慢的依偎在了他的后背上。
  屋子里的温馨和暧昧开始缓缓发酵,萧晋很喜欢这种感觉,吸哩呼噜吃的特别爽快。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吃掉最后一根面条、正要喝口面汤时,就听院子里传来了梁玉香凄厉的大叫:“梁德富,你就是个王八蛋!”
  周沛芹闻言连忙走了出去,待萧晋也出门看时,梁玉香已经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边哭还边骂着:“梁德富,你个狼心狗肺的狗杂种,老娘去年为了给你生孩子,差点儿死在床上,血都流了一盆,你是瞎的吗?你看不到吗?居然在外面找女人,还要跟我离婚……我、我操你八辈祖宗……”
  泼妇骂街,萧晋以前见过,但像梁玉香这种,一边委屈的哭一边狠狠骂的,还是头一次见。
  显然,再彪悍坚强的女人,在被所爱的人伤害时,都是脆弱的。
  不过,这种事,萧晋帮不上什么忙,让周沛芹把梁玉香搀扶进屋里好好安慰,而他则拎着买来的两瓶酒出门向老族长家走去。
  囚龙村老族长名叫梁庆有,听说祖上是大匠出身,战乱年间带着手下的绣工来到囚龙山避祸,这才有了这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村子。
  近百代人传下来,他家一直都担当着族长的重任,原本也能自给自足,只是现如今世界发展太快,简单的自给自足已经无法正常生存,梁庆有这才开始为孩子们的读书问题着急。

  老头儿今年六十多岁,身子还算硬朗,旁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没事儿喝上几口,所以,这次萧晋特意买了两瓶好酒回来,权当是感谢老头把周沛芹那样一个温柔的好女人送到他的身边。
  来到族长家的时候,老头儿正在院子里喝酒。面前的小方桌上只有一个酒瓶子、一个酒盅和一堆花生。
  滋溜一口酒,再剥两颗花生丢进嘴里,老头儿喝的摇头晃脑,倒是悠然自得。
  “呦!老族长已经喝上啦!”萧晋笑呵呵的跨进院门,说,“来来来,小子给您买了两瓶好酒,专门挑的粮食酒,可不是勾兑的,您尝尝。”

  看见萧晋,梁庆有满是褶子的眼角就眯成了一条缝,冲他招招手,笑道:“萧老师来的正好,快坐下陪老头子喝两杯,这一个人抿的实在没劲。”
  说完,他又扭头朝屋里喊道:“秀兰,快出来,去炒两个菜,我跟萧老师喝点儿。”
  梁秀兰是梁庆有的儿媳妇,人长得黝黑,身材壮实,哪儿都大,看上去唬人,却非常的腼腆,典型的乡下憨厚老实人。
  萧晋有事要跟梁庆有谈,所以也不推辞,见梁秀兰出来了,就点点头,打招呼道:“麻烦嫂子了。”
  梁秀兰笑笑,就低着头进了厨房。梁庆有撇撇嘴,又滋溜一口酒,说:“没见过世面,磁笨磁笨的。”
  萧晋就哈哈一笑,说:“您这话我就不同意了,俺秀兰嫂子可是一口气就给你生了俩大胖孙子,是你们老梁家的功臣啊!”
  俩孙子是梁庆有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所以一听萧晋提起,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
  不一会儿,梁秀兰就端了两盘菜出来,一盘凉拌野菜,一盘油炸花生米,很简陋,却都是最合适的下酒菜。
  萧晋打开带来的酒,分别给梁庆有和自己倒上,老头儿端起来闻闻,眼睛就瞪圆了,说声“好酒”,就一仰脖全灌进了嘴里。

  萧晋无奈,只好陪着喝干,再给老头倒上,酒瓶子还没来得及放下,对面又喝完了。
  六十多度的白酒,一连四五杯下去,饶是萧晋久经考验,也有些扛不住,眼见老头儿还想再干第六杯,他赶紧伸手拦住,苦笑道:“老族长,您要真喜欢喝,过两天我再给您买,照这么个喝法,我可就什么事儿都跟您说不成了。”
  老头儿哈哈一乐,端着酒杯说:“萧老师,你不用跟我客气,你说你的,我喝我的,咱谁都不耽误。”
  有了这句话,萧晋也就不再拦着他,从怀里掏出三万块钱放在桌子上,说:“这是参与修路的那八位大哥这个月的工钱。”
  梁庆有瞅瞅那些钱,说:“多了。”

  “多的算是伙食费,修路是个累活,总得让大哥们吃好一点,补身子的骨头汤什么的,该有都得有。”
  “那也用不了六千这么多啊!”
  “用不了就先在您这儿存着,平时工具坏了、或者需要买个什么东西之类的,在干活这方面,不怕您笑话,我就是个废人,什么都不懂,您看着安排就行。”
  梁庆有叹口气,摇头道:“我活这么大的年纪,萧老师是我见过的最有本事的人,谁要是敢说你是废人,老头子拿大耳瓜子抽死他。”
  “哈哈!老爷子您快别夸我了,我算啥有本事的人啊?就是会跑个腿儿而已,村民们能赚到钱,那是因为他们有手艺,可比我实在多了。”
  老头儿也不跟他争辩,滋溜着小酒,只是摇头。
  萧晋陪着又喝了两杯,接着说道:“这次我进城,在山里发现猴蘑、竹姑娘之类的山菌挺多,这在城里可是好东西,所以就顺便联系了一家酒店,一斤五百块,回头,您跟村里的大哥大嫂们说一下,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去采一点,我一个月收一次。”

  他昨天进城,原本的目的就是跟董雅洁合作开发“玉颜金肌霜”,以及推销松露,至于那些山菌,确实只是顺带,所以就说出了贾雨娇给的收购价,反正那点小钱,就算截一点下来,也没啥太大的用处。
  梁庆有闻言愣了很久,酒杯都端到嘴边了,又颤抖着放回桌子上,抓住萧晋的手感慨道:“原本,我以为请来的是一个能改变村里娃娃们命运的老师,没想到,你是能改变我们全村男女老少命运的大恩人啊!”
  “哎呦!老族长,您这话我可承受不起。”萧晋笑道,“实话跟您说吧!我这也是有私心的。”
  “什么私心?”
  “我想让沛芹姐开心。”
  “周沛芹?”梁庆有意外的瞪大了眼,随即又压低声音问:“你喜欢那闺女?”

  萧晋也不扭捏,直接点了点头。
  梁庆有吸了口气,重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咂吧咂吧嘴,喃喃道:“这可就难办了。”
  “您说什么?”萧晋没听清。
  “哦,没什么,”梁庆有醒过神来,又问,“你不在乎她是个寡妇?”
  “这算什么?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又不是她过去的生活。”
  “嗯,萧老师是知书达理的人,这心胸就是比我们山里人强。”梁庆有把酒喝干,说,“不过,这件事儿……你容我好好寻思寻思。”
  萧晋一听这话不对啊!俺只是向你表达一下对沛芹姐的喜欢而已,你这连问都不问沛芹姐一声,就开始考虑婚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