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之前被他亲热的称呼“老二”的家伙直接就倒飞出去,就这,他还不过瘾,追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着:“cao你祖宗十八代!干了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还有脸找老子来替你报仇?特么老子现在就打死你个王八蛋!”
  他不是在做戏,而是真打,因此没多久,那人就被打得面目全非,浑身是血,起初还能惨叫求饶两句,到最后只能死死抱着脑袋,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晋见顾龙仍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就上前拉住他,说:“他昨天试图侵犯的人,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他这辈子已经等于是完蛋了,你没必要在这时候再摊上一条人命,不值得。”
  “呸!”恨恨的在那人身上吐了口浓痰,顾龙深吸口气,郑重的对萧晋鞠了一躬,说:“这位兄弟,得亏你功夫好,要不然俺今天可就犯下大错了,对不住!你要是心里气不过,就也扎俺一刀,俺绝对不怨你。”
  萧晋笑了,拍拍顾龙的肩膀,说:“顾大哥言重了,你也是受了小人的蒙骗,事情说开就好了,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叫萧晋,你要是真想道歉,回头我去青山镇找你,你请我喝顿酒,怎么样?”
  顾龙闻言大笑:“那太好了!萧兄弟你什么时候来都成,到镇上随便找个人打听,没人不知道俺顾龙的。”
  “那就说定了!”萧晋伸手与顾龙握了握,然后道:“今天还有点事,三天后我去镇上,到时候咱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顾龙是个干脆的人,一听萧晋有要走的意思,立刻就带着俩兄弟、拖着那个被他打得半死的家伙告辞下山而去。
  萧晋站在原处,直到他们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才转身继续赶路。

  之所以会特意与顾龙结交,除了因为顾龙是个比较纯粹直爽的汉子之外,还因为他未来肯定会经常路过青山镇,如果在那里有一个落脚点的话,会让许多事情都变得很方便。
  再者,每次都搭乘长途车太不方便,他想下次进城的时候买辆车,与顾龙这样的地头蛇混熟一点,车停放在青山镇也安全。
  当然,如果以后有一些不方便自己出面的事情发生,顾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帮手,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算是有备无患。
  剩下的一多半山路,萧晋只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跑完了,到达囚龙村的时候,时间才刚刚过了午后两点。

  现在是农闲时节,这个时间点,街道上本该有人在或晒太阳或扯闲篇,但因为“天绣”的缘故,村里的妇女们都待在家里忙活,仅剩的几个大老爷们儿也在村外拓宽山路,所以村子里显得非常安静,偶尔会有条土狗窜出来,去追赶不知谁家散养的鸡。
  在繁华都市长大的萧晋很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心中的那份执念,或许,他会很愿意老死此地。
  回到家,院门开着,可以看到周沛芹正坐在堂屋门槛里的小凳子上做着绣活,只是不知为什么要背对着门外,不过,这倒给萧晋提供了便利。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他一把将小寡妇拦腰抱起,当然,没忘先抓住周沛芹拿针的手。

  情趣归情趣,伤着了可就不好了。
  周沛芹吓坏了,尖叫一声,本能的就开始挣扎踢蹬起来。
  萧晋一手坏坏的抓着人家的胸前的绵软,笑着开口道:“别怕!沛芹姐,是我回来了,昨晚上有没有想我?”
  听见他的声音,周沛芹的挣扎就停顿了下,然后就更加激烈的扭动起来。
  “萧……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萧晋满心的莫名其妙,心说这是咋了?才一晚上不见,小寡妇就变心了?
  就在这时,堂屋里面响起了一道戏谑的声音:“哎呦!沛芹,这儿又没外人,你害什么羞嘛!”
  我去!怪不得周沛芹会背对着门外,反应还这么大,感情屋里有人啊!
  萧晋赶紧把羞红了脸的小寡妇放下来,定睛往里一瞅,这才发现里面坐着的也是熟人——那个软的像棉花一样的梁玉香。
  “呵呵!玉香姐也在呐!”
  他脸皮厚,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打招呼,周沛芹可受不了,胡乱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头说:“萧老师你……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做。”
  话都没说完,她人已经跳出了门槛,像只被狗撵的兔子似的。

  “我这不是在跟沛芹一起做绣活嘛!”梁玉香笑眯眯的起身走过来,瞅瞅在门外低头忙活的周沛芹,妩媚笑道:“萧老师就是厉害,这么些年来,想打沛芹主意的男人不知有多少,你还是第一个碰了她却没挨揍的人。
  不过啊!刚才沛芹可告诉我了,她今天的身子不干净,可怜的萧老师哦!心急火燎的赶回来,却只能干瞪眼,哈哈哈……笑死我了。”
  像萧晋这种人,这辈子什么都有可能怕,唯独不会怕女人调戏,当下他就凑近了,愁眉苦脸道:“真的吗?那可怎么办啊?我都憋好几天了,诶?玉香姐你的身子没事吧?!”
  梁玉香的笑声戛然而止,慌忙瞅瞅外边,见周沛芹似乎没听到,就伸手拧了他一下,低声道:“要死了你?怎么在这儿都敢吃姐的豆腐?”
  萧晋细细地笑:“玉香姐的意思,是说换个地方可以随便吃喽?”
  梁玉香算是看明白了,萧晋跟村里以前来支教的腼腆秀才不一样,他脸皮够厚,胆儿也肥,调戏他不但不可能有什么快感,反而还会被占了便宜,简直就是个老流氓。
  白他一眼,她说:“老实点吧!小心我告诉沛芹,晚上不让你上床。”
  “你的床让我上就行!”

  “好啊!有种你就来,看老娘不拿擀面杖敲折你那根坏东西。”
  “天呐!玉香姐你才是真厉害啊!床上常备擀面杖,玩儿的挺大嘛!”
  “你……”梁玉香终于败下阵来,粉脸微红,羞恼的又狠狠掐他两把,笑骂道:“满嘴胡说八道,亏你还是个当老师的,就不怕教坏小孩子?”
  “放心,我只会教坏女人,”萧晋又凑近了些,在她耳边低声缓缓说道,“不信,玉香姐你可以试试,我可比擀面杖强多了,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梁玉香心头一跳,想起前天手上传来的感觉,还别说,长度肯定不如,但粗细嘛……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梁玉香今年三十二岁,正是“狼性”的时候,无奈丈夫一走就是大半年,说不想那事儿,绝对是假的。
  心里有些热,身体也有点想发软,好在她理智还在,长长吸了口气,才压下那股子要喷火的势头,退后一步,语带恳求的说:“萧老师,你就别逗姐了,走之前你说的那个什么电话,买了么?”
  说实话,萧晋还真没想跟梁玉香怎么样,逗逗嘴而已,此时见人家已经求饶,也就不再继续调戏,掏出卫星电话递过去,说:“这电话跟一般的手机不一样,手机不通的地方,它都能用,只不过必须是户外,在屋里信号不好。”

  “哎!我知道了,谢谢萧老师。”
  说着,梁玉香就拿着电话急匆匆的去了院子里。刚刚被萧晋挑逗出来的火,让她更加的思念丈夫了。
  这时,周沛芹端着一碗鸡蛋面走进来,似怨还嗔的看他一眼,说:“饿了吧?!快来吃面!”
  萧晋走过去,拉住小寡妇的手,柔声道:“抱歉啊沛芹姐,我不知道玉香姐也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