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的这些啊,早就是一般般了,比起我在三源的那些经历,简直不值一提。”彭长宜不禁感慨地说道。
  “所以我要讲给舒书记听了?没想到舒书记对这些非常感兴趣?”寇京海为自己开脱。
  舒晴说:“如果不是亲耳所听,刚才那件事无论如何我是想象不出的。”
  “呵呵,那是小儿科,不是正道,别听他跟你瞎咧咧。”彭长宜说道。

  舒晴说:“如果咧咧的是事实,我倒真是喜欢听,更听评书的感觉一样,心惊肉跳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那么邪乎,他经过自己加工夸大了,再说,好多事能做不能说,一说就变味了。”
  “我像毛主席保证,没有一句夸大的话,大家刚才都听见了。”
  姚斌说:“的确如此,没有夸大事实。”
  “师兄,怎么你也这么说,好多事,不能让省领导都掌握了去。”彭长宜煞有介事地说道:“咱们得留点看家的老本,不然再他们这些高知面前,咱们就会被饿死的。”
  舒晴说:“为什么这么说?”
  彭长宜说道:“你想想,对于你们这些年轻的省领导们,我们不占任何优势,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懂基层,就这么一点可怜的优势,再被你这样的天之骄子们学了去,就没有我们吃饭的地方了,我说的对不对?”他转头问大家。
  众人点头,纷纷赞同他的说法。
  “也是。”寇京海说道。
  舒晴谦虚地说道:“哪呀,我来这么几天,就感觉基层的同志们真是太不容易了,有些硬性工作,的确是需要斗智斗勇、甚至剑走偏锋,才能完成任务,这是宝贵的经验,也是宝贵的财富。相比之下,我什么都不是,刚才说自己是小学生都自夸了,认真想想,连幼儿园的级别都不到,充其量也就是启蒙阶段。”

  张栋梁说:“其实,刚来的时候,我也跟舒书记有相同的感受,感觉亢州干部整体素质的确比其它地方的高,我不是夸张,是真心话。”
  彭长宜看了一下曹南,想起了周林当初来亢州的时候,是死活看不上亢州的干部,说亢州干部素质低,从来都是“你们亢州怎么怎么样”,结果,败走亢州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寇京海接过张栋梁的话茬说道:“张书记过奖了,作为土生土长的亢州人,要说亢州干部有多高的素质那也说不上,当然,彭书记和卢书记除外,只能说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亢州的干部比山区的干部见的多了点,仅此而已。”
  张栋梁笑了,说道:“京海谦虚了。”
  席间,可能因为有女士在,也可能大家想给省里下来的女干部留下一个好印象,都没怎么搅酒,说得大部分还是当前各自工作的事。
  张栋梁由于晚上要回家,吃完饭他就告辞先离开了。姚斌也由于岳母病危,晚上要赶去医院探望,他悄悄把吕华拉到一边,跟吕华说自己要去医院看岳母。吕华看了看表,见彭长宜正在和舒晴说话,就跟姚斌说:“那你就别打招呼了,一会我跟彭书记说。”
  姚斌点点头就走了。
  屋里,就剩下了曹南、寇京海和吕华,他们坐在包间的沙发上,边喝茶边聊天,彭长宜早就发现姚斌不见了,就抬起头跟曹南他们说道:“你们谁有事的话就回去,别都在这儿陪着,你们都是拉家带口的人,有事就回去,别跟我比,我是一人吃饱了一家子都不饿的主儿,另外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跟舒书记征求一下对亢州的意见,我们也正好聊聊天。”

  寇京海说:“我不知道老曹和老吕,反正我是晚上没事,尽管我不是一人吃饱一家子不饿,但也跟这样的情形差不多。”
  “哈哈。”曹南笑了,就是家里有事,他也不能说有事,领导来开发区,是给他们的面子,谁都可以有事先回去,唯有他和寇京海不能。他说:“是啊是啊,家里的活儿都用不着我操心,夫人说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唉,羡慕啊——”寇京海说道。
  作为秘书长,吕华是最应该留下的人,他当然不能走了,就说道:“要不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喝茶去,只要吃饱了就不想呆在饭店闻菜味了。”
  寇京海立刻说道:“我知道一个新开张的茶馆,很不错,我们去那里喝茶聊天怎么样?”

  彭长宜看着舒晴,说道:“看舒书记的意思,我晚上没事。”
  舒晴笑了,说:“你们有家有业的都没事,我就更没事了。”
  曹南说:“那咱们就走。”
  于是,他们便移师茶馆,彭长宜开车,吕华和舒晴坐在他的车上,他们跟在寇京海车的后面,到了开发区一家新开张不久的茶馆门前,这里的环境完全是中式风格,古色古香,也许是寇京海提前打电话通知了茶馆,门前四位身着中式服装的服务员整齐的站在门的两侧,一位女领班像是有准备地将他们几位让进了一个大茶室。
  女领班领进一位茶师,寇京海说道:“我们不要茶师,给我们泡一壶大红袍就行了,我们自斟自饮。”
  女领班点点头,说道:“好的。”一会功夫,茶师将茶泡好,给每人倒上一碗后,便悄悄离开了房间。
  彭长宜想知道舒晴找自己有什么事,但又不好直接问舒晴,就询问舒晴这几天来有什么感受,舒晴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不瞒各位领导说,这几天的工作经历和感受,都抵上我以前所有对基层的认知,可以说有感慨,有震惊、有感动,有迷惑、有疑虑、有不解。”
  “哦,感觉这么复杂?”彭长宜笑着说道。
  “那你先说说,你感到震惊的是什么?”
  舒晴接过寇京海递过的茶水,她喝了一小口,说道:“我感动震惊的是基层的同志太辛苦太不容易了,就说这次计划生育普查吧,省里下发的文件,不足五百字,同时,我也看了锦安市政府下发的有关计划生育普查的文件,这个文件的文字和要求具体细致了许多,有一千多字。我后来也看了咱们亢州市委政府下发的文件,这个文件就非常具体了,甚至具体到了没一个环节负责的领导人,这个文件估计全文有四五千字。在省里,可能就是一个部门工作,但是到了基层,就变成一个全市的中心工作了。这一点让我很是感慨,感慨基层工作的千头万绪,繁杂琐碎。”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谢谢省领导对我们基层工作的理解。”
  舒晴笑了,说道:“你们别一口一个省领导的,我不是,真正称为省领导的不是我们这个级别的,最起码是副省长以上才能称为省领导,再这样跟我叫,我就可以认定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从市委书记到普通一员,是不欢迎我这个学生的。”
  “哈哈,哪里,言重了,言重了。对于省领导,我们一年到头见不着几次,但是一年却能接到无数个省领导签发的有关文件,所以,见到你,自然就称为省领导了。”
  舒晴听彭长宜这么说,就不由地噗嗤笑了,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彭长宜感觉她的笑里有几分诡异,就问道:“笑什么?”
  舒晴说:“突然想起孟客书记的一句话。”
  彭长宜见他不往下说,就问道:“他说什么?”
  “这个……不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