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当时就说,即便上了牌照,也肯定是假的,因为国家规定,这些改装翻新车是不会给上牌照的。”
  刘忠却说:“开始我也认为是假的,但去交警队查了,是货真价实的真牌照。”
  彭长宜感动奇怪,因为他曾经做过明确的指示,亢州不得给翻新车上牌照,这是铁律。事后,他让李汝明调查了这件事,居然发现,这些牌照不是从亢州上的,而是从锦安上的。看来,报废车这个市场的确水深,你亢州控制,人家却从你的上游上了牌照。
  彭长宜感觉到报废车拆解领域里,有着一条无形但却是巨大的利益链条。他不禁感觉到有些无奈。
  彭长宜把娜娜送回了家,半路上接到了吕华的电话。
  吕华的年纪比彭长宜大十来岁,无论是作为秘书长还是老大哥的角色,彭长宜都挑不出他的毛病,他做的非常好,大凡吕华打电话请他出席的的宴席,彭长宜一般情况下不过问都有什么人参加,他知道,有吕华掌控着分寸,这些个场合他出席是不会有负面影响的,他还是比较相信他这个秘书长的办事分寸和办事能力的。
  彭长宜答应了吕华,他也想去,因为上午吕华就说舒晴找他有什么事。

  彭长宜直接就去了饭店,他没有回去换衣服,仍然穿着回老家时的运动休闲套装。他这身打扮,即便被什么人看到也无所谓,一看装束就知道是出席私人聚会,从而就会淡化山头、帮派的嫌疑。
  当他身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束出现在饭店后院时候,吕华正在后院的门口等他,见他停好车后,就给他拉开了车门。彭长宜说道:“正好我晚饭还没着落呢。”
  吕华借这个机会说道:“没有外人。”
  彭长宜说:“有没有外人我不管,那是你秘书长的事,你敢挖坑我就敢跳,反正我跳进去你也甭想好。”
  吕华笑了,说道:“哪有啊,即便真的有坑,那也是我先跳,给您垫底。”
  彭长宜笑了走了进去,刚走进房间,正听见寇京海正在手舞足蹈地给舒晴摆活着什么,舒晴似乎听得入了迷,见彭长宜进来了,众人都站了起来。
  彭长宜指着寇京海对舒晴说:“你要是听他瞎摆活,非得给你摆活到沟里去。我不听就知道他又在摆活什么。”
  “哈哈。”大家一起笑了。
  寇京海说:“我在给舒书记介绍基层百态,怎么是摆活呢?那都是活生生的事实,没人敢否认这一点。”
  舒晴笑着说:“寇主任正在给我正说彭书记光荣史,说道彭书记驾驶挎斗摩托车和拆迁钉子户斗智斗勇的故事。”
  “什么?”彭长宜指着寇京海说道:“老寇,你太不地道了,我现在和老巴可是好朋友了,可不能总是翻旧账啊,被他听到,挺大的人,该不好意思了。”
  寇京海梗着脖子说道:“我又没添枝加叶,只是给舒书记介绍了一个这样的事例。老巴听见又能怎样?他能否认这一事实吗?”
  彭长宜见寇京海说得振振有词,就转而对舒晴说道:“你可是别听他的,他的话你必须经过洗衣机甩干才能听。”
  舒晴笑了,说道:“我没感觉出有多大的水分,况且,大家也都听着呢。”
  彭长宜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在基层,干部们就是有这样的本领,把假的能说成真的,把真的说得更真、更神奇,把没有的说成有,你要小心,要学会鉴别,别让他们蒙了你。”

  舒晴捂着嘴笑了。
  彭长宜一屁股坐在了下手的位置,仰着头看着大家说道:“坐啊,你们怎么都不坐?”
  寇京海扭过头说:“您坐在这儿我们还怎么坐?姚兄,要不咱们坐走廊去?”
  姚斌说道:“彭书记,这不是咱们私人聚会,你呀,就别难为大家了。”
  彭长宜看着姚斌说:“这不是私人聚会吗?要是工作聚会那这里应该没我什么事,我还是走吧。”说着,站起来就要往出走。”
  曹南伸手就拦住了他。

  张栋梁急忙说:“彭书记,这个不完全是工作聚会,是因为…….”
  “不完全还是有一点,那我在这里不方便。”彭长宜继续往出走。
  “看,又开始耍了不是?”寇京海冲着他的背影白了一眼,小声说道。
  彭长宜站住了,回头冲他说:“怎么叫又开始耍?好像我经常耍似的。”
  寇京海小声争辩道:“耍不耍自己心里清楚,别人也清楚。”说完,眼睛故意看着天花板。
  舒晴明白过来后,抿着嘴偷偷地笑了。

  彭长宜说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我走,那么,今天那个位子我是不会去坐的,就请省领导上座。”说着,就冲舒晴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舒晴笑了,说道:“别把火往我身上引,要不我搬个板凳,也到走廊去坐?”
  “嘿,你学得倒快?”彭长宜撇着嘴说道。
  曹南说:“大家别这样站着了,到开发区来又没打站票。”
  “老规矩,按岁数排座位。”彭长宜说道。
  如果按岁数排座位,曹南最大。曹南赶紧拱手说道:“得嘞,千万别,领导们在此,那个座位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坐的,各位领导,就别折煞我了。”
  姚斌说:“长宜,我不称呼你书记了,别难为大家了,今天你就坐上去吧,至于那些规矩,也是有适应范围的。”
  彭长宜看了一眼姚斌,说道:“那也轮不上我坐,舒书记请。”
  “省领导是来地方当小学生的,小学生当然不能坐在班长的位置上了。”舒晴说着,便躲在了吕华身后。
  “舒教授说的有理,彭书记请吧,你不坐的话,没人坐。”姚斌半拥着彭长宜,把他拥到了那个正位上。
  彭长宜看出今天这个架势,他不坐的话,没人坐了,也就不好再谦让了,被姚斌拥坐在了正位上。。
  他一落座,大家按照规矩,自然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寇京海坐在了舒晴下手的位置,小声跟舒晴说道:“这就是我们彭书记,工作上对下边的人要求很严,你跟他根本就打不了马虎眼,他闭着眼就能知道你工作上什么环节偷懒了,什么环节出现了问题,在这样的领导手下不好干事,唉——”
  舒晴说:“我没觉得你们有多么压抑啊,相反,我感觉你们似乎还很自豪。”
  “论工作当然是这样。”寇京海说道。
  “哪天,再跟我多讲讲你们经历的那些事。”舒晴说道。
  寇京海说:“这样,你今天晚上好好表现表现,我就把彭书记那点事儿都给你抖落出来,怎么样?你用不着扎到基层亲自去实践,我给你说说他当年是怎么处理工作中的那些难题、怪题,你就基本上了解了什么叫基层。”
  “说什么呐?干嘛要说我在基层的事,怎么不说说你们自己?”彭长宜抗议道。
  寇京海说:“关键是我们没有出奇、出众、出彩的经历,更没有可以用来传诵的事儿。”

  “我有啊?”彭长宜梗着脖子冲寇京海嚷道。
  寇京海说:“你当然了,比如深更半夜挖死人,舌战两位两太太,深夜追讨大月份,老巴那事,就更别提了,哪个不是精彩、传奇。”寇京海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