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拉过她的手,把她的小手握在自己的大掌里,说道:“问你一个问题,你上个月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
  “上个月……上个月……”丁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

  江帆看她惊慌的样子,就笑了,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我是再问你,你还没回答我。”
  丁一的脸涨得通红,她仔细想了想,然后低下了头,说道:“自从你走后,我的月事就经常不太准了。”
  “这和我也有关系?”江帆不解地问道。
  “是的,为此我还看过中医,中医说这种事,的确和情绪有关。好几次都是走了又来,那段时间,不堪回首……”

  丁一说着,头就靠在了他的怀里。
  江帆把她揽在怀里,说道:“我懂。后来呢,后来调理过来了吗?”
  “后来,差不多正常了,有时候也有不正常的时候。”
  江帆抱住了她,说道:“我们最近总在一起了,你有没有……采取什么……防范措施?”
  “嗯,是的……”丁一的脸更红了,扎在他的怀里。
  江帆失望了,他最近跟丁一在一起,故意不提醒她采取补救措施,也有意识深植自己,如果她真的采取事后补救措施的话,那么怀孕,应该是比较渺茫的事。
  丁一见他不说话,就抬起头,捏着他的鼻子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很失望?”

  江帆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有点。”
  丁一想了想说,忽然说道:“天,我想起来了?”她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出卧室,从进门的玄关处拿过自己的包,翻腾了半天,才从里面一个很隐蔽的暗兜里发现了一小片铝箔,上面有一粒小药片。
  “哎呀——”丁一颓废地靠在了墙上。
  小虎听见姑姑叹气,就说道:“姑姑你怎么了?”

  江帆也听到了她的叹气声,从里面出来,走到了她的面前。
  丁一赶紧将那个小铝箔片攥在自己的手里。
  江帆看着她的脸都白了,就说道:“怎么了?”
  丁一看着她,眼睛就蒙上了一层雾气……
  江帆见她瞬间表情起了变化,就猜出个七八分了,他走到她跟前,拉起她的手,从她的手里抠出了那个小铝箔片,低头看了一眼,立刻就喜上眉梢,赶忙拉她进屋,关上门,手里举着那个铝箔片说道:
  “这是哪次的?”
  丁一脸由白变红,她没好气地夺过了那个铝箔片,半天才说道:“我也忘了,好像是最后一次,也好像是以前的,可是,江帆,我该不是真的是怀……”
  江帆笑了,再次拉过她的手,说道:“宝贝,如果真的怀孕那就太好了!我又可以当爸爸了!”江帆说着,就想抱她。
  丁一赶紧扬手捂住了他的嘴,惊恐地说道:“你小点声,让小虎听见。”
  “听见怕什么的?”江帆沉着地反问道。
  “你说怕什么的?什么光彩的事呀?看把你高兴的?”丁一急得眼泪快出来了。
  江帆大声说道:“当然是光彩的事了,我江帆有后了,谁敢说不是光彩的事?”
  “好了,你别嚷嚷了——”丁一回身赶紧将门关严。
  江帆见她真的急了,小脸都白了,就小声说道:“他不懂。”

  “怎么不懂?现在的孩子都聪明的很,等见着他父母就会跟他们学舌的。”丁一怪嗔地看着说道。
  江帆笑了,拉起她的手,亲了一下,说道:“我喜欢那个小家伙,希望你也给我生个像小虎那么可爱的孩子。”
  丁一迷茫地看着他。
  “当然,如果是男孩的话。假如不是男孩是女孩也差不了,她一定会像你那样可爱。”江帆又说道。
  丁一明白他的话后,脸又红了,她娇声说道:“别说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事情变成这么复杂了,这可怎么办呀……”说着,就别过头去,眼泪就流了出来。。
  “哈哈。”江帆小声笑了,他揽过了她,从她的手里再次将那个小铝箔片抠出,说道:“宝贝,你太了不起了,这个,忘得好,忘得好。”说着,将那个没有开封的小铝箔片揣进自己的兜里。

  丁一被他搂进了怀里,心仍在七上八下地跳着,见江帆满心欢喜的样子,她挣开他,说道:“别闹了,你说要是真的怎么办?”
  江帆斩钉截铁地说道:“生!”
  “啊?”丁一张大了嘴巴。
  “啊什么?”江帆可能感觉自己刚才的口气硬了些吓住了她,就握住她的手,温柔地说道:“宝贝,你想想,孩子,我们的孩子,奔着咱们,冲破重重阻力,一路找来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给他生的权力。他来的好,来的正是时候,本来咱们也是打算春节结婚的,那个时候也就是两个月,两个月的孕妇穿婚纱什么的丝毫不会受到影响,当然,你也要格外小心,不要穿太紧,不然,小宝宝会感觉憋闷的。”

  见他说得这么胸有成竹,丁一还是有许多的担心,她说道:“可是江帆,这要传出去,多不好啊,还有,我怎么跟家里人说啊……”她跺了一下脚说道。
  江帆故作不解地摊开双手,认真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说啊?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有什么不好的?对于我来说,太好了,无比的好。”
  丁一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说道:“好什么呀,未婚先孕,人家会以为我以孩子来要挟你这个大市长的。”
  江帆笑着说:“我愿意你来要挟我,太愿意了,来吧,你开始要挟吧——”
  丁一白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江帆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上有了我江帆的骨肉,故此,我要宣布一下纪律:第一,我有权力随时问候我的孩子,有权力随时抽查我孩子的母亲,有权力掌握母子的一切行踪。而你,听清楚,没有权力对孩子做任何事情,更没有权力抛弃他,听好了,这是对你的严重警告!”
  丁一看着他,眼睛又渐渐地红润了。
  江帆故意无视她的楚楚可怜的表情,继续说到:“从今往后,你不能单独回老房子去住了,当然,现在你家里情况特殊,等一切就绪后,你就跟我到军区大院住。我是不会让你一人单独住的。还有,你以后可以以身体不适的缘由,减少工作量,未来八个月里,你最需要做的工作就是两个字:保胎。还有……”
  “别说了,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我也就是三四天没来那个了……”丁一低声说道。

  “但是,你已经开始反应了,明天,我们去医院,做个尿检,要不咱们现在就去给你买个试纸,自己先试一下。”
  丁一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江帆脸红了,说道:“别忘了,我可是当过爸爸的人。”说着,他再次把她抱进怀里,说道:“对于当过一次不成功的爸爸的人来说,我特别希望再做一次爸爸,做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说着,就伸手去摸她的肚子。
  听他这么说,丁一的心彻底软了,她不再说什么了,也把手伸到自己的肚子上,摸了摸,说道:“没有。”
  江帆说:“当然,他现在还小呢,小的不能再小,但是你做不到对他忽略不计,他会以让你呕吐为由,提示你对他要高度重视,不然他就会拼命折腾你这个当妈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