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0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有点尴尬地说道:“绝对不是什么监工,而是她很适合这个职位……其实,旅游业和影视业在资源上何以互相共享,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我打算让陆丽出任影视公司的副总经理,我需要她的企业管理经验……”

  蒋凝香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陆丽现在是旅游公司的总经理,那可是陆建伟的最后一块自留地,你这可能是一厢情愿……”
  陆鸣说道:“陆建伟父女现在都是大将军公司的股东,陆建伟还是公司的副总经理,那块自留地是时候并入总公司了,如果让他们父女另立山头,当初也就没必要让他们入股了……”
  蒋凝香意味深长地瞥了陆鸣一眼,笑道:“你小子够狠,说实话,我对这件事还一直犹豫不决呢,难道你有办法说服陆建伟?尤其是陆丽,肯定不会同意……”
  陆鸣霸道地说道:“这不是她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跟我们合作的问题,陆建岳已经死了,陆涛也跟他们反目成仇,跟我们合作是唯一出路。
  何况,如果我们也投资旅游行业的话,难道她还想跟我们竞争?首先陆家镇这一块她就进不来。
  当然,总公司控股她的旅游公司之后,我可以考虑在影视公司这边给她一定的股份做为补偿,我想她会答应的……”
  蒋凝香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听陆鸣的话,坐在那里直愣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干妈,难道你认为我这个安排不好?”陆鸣问道。
  蒋凝香回过神来,说道:“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好,一架双雕……只是……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就这么定了……”
  其实,陆鸣虽然不敢肯定,可他还是大概猜到了蒋凝香刚才为什么会失神,也许,当自己说出陆丽的名字之前,他还以为蒋竹君是必然的人选呢。
  做为母亲,有时候也会感情用事,难道她就不想想自己女儿是不是这块料?何况,蒋竹君这疯婆娘还不一定有兴趣呢。

  “哎呀,阿鸣,这本书里面的陆云轩难道就是你爷爷?”这时,一直埋头看书的陈丹菲忽然问道。
  陆鸣一脸自豪地说道:“不是我爷爷难道还是你爷爷?”
  陈丹菲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作者竟然还是陆家镇人,这也太巧了吧?”
  蒋凝香拿过那本书翻了几页,站起身来说道:“我还没有看过这本书呢……丹菲,你下午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吗?阿鸣反正也闲着没事,干脆让他陪你去算了,我去楼上打个盹……”
  蒋凝香上楼之后,陆鸣问道:“你下午还要办什么事情?”
  陈丹菲没有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像看怪物似的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惊叹道:“买张彩票就中了大奖,没多久又变成了陆大将军的传人,养母还留下了巨额遗产。
  现在居然又变成了烈士的后代……阿鸣,你自己的这些事情就可以拍一部电影了,只是不清楚这个剧本是谁写的……”
  陆鸣心中一动,哼哼道:“怎么?你是不是嫉妒了?”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我倒是不嫉妒你离奇的人生,我嫉妒的是你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却跟别人一起分享……”
  陆鸣奇怪道:“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你说,现在当上公司的副总经理了,怎么感谢我?”
  陈丹菲瞥了楼上一眼,凑近陆鸣小声道:“刚才我洗澡的时候,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
  陆鸣吓了一跳,马上想到陈丹菲这婆娘有偷听别人说话的毛病,当初在陆家镇的时候,自己在下面跟陆老闷说话,有好几次她都躲在楼上偷听,难道她刚才听见自己和蒋凝香商量的事情了?
  陆鸣狐疑地扭头看看陈丹菲,只见她歪着身子,一张俏脸几乎凑到了鼻子底下,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一副让自己老实交代的神情。
  “你以为当了副总经理就可以参与公司重大问题的决策吗?该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不该知道的就别多嘴……”陆鸣一副教训的口气说道。

  陈丹菲哼了一声,小声道:“搬个库房也算是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必要压低声音跟做贼的一样说话?哎呀,阿鸣,你该不会跟她一起偷偷在贩卖丨毒丨品吧……”
  该死,果然让这婆娘偷听去了,虽然自己刚才和紧张并没有把话说的太直白,可凭着陈丹菲的敏感和心机,多半会联想到财神的遗产,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一脸神秘兮兮的关注这件事了。
  陆鸣在烟灰缸里慢慢掐灭了烟头,扭头看了陈丹菲一眼,只见她仍然一只手撑着沙发,朝自己这边倾过身子,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美的令人窒息。
  最要命的是,由于微微弯着腰,从衬衫的领口竟然能够看见里面微微的突起,那竟然的弧度,那诱人的圆润,马上就陆鸣躁动起来,脑子里闪过谢筠带着乳贴的样子,哪里还能忍得住。
  “你这个爱偷听的小妖精……”
  只听陆鸣嘴里含混不清地嘀咕了一句,然后就像前天晚上在沙发上对付韩佳音一般突然发动了进攻,就连过程和动作都一模一样。
  当陈丹菲从陆鸣的眼神中发现闪过一道狂热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嘴里只来得及轻哼一声,那张小巧多情的嘴就被死死堵住,整个娇躯被陆鸣的双臂禁锢的动弹不得。
  也不知道是担心被楼上的蒋凝香听见,还是她心里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或者陆鸣胆大包天的举动一瞬间震慑了她。
  反正,有好一阵,陈丹菲就像是木头一般没有任何挣扎,就像是昏过去一般,只有鼻息粗重的就像是快断了气似的,两只手仅仅护住胸口,似乎不想让自己神圣禁地受到侵犯。
  陆鸣见陈丹菲竟然没挣扎,比前天晚上的韩佳音还要乖顺,忍不住楞了一下,随即心中一喜,异想天开地以为女人早就做好了以身相许的打算了。
  而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在陈丹菲身上的投资也该产生回报了,只是一直没有做好索取的心理准备,现在既然已经采取了行动,马上就心安理得地在那张诱人的小嘴上强取豪夺起来。
  可没想到的是,陈丹菲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忽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只是没有发出任何声息,除了彼此急促的喘息之外,两个人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殊死搏斗。

  不过,陈丹菲马上就发现自己的挣扎是徒劳的,因为她的身体扭动的越厉害,陆鸣的双臂就会加一分力道。
  最后当她觉得自己柔软的身体快被挤压成了纸片的时候,身子忽然紧绷了一下,然后就软的没有了一点力气,连护在胸口的双手也软的滑落下去,只是双腿还紧紧夹在一起。
  陆鸣清楚地感受到了陈丹菲整个挣扎的过程,虽然短暂,可还是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他甚至听见自己的骨骼都在咔咔作响,一颗心差不多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还没有办事已经喘息的断了气似的。
  要不是在女人软下去的一瞬间终于松开了紧咬的牙关,他甚至都想放弃了,好在陈丹菲抵抗来得突然,臣服也同样来得莫名其妙。
  以至于陆鸣慢慢松开她的身子调整姿势都没有注意到,只管禁闭双目,嘶嘶喘息着仰躺在陆鸣的怀里,任凭他不慌不忙地品尝着她的樱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