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3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随从接过孩子,绽开笑脸耐心地安慰着。
  张秘书长扫视了一眼,皱着眉头说,“你们这里的管理怎么这么混乱?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孩子挨打,太过分了!”
  园长是个年轻的姑娘,硕士研究生,连忙站起来,紧张地说,“首长,对不起,是我们的管理不到位。”
  张秘书长的秘书站出来,指着园长说,“行凶者是哪个?什么孩子下手这么狠?是哪个?”
  园长看了一眼李瑾钰,却是往前走了两步,说,“首长,小朋友之间的打打闹闹,是我们老师的管理不到位,小朋友都不懂事嘛。首长,孩子们的医药费我们幼儿园全部负责。而且,我们的驻园医生一个个都看过了,其实都是一些小小的皮外伤。”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是老师的担当。

  李牧认同的点头,低声对王国庆说,“回头查一查这个老师的情况,我要给她加工资。”
  “呃,收到。”王国庆一阵尴尬,心里不免道,您堂堂师丨党丨委三号首长、师参谋长,管得着师部第三产业下面最基层的一个单位的老师吗?
  “负责?你负得起吗?”那个年妇女怒气,指着园长,劈头盖脸是一顿训斥,“还小伤?看把我家宝宝打得!我告诉你!让你们部队领导过来!是谁打的,叫出来,我非要看看是哪个野生的小畜生!”
  这话说得张秘书长都觉得有些刺耳,但孩子是爹妈的心头肉,他也可以理解。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张秘书长早当场发飙了。
  园长说,“这位家长,请您不要这么说话,是小朋友之间的一些小矛盾,您没必要纲线……”
  “别废话!是哪个小畜生!”年妇女的血盆大口恨不得吃了她口的小畜生。
  王国庆和陈春英都发现,李牧脸的笑容消失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们心里都在想,完了,参座要发飙了。
  此时,李瑾钰忽然站起来,走到园长和那个年妇女之间,昂首说,“我打的,这些欺负女孩子的男生,都是我打的。”
  说着,李瑾钰回头对园长说,“陈老师,一人做事一人当。”

  然后,李瑾钰再一次看着年妇女,又看了看张秘书长,傲然说道,“我叫李瑾钰,是你们的孩子先动的手,打我们女生,大家都可以作证。打不过叫家长,我也有家长。”
  李瑾钰盯着年妇女说,“阿姨,我不是小畜生,也不是野生的,请你说话客气一点!”
  如果没有这些话,张秘书长会很喜欢这个长得跟陶瓷娃娃一般的小丫头,年妇女也没准会很喜爱,因为长得实在是招人喜欢。然而,小小年纪能说会道,牙尖嘴利的,让他们的观感一下子差了。
  年妇女看着李瑾钰,“哎哟哟,你个小畜生还挺会说话……”
  “我警告你!”李瑾钰毫不客气地打断她,指着她说道,“不要再骂我小畜生!”

  “小东西,我骂你了怎么着!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年妇女怒起,气得满脸通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破孩这样顶撞,脸没地方搁了。
  说着年妇女前要揪李瑾钰,园长陈老师马前挡在李瑾钰前面,抓住了年妇女的手,“您别生气啊,再生气也不能打孩子啊……”
  年妇女气坏了,挣开手,甩手打了陈老师一个巴掌,“滚到一边去!”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陈老师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年妇女。
  张秘书长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年妇女有些过分了。
  “我,我是自治区妇联的。”年妇女也意识到自己过分了,秃自强硬的在那里色厉内荏,指着陈老师,“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个管理,实在是太差了,怎么可以发生这种事情!”
  她不知道的是,陈老师救了她。如果不是陈老师挡在李瑾钰面前,她的手还没接触到李瑾钰,会被眼睛开始冒火的李牧给分筋错骨扔到外面去,然后等着救护车过来拉人。

  李瑾钰急忙去抱着摔在地的陈老师关切地问,陈老师眼睛里有委屈的泪水,对李瑾钰笑着摇头,说,“老师没事。”
  李瑾钰一扭头,冲李牧喊,“老爸!该你场了!”
  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子顺着看过去,看见了站在门口不远处的李牧等人……
  李牧猜测过很多种出场方式,如刚才那个年妇女骂人骂得那么难听的时候,他忍不住要出场了。
  但是,他决然的是想不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出场的——在女儿的指示下。
  多少是有些尴尬的。
  但女儿看着,李牧这个老爸是要坚决顶起来,关键时刻坚决的不能掉链子。李瑾钰不欺负别人已经很好的了,让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面带淡淡笑容的李牧其实心里面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要狠狠的装一次逼了。
  往前走了过去,李牧站定,扫视着几位家长,重点自然是张秘书长和年妇女。
  “小朋友之间的矛盾连市府副秘书长都惊动了。”李牧背着手,打量着张秘书长,“张副秘书长的工作职责,包括了调节幼儿园小朋友的矛盾?”
  张秘书长脸挂不住了,冷冷看着李牧,“你是谁?”
  李牧却没搭理他,而是对陈老师说,“陈老师,麻烦你先把小朋友们带出去安顿一下。”
  当着孩子的面,李牧是不会发飙的。
  陈老师当即会意,和其他老师一起,连忙招呼着小朋友们出去,换到休息室去。孩子跟老师待的时间更长,在孩子眼里,老师是最大最权威的。都跟着走了,连最粘人的张秘书长的孩子也跟着走。

  李瑾钰出去之前还给李牧抛了个媚眼,示意李牧好好表现。
  活动室里剩下这些家长之后,李牧才冷下脸来,目光直接盯在了那个年妇女的脸,“你叫什么?妇联哪个部门的?”
  年妇女趾高气扬惯了,哪里受得了李牧这种审问似的问话,指着李牧的鼻子:“你是谁啊,刚才那个小畜生的家长是吧?”
  “啪!”
  陈春英去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年妇女的脸,她直接的站不稳身子歪到一边去,眼冒金星,随即感觉到牙齿有些松动了,嘴角流出血来。
  这一巴掌打得,其他人都震惊了,吓得张大了嘴巴。
  “嘴巴放干净点!”陈春英冷冷地说道。
  李牧不会对女人动手,陈春英自然代劳,她早忍不住了。什么妇联官员的,她一个打三个,管你什么地方权势人员。是把天捅破了,也有李牧一家子撑着,她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顾虑。
  不是怕打死她,陈春英出手根本不会这么客气。
  直接的把年妇女打蒙了。
  张秘书长看不下去了,走去摁住李牧的肩膀,“过分了!你哪个部门的?”
  李牧压根没动手,王国庆去毫不客气地扭住了张秘书长的胳膊,轻轻往后一掰,然后只听见张秘书长哎哟哎哟的叫唤了。他的秘书去呵斥要动手,王国庆抬脚踹过去,直接把张秘书长的秘书给踹飞到墙角那里去。
  都懵了。

  王国庆看向李牧,请示道,“参谋长?”
  参谋长。
  这下都知道李牧是谁了,不是武警第三师的参谋长,还能是谁呢?
  日期:2017-06-17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