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方菁菁很认真的摇头说,“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们不合适,瑶瑶她太单纯了,而您又让人根本看不懂,对于她来说,跟您在一起,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你直接说我会玩弄她得了,你妹的,”萧晋笑骂一句,“还不如说我配不上她呢!”
  方菁菁抿唇一笑,转头看着他的侧脸说:“您其实是一个好人。”
  “我去!你咋还骂人呢?没完没了了是吧!”
  方菁菁咯咯娇笑。
  餐厅包间里,贾雨娇正在对董雅洁咆哮:“好你个死娘们儿,知道他的心理价位也不提醒我一声,联合起外人坑我是不是?”
  董雅洁头疼的捏捏鼻梁,说:“你觉得像他那种狡猾的家伙,会明确的告诉我心理价位这种底线么?另外,事先我可是反复的警告过你的,要你小心点儿,不要被他玩儿了,可你还是轻视了他,掉进他给你挖的坑里而不自知。”
  贾雨娇眉头紧紧蹙起,问:“你真的在他手里吃了大亏?”

  “是啊!”董雅洁郁闷的喝了一大口红酒,将与萧晋的所有交锋都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接着道:“他就是个让人看不透摸不着的妖孽,你不过是每月多花一点钱而已,而我,却是给自己的身边请了一个赶不走的大神啊!”
  “那家伙这么变态?”贾雨娇呆愣着感慨一句,忽然想起什么,惊骇道:“我想起来了,那家伙对自己松露的第一句介绍,就是不输法国货!这……这是从一开始就把‘法国’这两个字用心理暗示的方式种进我的心里了啊!”
  董雅洁想了想,也恍然的点头道:“十有八九。在大厨眼里味道堪比白松露的东西,他为什么不说意大利,而要说法国呢?难道他连自己要推销的商品都不了解吗?这显然不可能。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从最初就知道你不可能给他白松露的价格,所以才在一开始就提及法国,然后再反复的强调白松露,影响你的思考,让你下意识的形成‘用买黑松露的价钱去买白松露’这样的概念来。
  这家伙,真是……”
  “真是个该死的变态!”贾雨娇咬牙切齿的接口道。
  “谁是变态?”随着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萧晋笑眯眯的推门走进来。
  “你!”贾雨娇一点都不客气的骂道,“你个小混蛋,枉姐姐我还以为你是个可爱无害的小弟弟,没想到你就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萧晋哈哈一笑,问:“这么说,雨娇姐姐是想反悔了?”
  “放屁!”贾雨娇大声道,“我贾雨娇虽然是个女人,但在龙朔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会赖你那点小钱?”
  “嗯!雨娇姐姐巾帼不让须眉,小弟佩服佩服。”
  “甭说好听的,正事谈完了,咱们现在来谈点私事!”贾雨娇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说道,“姐姐好多年都没有栽过这么大的跟头了,难道你就不应该表示点儿什么吗?”
  “是应该有所表示的,”萧晋捏着下巴,煞有介事的思考一会儿,忽然手掌一拍,问:“姐姐想要再年轻十岁吗?”
  贾雨娇一愣:“你能做到?”
  “做不到,你就把我装麻袋沉江,我绝无怨言。”
  “好!成交!”

  董雅洁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闺蜜再次被萧晋给忽悠进沟里,不由苦笑着扶住了额头。
  所有事情谈完,接下来的这顿饭吃的就比较融洽了,贾雨娇心里不服,跟萧晋你来我往的试探套路了半天,不但半点便宜没占着,反倒被吃了不少豆腐,心里对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就越发的刮目相看起来。
  她在龙朔市经营多年,黑白两道通吃,能有这样的成就,自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对于跟萧晋的交锋失败,在起初的不忿之后,就慢慢变成了欣赏。
  损失一点点钱财,她并不在乎,她更在乎的是萧晋的为人,更想知道他适合为敌为友、有没有可能为她所用。
  在场的人中,只有后来的董初瑶全程都闷闷不乐的,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萧晋,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方菁菁在进屋后不久,就把萧晋在楼上的表现汇报给了董雅洁,她对此是非常感激的,同样也明白了一点:萧晋看似做事毫无章法,我行我素,但该有的原则却并没有缺失。
  这个人可交!这是她最终的判断。
  饭后,萧晋提出要见一见那个下药的小处长,贾雨娇很好奇他会怎么解决苏巧沁的问题,于是便亲自带着他去了关着小处长的房间,董雅洁姐妹和方菁菁也跟在后面。
  金丝眼镜男还没醒过来,萧晋掏出一枚银针,在他人中的位置轻轻一刺,就听他大叫一声,睁开了眼。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可警告你们,你们这是非法拘禁国家公务人员,不想坐牢的话,就马上把我放了!”意识一恢复,金丝眼镜男就咆哮起来,显然,在官本位的华夏,不管大官小官,都会自视高人一等。
  “别激动,我们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萧晋笑眯眯的在他对面坐下,温和道,“如果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只不过,出了这个门,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会负责的。”
  金丝眼镜男一怔,问:“你什么意思?”
  萧晋笑的越发和蔼了:“先生怎么称呼?”
  金丝眼镜男不吭声,萧晋就转头看了眼身后不远站着的彪形大汉——那是贾雨娇的手下。
  彪形大汉只是上前一步,金丝眼镜男就吓得赶紧答道:“我、我叫姚平安。”
  “姚平安,要平安,好名字!”萧晋让那大汉退回去,伸出手说:“幸会,鄙人萧晋,是名中医,你连春药都会选择中药调制的,想必应该不排斥中医吧?!”
  姚平安很警觉的与他握了握手,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也没关系,”萧晋不以为意道,“我之所以会刻意提及中医,是想告诉你,我华夏医学博大精深,手法精妙无比,远不是西医那种脱胎于‘头痛砍头、脚痛砍脚’之术的浅显方法可比的。
  别的不说,就说杀人,西医必须借助器材或者药物才能实现,而且事后还有被查出来的风险,反观中医就不会了,你信不信,我只需要一枚银针,轻轻扎你一下,你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就会在一个月之内莫名其妙的死于心肌梗塞?”

  姚平安不信,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他却不敢说出来,只是瞪着眼,思考萧晋葫芦里到底想卖什么药。
  “就知道你不信!”萧晋哈哈一笑,一脸兴奋的说,“你要是信了,小爷儿还没地方显摆了呢!”
  说着,他的手迅疾伸出,在姚平安的腰侧摸了一下。
  姚平安只感觉右腰的位置仿佛被蚂蚁咬了一下口,再看萧晋的手中,一枚银针闪闪发光,不由诧异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晋不答反问:“好好感受一下,有没有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姚平安战战兢兢的依言细细感受半晌,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刚要以为萧晋是在唬人,忽然整个人就僵住了,不顾一切的伸手进裤裆,紧接着脸色也变成了惨白。
  “你……你……”
  “别害怕!你的老二还在,只不过是不能用了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