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3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久没有这样和男人在一起胡闹了,感觉真是好,种种细节,也体会到男人对自己的那种关爱。或许,他患有其他女人,但对自己却是真有心的。男人花心,天经地义,这也是男人的本事。真没有本事,想花心也无从做起。
  这些看法李秀梅知道是对自己目前处境的一种自我安抚,要是男人仅仅有自己一个,当然更好,但不可能的事,自己何必计较这些而自寻烦恼?好在之前两人就定位好了,当初男人在柳市五中时,他就是一个很窝囊的男人,看着老婆廖佩娟就萎缩起来的人,自己都一心对他,如今比起来,情况也完全不同了。
  想着这些,还是有些苦涩。
  继而想到,男人答应自己到邻省去检查身体,要真是有问题,那该怎么是好?会不会对他是一种巨大的打击?男人要说对这些不计较,可能性几乎没有的。他会怎么来看待这些问题?要是情况不严重,能够医治就理想,但要是医治无望,会不会导致男人和自己就要分开了?这种担心是可能性较大的一种。
  不过,只要有成活的精子,完全可能做试管婴儿,他要是愿意,自己再帮他生养一个。对于工作上的事情,李秀梅觉得可有可无,杨秀峰也能够养活她,而她对物质上的要求很小,能够过下去就行。如今,最关键的就是他生理上的问题。
  听说男人身边女人太多了,也不能够生养孩子的。李秀梅有些疑心杨秀峰会不会是这个问题。可想到之前,她和杨秀峰偷情那段时间,偶尔也会忘记做准备做预防,结果也没有动静,后来索性就任由他赤膊上阵地进自己里,任由他就播射在里面,都一直没有出现意外。那段时间,李秀梅相信杨秀峰只有两个女人,而且,在家里跟廖佩娟做到次数少。

  廖佩娟那种心性李秀梅也是能够体会的,小时没有什么挫折,性子又轻飘些,对男人总有一种施舍的感觉,两人在一起过日子肯定难。这不怪廖佩娟,也不怪杨秀峰。当初,杨秀峰和廖佩娟恋爱时,本来各自的心态就不对。当然,在生活实际上,种种男女,自然是万千百态,哪会遇上的人就是真心能够相对的?
  好在男人的心态还比较好,李秀梅觉得自己还是能够看准的,只是,也知道男人很细致,他是不是不让自己那个才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或许,他对自己的情况早就有所知?
  心里还是有些乱,等男人真要是去邻省,得好好地安慰她顺从他。这样的事,是不是他的最脆弱点?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脆弱点,碰着后真会上到人心的。目前,男人在事业上的成功越来越显著,受到人们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他在心底的脆弱点也会藏得越深吧。
  心头一股伤感流过,李秀梅喝口茶,免得自己会在办公室里掉下泪来。办公室里另外两人,都是五十来岁的老前辈了。说实话,对于人事工作说来,要说传授什么经验,估计没有人肯说出口来。而李秀梅自己对人事权的运用,也不想有所作为。今后回市局里去,还是请求局里给自己一个最轻松,最不受约束的岗位才最合意。
  到南方市来,挂职期间工作上只要有好的态度,想必,市局里也不希望自己在人事上当真有什么态度吧。他们知道自己和杨秀峰之间的同事关系,自己要说出意见来,他们敢不敢不按自己意见办?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他们的意见及会受到影响,也就会损及他们的利益。南方市这边在干部人事上的管理所在改制,在推广新的干部考评和任用制度,按说做干部人事工作会简单些的,但实际上,转型之初这些问题却是最复杂的。

  自己少说话或不说话,市局里的人才是最新要的结果吧。当然,这样对李秀梅说来也轻松,不要考虑自己说的话会损及哪一个人的利益,对这边的人事制度的安排不会打乱。
  如今是八月,正是教育系统研究人事问题的时候。
  市教育局对人事问题的权力其实不大,下面县市的教育局人事安排大多数县里在管理,教师岗位则归口县局来管理。市局要说有多少影响力,主要还是侧面一些,以及市局机关里的人事调整。这些调整的最终审批权还在市里,但市局却有第一步的权力。
  副科、正科、副处等具有真正级别的位子,都要市里组织部来审批。局里的推举权也会受到尊重的,如今,李秀梅和杨秀峰之间的关系如此,谁要是得到她一句话,在市里那关是不是就等于过了?
  当然,杨秀峰在人事管理权上都少有发言,人事权是市委书记肖建海的权限和地盘,他少说话那是工作的艺术。有周滔和腾云这两大员主持着人事工作,哪还用杨秀峰开口说话?这些种种,理解权力运用的人自然能够看到更为本质的所在。
  市局这边的人,对这些深层的东西接触不是多,理解自然也会肤浅一些。
  李秀梅的一杯茶才喝两口,散乱的心思也慢慢地调整过来,对于男人的事情,自己尽心后,会有什么状况也不是自己都能够控制的,这些也都不重要。相处这些年了,彼此之间也不要太难过,尽心而已。

  李副局长走进来,见李秀梅先到了,笑呵呵地说,“李局早啊,从先进地区过来的干部,素质就是过硬。我们这些人当真惭愧,得好好改造思想了,要不就会落后于时代,会被淘汰的。”
  “李局是大忙人,全市多少工作要能来处理,又有多少的人找你办事解决问题。时间上自然不像我们年轻人那么松闲。”李秀梅笑着说,每一天和两位副局长都会在这个问题上说几句,目前到来的李副局长是抓人事工作的,找他的人自然多。而另一位此时还没有到,要不是李秀梅这样暗示到班,他或许每天就到办公室里打一转算是不错了的。李秀梅过来后,两人可能知道与杨秀峰之间的关系,对于按时上班的问题给突显出来,只是,平时养成的习惯难以纠过来。

  当然,平时也会有一些事给缠住,不能按时到办公室来也是事实。
  李秀梅知道这些老革命老资历的人,往往分两个极端,要么是最准时地到岗到位,要么就是最令人头痛的只会说怪话而不肯做任何具体实事的好事者。这些人其实是最那个的,不做事还要占最多的好处,嘴巴也最刻毒,不论什么事,都会议论一番,将正在推行的事情贬斥得一无是处。这些人有精力有经历,说出的话来那是一个唾沫一个坑。
  市局的人在李秀梅面前自然不敢乱说话,更不敢对市局的工作冷嘲热讽,这些人消息都灵通着,说出怪话要是给传到杨秀峰耳里去,那才会哭呢。当初杨秀峰在经开区里对那些老角色是怎么样的无情打压,对李润是怎么样的骂大家都听说过的,可不想自己也得到这样的照料。如今,南方市的风气正在转变,给人捉住后大家都不会有任何同情的。
  日期:2018-06-0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