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58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儿还没完呢,就出了谢灵运光屁股喝酒,孟顗来劝被骂的事儿;孟顗一来气,整理了谢灵运种种荒唐行为,一纸诉状就告到了刘义隆那儿;状子的最后,孟顗给谢灵运戴了一顶非常大的帽子,称其聚众闹事,是要图谋不轨。
  这大帽子一扣,谢灵运也知道不是闹着玩儿的了,他也挺机灵,赶紧穿戴整齐,跑回京师,向刘义隆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刘义隆倒也没有怪罪于他,只是把他臭骂一顿,让他呆在京师反省。

  过了大半年,说话儿已经是元嘉八年春了,看看谢灵运这半年表现尚可,而且他本人静极思动,也走了门子,朝廷下诏,任命其为临川太守;结果一到临川,谢灵运老毛病又犯了,整天游手好闲,不理政务;很快就有人把弹章递到了朝廷,司徒刘义康派人前去逮捕谢灵运。
  这会儿谢灵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把朝廷的使臣给扣了;并且畏罪潜逃。
  那年头,你能跑哪儿去;朝廷发出公丨安丨部A级通缉令,很快谢灵运便把捉拿归案!
  廷尉审理后判决,谢灵运率众叛逃,依律当斩;不过刘义隆觉得,毕竟是谢玄的后代,而且谢灵运还有才名,免其一死,流放到广州也就算了。
  可是谢灵运到了广州,依旧不老实,一个名叫宗齐受的武将上书,说谢灵运勾结强盗,想要越狱;这事儿真假不知道,但消息传到刘义康耳朵里,这位大司徒坚决要求,要将谢灵运处死;并且死刑令很快下发到广州,谢灵运被斩杀于闹市。
  谢氏乃高门大户,谢安、谢玄有大功于国家,谁知,到了谢灵运这辈儿,这伙计落个了身首异处的下场;谢氏从此势微。
  不过话说回来,别看谢灵运名气不小,但其实他只是个小角色;刘义康坚决要杀他,只是不忿其傲气,再加上老谢同志一把年纪自己也不检点;最后才会被杀。

  但檀道济就不同了,此人威名赫赫,胆量又大,且曾参与过废刘义符之举,一想到这些,不论是刘义隆还是刘义康心里都不免会打鼓。
  不过老话儿说的好,领导的心病就是无声的命令,刘义隆和刘义康的这点儿小心思被一个人窥破了。
  谁呢?
  此人名叫

  刘湛。
  刘湛的祖上,也是世家大族,曾做过东晋的开府仪同三司,位列一品。此人幼时便自比管仲、孔明,有经纬治世之志。
  刘裕经过一步步奋斗,官至太尉,刘湛以世家子弟,入太尉府为参军,前后策划,多有功劳,刘裕待之甚重,论起来,此人与檀道济,算是同僚。檀道济是武将,他是文臣,与谢晦齐名。
  刘裕称帝以后,见刘湛十分有才,便将他配给了四儿子刘义康,意思是要他好好调教自己的孩子,刘湛也确实干得兢兢业业,对贪赃枉法之徒毫不留情,一时间风气为之一振。后来他爸爸死了,文武官员给他送礼的不少,全被他拒绝,从此廉洁之名誉满朝廷。
  刘裕去世后,刘湛十分伤悲,当时刘义真还在,每餐珍馐美味不断,刘湛特生气,刘义真看他生气,以为他也想吃,便招呼他一起来,结果还被他骂了,说你这小子,服丧期间喝酒吃肉,既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人。
  这么看来,刘湛这个人很不错啊,那么他和檀道济的死有什么关系呢?
  檀道济,是刘义康撺掇刘义隆给杀的,但撺掇刘义康杀檀道济的那个人,就是刘湛。
  多年的老战友,他害檀道济做什么?
  因为不平,心里不平。

  刘湛跟随刘裕的年头,不比檀道济少多少,而且刘湛自认为才干比檀道济高(他曾被刘裕称为“国器”),对刘氏的忠心程度,也比檀道济深,可是,官做得没有檀道济大,功劳也没有檀道济高,他这心里就不平衡了,不平衡就嫉妒,由嫉妒变成恨。
  所以说大牛太多未必是好事;刘义隆不爽檀道济,刘义康担心檀道济,这些刘湛看的很清楚;恰好此时刘义隆又病了,那年月,像刘义隆这样的病,说难听的,治疗方案只有一个字:扛!扛过去,你就活了,扛不过去也就翘了!因此刘义康特害怕,心说我哥要是挂了,檀道济在军中威望深重,如果他要是学我爹来个面南称尊可怎么办?
  要说刘义康这个担心也不奇怪,那年月,权臣一个不爽,换个皇帝的现象比比皆是!别的不说,刘义康的大哥不就是被权臣给干掉的吗?下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檀道济。
  所以刘义康挺害怕。
  刘湛自负才干无双,当然看的出来刘义康的这种担心,他本就嫉妒檀道济的本事,于是便开始吹耳边风,他说皇帝在,尚能镇住檀道济,如皇帝不在了,谁能压得住他?
  此话一说,刘义康更害怕,是啊,他连我大哥都敢废,何况我呐?干脆,杀了算了。
  就这么动了杀机。
  但檀道济乃大将,无故杀他不成,所以刘义康还是走了个形式,入宫向刘义隆说了一声。刘义隆此时正病得唧唧歪歪,听他一说,觉着也有道理,虽说大将重要,但皇位更重要,这要是一死,俩腿一蹬,后代子孙被人害了可咋办?唉,那就,收了檀道济吧。
  收了檀道济,杀不杀,可没说。也许按刘义隆的意思,要是自己死了,就杀之,不死,就放之。但刘义康一听就来神了,收了杀了有何区别?!
  于是乎,刘义康拟诏书召檀道济回京。
  檀道济这人是个政治盲,没心没肺,职业军人,哪想得那许多,接到诏书就要走,他老婆把他拽住了,说你功高震主,今日无事相召,只恐意外。檀道济没听,还是走了。等到了建康,嘿,刘义隆病情好转。

  刘义隆病一好,刘义康可就不敢随意动手了。毕竟是朝廷一等一的大将,皇帝不说杀,谁敢乱动?刘义隆呢,其实也不是很想杀檀道济,但是刘义康的心思,他知道,他也很担心檀道济在他死后造反,可眼下自己还活着,他就想先留着不杀,毕竟此人还有用,于是他拉着檀道济的手,天天和他聊天,整整聊了一个月。
  他总拉着人家聊天干嘛?废话,没事儿把人家叫回来,总得给人家找点事儿干吧?
  按刘义隆的想法,如果自己的病能好,这事儿就算了,放檀道济回去,可哪知,聊着聊着,他这病又犯了,又倒下了。
  这下刘义康可逮着了,迅速逮捕檀道济,杀之。
  什么罪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无非是趁着皇帝生病图谋不轨而已。
  檀道济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死得这么冤枉,同时被杀的,还有他的几个儿子及麾下大将,这些人都曾与北魏军奋勇作战,本要马革� 尸,不想竟死于西市。临死前,檀道济一把扯下头巾摔在地上,大叫道:“乃坏汝万里长城!”
  《宋史》记载,檀道济被杀当天,建康发生了一场地震,地面还莫名其妙的生出许多白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