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8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梦,对于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陌生的梦了,自从妈妈走后,她多次有过这样类似的梦境,那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妈妈的家,不是中途迷路,就是人海茫茫,要么就是所有的房子黑着灯,辨别不出哪个家才是自己的家,哪里才有妈妈。有的时候,她会在梦里,推开一个房门又一个房门,里面不是黑洞洞的,就是空无一人,要么就都是陌生的面孔,但就是没有妈妈,没有妈妈的家就不是家,我找不到自己的家,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

  类似这样的梦,她从16岁的时候就开始做了,乔姨没进门的时候,她有时就会在梦里哭醒,爸爸听到她哭,就会披着衣服进来看她,乔姨来了后,丁一即便是做这样的梦,爸爸也听不到了,因为,爸爸卧室的门不再敞开着,她卧室的门,也不再是虚掩着了,所以,即便是哭,爸爸也听不到了……
  但是今夜做这个梦和以往的有所区别,尽管也是在找妈妈,她恍惚见到妈妈就在前面的人群里,只是一闪就不见了,她就拼命的往前奔跑,跑着跑着就跑上了一条小路,好容易跑到头了,却看见小路尽头被一棵长在路中间的大树分开了,变成了两条路,绕过大树后,又重新交汇在前面,她来到跟前,走上了靠右则的路,刚才还是通着的路,前面却挡了好多树枝,她走不过去,又绕回到左侧的路,她顺着左侧的路向前走,然而,前面却不是路,而是一户人家的宅院,宅院的里面,摆满了各种柳编的工艺品,陆原哥哥微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非常奇怪,很想问问他看没看见她的妈妈从这里过去,她却来不及跟陆原哥哥说话,她要先去找妈妈,急忙就从院子里退出来,但是,后面的路已经没有了,她这才看清,这个院子原来是建在了悬崖上,等她回头再想去找陆原哥哥的时候,院里空无一人,妈妈没找到,连陆原哥哥也不见了,她站在悬崖边,急得大哭开了……

  当她明白自己在江帆的怀抱里时,她怕吵醒他,不敢动弹,开始在心里慢慢回忆那个梦,回忆着她的确见到了妈妈,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梦到妈妈的时候,妈妈都不会跟她说话,而且总是一闪而过,有一次她醒后,来到妈妈的遗像前,给妈妈跪下磕了一个头,她含着眼泪说道:妈妈,您在人间离开了我,就让我在梦里见您一面,跟我说说话,抱抱我,小一想妈妈,您为什么总也不理我啊,求您,妈妈……

  奇怪的是,每次她看见妈妈,就是无法和妈妈牵手,每次都是擦肩而过,不能近距离的接触到妈妈,这次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她居然梦到了陆原哥哥。
  是不是晚上和江帆提到了陆原,夜里就梦到他了,但是,他怎么跑到农家院去了?
  也许,是她刚才的眼泪流到他的胳膊上,让他感到了凉意,江帆醒了,他拍了拍了她的后背,说道:“是不是做梦了,刚才。”
  “嗯。”丁一委屈地又往他的怀里扎了扎了。
  江帆睁开了眼睛,夜幕下,他看了看她,说道:“什么梦?这么伤心。”他给她抹去了泪水。
  “梦到妈妈了……”这是她第一次向爸爸以外的人说起自己梦到妈妈的话题。自从爸爸再婚后,她就一直小心着,从不向爸爸说起梦到妈妈的话。
  江帆一怔,把她往上抱了一下,继续抱紧她,说道:“想妈妈了?”
  “是……”丁一的声音里,就有颤音。
  “乖,以后,我的妈妈就是你妈妈,她会像你妈妈那样疼你的。还有,记住,天下的妈妈,没有哪个是跟儿女一辈子的,记得当初长宜的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劝他的。”江帆无限柔情地说道。

  丁一嘴唇哆嗦着,点点头,她说不出话,眼泪悄声流出……
  江帆亲了一下她,说道:“可怜的姑娘,想妈妈了就哭吧,妈妈会祝福你的,祝福我们的……”
  丁一忍住抽泣,尽量不让自己的嗡嘤出声。
  但是浑身颤抖的她,还是江帆感到了心疼,他附在她的耳边,柔声细气地说着情话,丁一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在他的怀里又睡着了。
  江帆却睡不着了,怀里的丁一,其实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那么早就没了母亲,爸爸娶了继母,肯定,她得到的爱就相对少多了,而且,父亲的爱本来就是粗线条的,加上顾忌继母,对丁一的冷落也就可想而知了,而且,据他分析,凭丁乃翔这些关系,当初把丁一留在阆诸该不会是什么问题,但却让她只身一人去了亢州工作,丁一内心不孤独才怪呢。好在她那个继哥对她不错,就像待自己的亲妹妹那样待丁一,这样,让丁一少了许多孤独感。

  他又想起了彭长宜说的话,不能再让丁一在老房子再住下去了,一个人住在那里,不伤感也会伤感的。是啊,一个人住,即便晚上做噩梦都无处诉说,想到这里,他就轻轻亲了她额头一下,想着明天就给妹妹打电话,让妹妹在附近给他们找房子,最好是新开的楼盘,两会后,跟丁一的事也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第二天,早上,丁一刚到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她接过了电话。
  “喂,您好。”
  “您好,我找丁一。”对方说道。
  丁一说:“我就是,您哪位?”

  “亢州卢雯雯。”
  “啊?雯雯,怎么是你?”丁一惊喜地说道。
  “有这么奇怪吗?”雯雯冷冷地说道。
  丁一笑了,她知道雯雯因为什么要这么说,就急忙解释道:“雯雯,我回来后千头万绪,的确没有想起给你打电话,后来想要给你打了,时间又太长了,回来后就上班,上班后就开忙,我们这个工作性质你是知道的……”

  “你要是因为跟江市长谈情说爱忙我不介意,强调了一大堆工作上的原因,这个理由我不认可。”雯雯依然冷静地说道。
  “呵呵,都有那么一点点吧……”丁一不好意思地支吾着。
  雯雯“噗嗤”笑了,说道:“好了,逼得你能说出这话已经实属不易了,不难为你了。”
  丁一松了一口气,说道:“雯雯,你刚才那口气还真吓着我了。是科长告诉的你我回来的吗?”
  “你跟他联系着吗?”雯雯反问道。
  “我……没有,不过也许他知道。”
  雯雯说:“是的,他知道,昨天晚上我问他,我说小丁回来了,您知道吗?他说知道,后来就把话岔过去了。”

  丁一能够想象出彭长宜当时的样子和神态,无疑,她没跟他联系,肯定他心里有些别扭,但他不会表示出什么来,当然,他就更不好跟自己联系了。想到这里她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你们王部长说的。”雯雯快言快语地说道。
  “王部长?”
  “是啊,他肯定是听樊部长说的。昨天晚上我没好意思给你打,所以憋着劲上班给你打。我说,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别总是耽误人家江市长了,那么大岁数了,你也忍心?”
  “这个,要等我爸爸回来再定。”丁一说道。

  “你爸爸要是不回来就不定了?”
  “呵呵,那倒不是,还有许多具体问题。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呵呵,是吗?好像我没结过婚似的。”雯雯讥笑着她。
  “呵呵,好了,别说我了,说说你怎么样了?”丁一转移了话题。

  “我?还那样。”
  “哦——”丁一忽然不知说什么好了,怔了一下说:“王子奇是不是满地跑了?”
  “呵呵,他再不满地跑我早就吓傻眼了。”
  “三岁了吧?快上幼儿园了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