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对,要长幼有别。先长辈,后我辈。”

  江帆一看不能当时说服她,就说:“好,这个问题如果今天晚上形不成决议的话,那就以后再议,我们现在先吃饭。”
  “好。”丁一见江帆不再进行这个话题,就兴奋地坐了起来。
  江帆看着她,心想,她目前对他的家庭成员还是非常陌生的,他以前也很少跟她说过自己父母和家庭情况,冷不丁带她去家里,她肯定会有胆怯心理,还是慢慢来吧。
  他们两个吃完饭后,丁一挽起袖子,要去洗碗,江帆便双腿一盘坐在沙发上,说道:“好的,那就有劳你了。”说着,就开开电视。正好阆诸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正在重播丁一采访福利院的那期专题节目。
  丁一拿过遥控器,就要换频道。江帆说:“为什么不让我看?”
  “呵呵,不好意思……你说你看完后是说好还是说不好?”

  江帆笑了,说道:“所有的人都在说电视台这期节目好,我和广大观众唱反调?我恐怕还没这个胆儿。”
  “呵呵。”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了,换了频道,说道:“还是别看了,看到那些孩子揪心。可能他们还没记住父母的长相,就被抛弃了,太可怜了……”
  “他们是不负责任的父母,该遭到谴责的。”
  “但是……”丁一抬头看着他,说道:“我没有再节目里对他们的行为说过一句谴责他们的话,他们这样做,肯定也有自己的难处。”
  江帆说:“无论怎么样难,他们也是不负责任的。你尽管没有说谴责他们的话,但是,这么多素昧平生的人都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这本身就是无声的谴责,比你的谴责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其实,在主持人的话语里,汪军临时添上了几句这样谴责性的语言,丁一走到演播室的时候,怎么都觉得这几句和整个节目风格不匹配,于是,她又摘下耳麦,找到了汪军,跟汪军探讨这几句话,当时丁一记得汪军还有些不高兴,后来丁一也觉得自己太唐突,完全为了节目着想,没有顾忌到主任的感受,心里也很后悔,后来岳素芬知道她不快的原因后劝她,说道:“没事,你怎么篡改他的领导意愿他也不会真的生气的。”丁一就更加的别扭了。

  想到这里,她学科长的样子,使劲地甩了甩头,说道:“你说,抛弃他们的都是那些家庭困难的吗?”
  “应该差不多。”江帆想了想说道。
  “但是,他们为什么困难的连给孩子做手术的钱都没有呢?”丁一问道。
  江帆看着她,愣住了,半天才说:“宝贝,你这个问题让我汗颜,我承认,你问住我了。”

  显然,丁一没有顾忌到他的感受,继续说:“改革开放了那么多年,我们新闻界也跟着报道人民生活水平如何如何提高了,甚至多少多少,但是,老百姓有的的确还很穷。”
  江帆点点头,说道:“眼下,作为一名代市长,我想,我真的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是,我会去在实践中去践行自己的使命。”
  丁一笑了,说道:“好了,我们干嘛要整这么严肃。”
  江帆说:“不是要整这么严肃,是你直接问到了我们的……软肋上了……”
  “好了,不说了,这个问题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丁一说道:“不过我的确经常在想这个问题,这些父母固然有不负责任的一面,肯定也的确不富裕,这些家庭无疑都来自生活条件不好的家庭,不然,那个父母忍心把孩子抛弃呀。”

  “你这个问题太复杂,太沉重,我们以后在家莫谈国事好不好?”江帆说道。
  “好的。”丁一点头表示同意。
  江帆关掉了电视,说道:“去洗澡吧。”
  丁一说:“我一会要回去。”
  江帆说:“你都换衣服了干嘛还要回去?”

  丁一说:“我换衣服是为了呆着随便舒服,那个薄呢裙穿着非常拘谨。”
  江帆说:“算了,别回去了,我们说说我们的未来,好好规划一下,有些事我要跟你商量。”
  “比如,一个现实的也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我们把家安在哪里,这个问题现在必须要考虑了。”江帆说道。
  丁一看着他,认真地摇着头,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江帆点点头,说:“上次长宜说让我在北京买房子,说咱们平时就在阆诸住,你跟我住就行,我们也可以下班回北京住,反正也很近,而且离父母也近。我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你说呢?”
  丁一抬头看着他,摸着他系在腰间的带子,说道:“我真的不懂这些,没想过。”
  江帆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那就听我安排好吗?”
  丁一眨巴着眼,看着他,点点头……

  江帆很高兴,说道:“好,那我就让江燕在爸妈的周围找房子,当然,我想要新的小区住,不想住老房子。”
  丁一看着他说:“是不是需要很多钱?”
  江帆点点头,说:“肯定会比阆诸贵。但我觉得长宜说得有道理,以后升值空间会很大,他说了之后我的确认真地琢磨过这个问题,你看,前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这一通知被视为我国住房制度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文件中明确提出,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多层次城镇住房供应体系。这就意味着福利分房的年代结束了。住房就会走上市场化,其实,北京市的商品化住宅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经起来了,即便我们将来不想在北京住了,我们卖掉的话也能很狠狠地赚上一笔,所以,长宜是很有经济头脑的。”

  “可是……”丁一犹豫地说道:“我们在北京住,将来孩子能在北京上学吗?”
  江帆听到这里,顾不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激动地抱紧了她,说道:“所以我说,我们就是在北京买了房子也不会亏的,阆诸如果有合适的房子,我们再买。”
  “如果北京买了房子,在阆诸就不用买了。我家的老房子是妈妈留给我的,这个问题,我爸爸早就跟乔姨他们说清楚了。当时哥哥结婚的时候,我就想把老房子让给他们住,当时乔姨也的确有这个意思,但是哥哥不住,哥哥说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他不住,这就说明,他们已经都认可了这个事实。”
  江帆说:“那里,有可能会被拆掉,现在我正在着手对整个市区进行重新规划。”
  “为什么?”丁一急了,“为什么要拆掉?”
  江帆见她急了,知道她对老房子的感情,就说:“这个目前还没有形成规划意见,我也只是有这么个初步设想,具体拆不拆还要看最后专家的论述。你是不是不愿意拆?”

  “我当然不愿意了,那里……那里是我跟妈妈住的地方,我离不开那里……”丁一有些激动,好像妈妈的家已经不存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