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抬起头,伸出手,摸着他的脸,说道:“真的?”
  江帆笑了,说道:“真的。明天晚上跟我回家,你也该见见我父母了。”
  丁一说:“不是说了吗?等你选举后,这几天,不要轻举妄动,刚才你说的话都吓死我了。”
  “我们去见父母,即便被人知道又能怎么样?”江帆说道。
  丁一摇着头,说道:“我不想带着任何障碍的心理去见他们。”

  江帆突然说:“要不咱们去登记结婚,这样,即便别人知道了,我们也是合法的了。”
  丁一睁大了眼睛了,说道:“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不,我就想现在。”
  “不行啊,这几天一定要安静,别给大家制造谈资了好吗?”
  “不,我着急。”江帆实话实说。
  “乖,等你选举完后,我跟你去见老人,然后再说登记的事,好吗?”

  江帆一听,赶紧抛下丁一,快步走进卧室,从里面拿出一个像火柴盒一样大小的录音机,打开,冲着丁一说道:“请你把刚才的话再复述一遍。”
  丁一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样子,笑了,她没有复述刚才的话,倒是对他的这个小录音机感兴趣了,就说道:“我看看。”说着,从江帆手里拿过录音机,关掉录音键。打开带仓,从里面磕出了一个糖果一样大小的录音带,她笑了,说道:“这么袖珍,太好玩了。”
  “别转移话题。”江帆夺过录音机和磁带,重新装好,按下录音键,对着她。
  丁一笑了,说道:“必须要说吗?”
  江帆严肃地说:“必须要说。”
  “好。”丁一坐直,凑近他手里的小录音机,说道:“我发誓,一辈子非江帆不嫁。开完两会后,就跟他去登记结婚见父母。听到的人们,你们不要信以为真,因为我是在他胁迫下发的誓。哈哈……”说完,丁一笑得倒在了沙发上。
  江帆仍然举着录音机对着她,并没有离开他,然后自己凑近录音机说道:“听到的人们请注意,从这笑声中,你们能听出被胁迫的意思吗?”
  “哈哈,听到的人们请注意,我真的是被胁迫的……唔——”
  她的话没说完,江帆就低头,吻住了她,使她猝不及防发出了一声唔鸣声……
  江帆吻了她一会,抬起头,看着她,说道:“说话算数?”
  丁一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点点头,说道:“算数。”

  “什么算数?”
  “非你不嫁。”
  江帆直起身,坐在丁一的旁边,把她放在自己的怀里,对着录音机说道:“下面,我江帆郑重发表一项声明:我非丁一不娶。丁一,你愿意嫁给我吗?”
  丁一睁大了眼睛,直起身,说道:“你这是像我求婚吗?”
  “是的。”江帆坚定地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Yes,I?to.”
  “请说中文。”
  “是的,我愿意。”
  “好,下面凑乐,婚礼进行曲,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下面,有请新郎新娘入洞房。”
  “啪。”江帆关上了录音机的按键,然后将小录音机向空中抛了一下,又很潇洒的伸出手接住,对丁一说道:“这次你无法反悔了,我有证据在握。”

  丁一看着他笑。
  江帆弯腰就要抱她,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江帆“嘘”了一声,说:“食堂送饭的来了。”
  江帆开开门后,果然,一个小战士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篮,递给了江帆,说道:“首长,您点的晚餐。”
  “谢谢。”江帆接了过来。
  丁一两眼盯着那个篮子,说道:“我现在对这个篮子里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喜欢看你鼓捣它们。”
  江帆笑着说:“这个本来是你的事,但是我现在先提前替你干,以后你要学着干。”
  “我不。我喜欢看你干。”丁一高兴地说道。
  “以后,我要教你干,你会干了,我就不干了。”江帆下着指示。
  “哈哈,岳姐告诉我,男人,是一定不能惯的,惯什么毛病有什么毛病,男人是使出来的。”

  江帆本来正在往出端菜,听她这么一说,就停止了动作,赶忙把那个录音机拿了过来,对着她说道:“再说一遍。”
  丁一的脸红了,夺过录音机,说道:“不说。”
  江帆坐在她旁边,抱过她,说道:“我喜欢你叫我男人。”
  丁一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们这里不这么叫。”
  “怎么叫?”
  “我们这里都是叫‘诶’、‘我说’,那个‘什么什么’……年岁大一点就是老家伙、老什么什么的……”
  “哈哈哈哈。”江帆大笑,说道:“你说的那是农村吧?你们家也那样称呼?”
  “不是。”丁一说:“我妈妈在世的时候都喜欢叫乃翔,爸爸叫妈妈碧馨,要么就是小馨。现在乔姨管我爸爸叫老丁,我爸爸管她叫老乔。”

  “那你将来准备怎么叫我?”江帆说道。
  丁一说:“就是啊,你看你连姓带名就两个字,我怎么叫,叫你江市长,那我总得仰视你。叫‘帆’,太小资。叫‘帆帆’像叫孩子。叫‘江帆’吧又显得太生分。叫‘老江’又太早点,你说我叫你什么好?”
  江帆搂紧了她,说道:“我喜欢听你叫江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叫江帆像你叫的那么好听,那么清脆,甜蜜,而且还有着那么一点的严厉,又有那么一点的亲昵,还有着女人的那么一点嗲气……反正听着就是舒服,说不出的舒服。”
  丁一笑了,说道:“好的,我就叫你江帆,你妈妈怎么叫你。”

  江帆说:“我妈妈叫小帆,而且每次后面还习惯加个‘啊’。”
  “小帆——啊——是这样叫吗?”丁一故意低着嗓子说道。
  江帆笑了:“太生硬了,一听你就不是妈妈。”
  “呵呵,你妹妹怎么叫你?”

  “妹妹从来都不叫我名字,都是叫哥的,父母不喜欢我们没大没小的,所以妹妹从小都是跟我叫哥。”
  “哦,那你怎么叫她?”
  “我跟她叫江燕,有时候叫燕儿,后来妹夫也这么叫她,我就不叫了,每次都直接‘江燕’。跟妹夫,我就直呼其名了。”
  丁一缠着怀里的带子,想了想问道:“你妈妈,凶吗?”
  江帆低头看着她,说:“怎么会?爸爸有时严厉一些,妈妈没有凶的时候,即便凶,也是假的。明天,你跟我回家,你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你了,所以他们很想见你。”

  丁一一听,赶紧缩进他的怀里,说道:“不敢。”
  江帆知道,丁一之所以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不跟自己回家,实则还是怕见老人,他说道:“有什么不敢,他们会非常疼爱你的。”
  “你怕什么?有我呢。”
  丁一说道:“这个问题,还是以后再说吧?”

  “不行。”江帆说得很坚定。
  “给我时间吗——”丁一伸手摸着他的脸,又拧了一下他的鼻子。
  江帆笑了,说道:“我明天要回家去看看他们,但是又舍不得你,你说让我怎么办?”
  “好办,你先回家拜见父母,然后回来再接见我。”
  “我想同时接见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