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3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国庆带着她进李牧办公室,敬礼之后,陈春英问好。
  李牧问道,“你是?”
  陈春英一阵无奈,说,“参座,我是陈春英。”
  “陈春英,你好。”李牧依然没回过神来。
  王国庆看不下去了,只得解释,说,“参座,陈春英同志是你家里的警卫人员,跟着嫂子从帝都过来的,你不记得了?”
  李牧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冯玉叶是有警卫人员的,安全警卫级别李牧都要高,她带着孩子过来,除了家政人员刘妈跟着,还有陈春英这个警卫人员。
  陈春英有些尴尬,说,“参座,我是最高警卫团调过来的,到这才一个星期,您不记得我很正常。”

  李牧这个尴尬,他只是次在家见过一次陈春英,还真的忘了这个事情。
  “瞧我这记性。”李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陈,有什么事情?”
  离了前线,他照样的忙得鸡飞狗跳。特别勤务部队要关注,陆航团要关注,基层部队的训练要关注,尤其是新兵们的训练情况。这些都是参谋长的职责。
  陈春英忍不住笑,然后有点控制不住的样子,捂着嘴秃自笑了,肩膀一耸一耸的,看样子憋得很厉害。

  这叫李牧和王国庆都觉得莫名其妙——这女少校今天没吃药?
  好一阵子,陈春英发现自己秃自在那笑不合适,深呼吸了好几口,这才把强烈的笑意给压下去。
  “咳咳,参座,那什么,瑾钰在幼儿园出了点事情……”说着,陈春英又忍不住笑了。
  李牧一听顿时急了,宝贝闺女出事,能不急吗?
  他从办公桌后急步走过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王国庆也急了,道,“陈参谋,你别笑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出事了还笑得出来,李牧怀疑老岳父是不是派了个神经不正常的警卫参谋来。
  在李牧和王国庆焦急的目光,陈春英总算把话说完整了,“没什么事,是,是,瑾钰跟人打架了。”
  “打架?”李牧这一惊可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陈春英是女同志,他早去揪着她的衣领问了。

  陈春英连忙说,“不是不是,瑾钰没什么事,是,是,她把他们班所有的男生都打了……”
  说完,陈春英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笑得乐不可支。
  李牧一听,顿时石化了。
  王国庆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好不容易,陈春英才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
  原来,早操的时候,李瑾钰路见不平,帮一个女同学出头,结果引发了男女同学之前的大规模对抗。这下好了,李瑾钰一怒之下动了手,噼里啪啦的把整个班的男生都打倒在地。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老师都震惊了。
  现在四五岁的孩子懂得可多了,有不服输的爬起来,又被李瑾钰给打倒,这下都彻底怕了,几乎都在那里哭。这让老师们都慌了神,连忙的挨个打电话通知家长。
  冯玉叶去了陆军医院给新医生授课,她的编制调了过来,是陆军医院的正团职干部,主要研究心理学。电话打到她那里,冯玉叶没当回事,让陈春英去处理,陈春英详细了解情况之后,不敢怠慢,跑过来找李牧了。
  李瑾钰那个班的学生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除了部队的,是地方党政机关的小孩,自治区丨党丨委的,自治区政府的,市委市府的,级别差点的都进不来这读书。
  挨打的学生家长肯定不能善罢甘休,陈春英哪里扛得住这个,必须得让李牧出面了。至于冯玉叶那边,以陈春英对她的了解,她才是终极大BOSS,李牧都好护短,她要是来处理这个事,少不了多少人倒霉。
  李牧肯定坐不住了的,本来他对俩孩子心存愧疚,平时照顾得少关心得少,在他心里孩子命都重要。撂下工作带着陈春英和王国庆,赶紧的驱车到第三幼儿园去了。
  从师部大楼到第三幼儿园开车都要个五六分钟,第三武警基地实在是太大了。
  到了第三幼儿园,李牧才发现事情闹得有点大了。
  在活动室的垫子,男孩子的哭声震天,一阵一阵的,老师们来来往往疲于安慰。而女同学则或站或坐的另一边,抱着胳膊冷眼旁观。李瑾钰坐在那里,有好几位女同学站在她身边,李瑾钰不屑地哼哼看着那些男孩子,颇有大姐大的风范。
  已经有好几位家长到了,进来的时候,王国庆告诉李牧说:“参座,外面停了很多省府牌照的车。”
  “知道了。”看到李瑾钰什么事没有,李牧决定静观其变。
  有个年妇女心疼地抱着儿子,三十多岁才有的孩子,她心疼得不行,冲老师嚷嚷道:“你们是怎么管的?看把我家孩子打成什么样!让她的家长过来!这个事情没完!”
  李牧看过去,那小男孩皮青脸肿的,看样子伤得不轻。
  愕然之下,李牧低声问陈春英,“瑾钰什么情况,真是她打的?”
  “是的,参座。”陈春英忍着笑,“您不知道,你们家小孩天天跟着我们,早是格斗老手了。”
  王国庆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牧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尴尬得很。可不吗,平时他少在家,冯玉叶又是个对男孩子管得严对女孩子管得松的人,这方面更是不会太过在意。天天跟着警卫人员玩,手的功夫那是没得说的。
  试想一下,警卫李牧家的不是最高警卫团的警卫参谋,是什么特种部队调过来的特种兵,虽然都是女同志,但那也是杀人机器。孩子给这样的人带着,有这样的战斗力再正常不过。
  “耀军呢?”李牧问。

  “他在另一个班。耀军乖得很,妹妹较调皮了。”陈春英说。
  三人站在门口边那里,看着其他孩子的家长着急忙活的进来,进来第一件事是看自家孩子的情况,然后是训斥老师,一个官架子一个大。
  因为午要参加地方的官方性质的会餐,所以李牧和王国庆穿的都是便装,陈春英更是经常便装,因此他们站在那里,倒是没有引起谁的注意。
  老师们更是从来没有见过李牧,哪里知道那个年轻人是参谋长。
  到底是父女,心连心,李瑾钰感觉到老爹到了,目光搜寻了一番看到李牧,顿时笑了起来,给李牧抛了个媚眼,李牧心花怒放,回过去一个媚眼,压根不用语言交流,父女俩完成了沟通。
  王国庆看见李牧刚刚那一个卖萌的样子,差点没吐出来——强悍如斯的参座居然卖萌!
  李瑾钰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尽情地看一众小男孩向他们的爹妈哭诉,那个感觉一级棒的。

  进来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步伐稳健,穿着新式山装,妥妥的政府官员派头。还带着秘书随从什么的。
  一看到这男子进来,有些家长马站起来站好,纷纷问好,“张秘书长,您也来了。”
  市府副秘书长,当地政府官场的新杰。
  有个挺好看的小男孩一看到张秘书长,马从老师怀里挣扎出来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哭张开双臂。张秘书长心都碎了,蹲下来抱住儿子连声的安慰。但是漂亮的小男孩越哭越厉害,好久才慢慢的止住。
  日期:2017-06-1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