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不以为然地说道:“我看更像朝鲜族的阿妈妮。”
  丁一看着他说道:“嫉妒,因为你穿不出这样的效果就嫉妒。你看,我这个拖地长裙,像不像奥斯卡电影节上那些走红地毯的明星?”说着,她轻轻捻起“裙角”,学着明星走红地毯的姿势,还做了个造型,冲着他扬了一下下颌。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想不到你学得蛮像的。”
  “那是,我是谁呀?哈哈。”丁一终于忍不住自己,笑弯了腰。

  江帆立刻抱起她,转了一个圈,说道:“你还是个调皮鬼……”说着,又抱着她转了两圈。
  丁一“咯咯“地笑了,说道:“好了,你都冒汗了,放下我吧。”
  江帆放下她,有些气喘,他抹了一下脑门的汗,说道:“唉,老了……”
  丁一摸着他的脑门,说道:“你累了,你也赶紧去换衣服吧,你这屋太热了。”
  “不是累,是老了。转了两三圈就喘了。”
  “呵呵,就是累的,我现在快到一百斤了。”

  “我试试,没感觉有这么重?”
  江帆又抱着掂量了一下,这才放下她,说道:“一点都不重。”
  丁一光着脚丫走出了卧室,蜷腿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不用找台,打开后就是阆诸新闻频道。她就笑了。一会就会有她的节目了,她不好意思跟他一起看自己的节目,就换了频道。
  江帆穿着睡衣睡裤走了出来,他见丁一穿着他肥大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换频道,就说:“先表扬一下你,昨晚的节目我看了,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着,又唯恐你在大学家属院不方便接,所以就没有打扰你。”
  “呵呵,谢谢市长表扬。”
  “是不是还有后续报道?”
  “是的,我准备就这个题目,做一个系列报道,那些少年犯,那些遭到父母遗弃的人,都可以成为报道的对象。”说到这里,丁一关了电视,说:“那些没有妈妈爱的孩子们,真的很可怜。我第一次去福利院的时候,几乎心一直是酸的,中午院长请我们吃饭,我一点都吃不下,那样一个个小生命,兴许都来不及记住父母的模样,就被父母抛弃了……没妈的孩子,真的像草……”
  说到这里,丁一的眼睛又湿润了。
  江帆把她揽在怀里,说道:“你将来一定是个好妈妈,因为你有足够的爱心和耐心。”
  丁一抹了一下眼睛,抬起头,说道:“这个不用怀疑,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抛弃我的孩子。”

  “我也不会。”江帆动情地搂紧了她。
  丁一感觉到江帆有些沉默,她担心勾起他的伤心往事,赶紧说道:“对了,你找我来,有什么急事?”
  江帆的确被他刚才的话勾起了对女儿的怀念之情,听她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低头看着她,愣了一下,才说道:“问你一件事,有什么人知道我们在交往吗?”
  丁一心里一咯噔,说道:“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江帆说。
  丁一说:“这个……这个问题我也是下午才听说的……”于是,她就把岳素芬跟她说的话告诉了他,然后说道:“不过,我什么也没说,对岳素芬我也没说。”
  江帆说道:“小岳肯定会知道,我那年去台里找你,碰到的就是她。”
  “但是岳姐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的事,她不会跟别人说的。”

  “嗯。”江帆说:“你们台长也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事的。”
  “岳姐说,他想巴结你,想当局长。”
  江帆笑了一下。
  丁一又问道:“你找我来,就是为这事吗?”
  “不全是。”江帆说道,“樊部长下午打电话来着,问了我选举有没有问题,我说没有。他说让我告诉你,他着急喝喜酒了,还说有时间让我带你去省城玩。最后,说……”
  丁一见他皱着眉,欲言又止的样子,急忙问道:“说什么了?”
  “说……”江帆故意有些心情沉重地停顿了一下。
  说实在的,他的确不想跟丁一说出樊文良在电话里说的最后那些话,因为他知道丁一的性格,她肯定会担心的,他不忍让她再担惊受怕了,不过为了达到某种美好的目的,让她担担心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特别郑重其事地把她扶正,说道:
  “是这样,今天樊部长跟我说,似乎阆诸有人在拿我们过去的事做文章……”
  果然不出所料,都反映到省领导哪儿了!丁一完全傻住了,她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她的脸渐渐白了,惊恐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
  江帆有些不忍,想她刚才还是那么快乐,这会突然变得心事重重了,就把她揽在怀里,说道:“没事的,没事的。”
  丁一抬头看着他,说道:“怎么会这样?”
  江帆看着丁一的脸都绿了,感觉自己有点不地道,本来这事完全可以不让她知道,都是自己私心作怪。这会见她真的担心了,又连忙说道:“没事,真的没事,樊部长嘱咐我,让我这段时间注意一下就是了,改天,我去趟省城,带着你,咱们去看看他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丁一连忙摇头说道:“我不敢,再也不敢了。”
  江帆鼓励着她说道:“傻丫头,你现在不是往回缩头的时候,而是应该勇敢地站出来才是,大大方方地公开我们的关系……”
  “不行,现在绝对不行,要公开,也要等你选举完后再公开。”丁一反驳道。
  江帆知道她的顾虑,就说:“那我要是选不上了呢?”
  丁一听他这么说,反而轻松了,说道:“那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江帆一听,一下把她抱在怀里,爱惜地说道:“谢谢。你这句话,相当于在亢州选举前的那个吻……”
  丁一也有些激动,她没想到他还记得当初她第一次吻他的情景,眼睛就湿润了,说道:“你还记得呀?”
  “记得,你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在草原的几年时间里,我无数遍地复习跟你在一起的时光,这样,我就不孤独寂寞了。”江帆紧紧地抱住她。
  日期:2017-06-16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