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一听喜出望外,说道:“哈哈,真的,我去接你,我正在办公室发愁晚饭怎么打发呢?天天自己吃那劳什子饭真没意思。”
  “哈哈。”丁一被江帆的幽默逗笑了,说道:“你还用发愁吃饭没人陪吗?”
  江帆说道:“发愁,谁说我发愁?凡是说我不发愁的人,都是那些别有用心成心气我的人,我不但发愁吃饭,更发愁的是跟谁一块吃,我都快成愁疙瘩了,难得今天约了个人吃饭,不想人家却被领导请走了,我正在想晚上的饭是吃还是不吃。”
  丁一知道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就说:“如果你发话,估计等着跟你一起吃饭的人会排队呢?”
  “所以,我就更发愁了,因为排队等着跟我吃饭的人我都不喜欢,我喜欢这个队伍之外的人,这个人大致在我的西南方向,我天天隔着玻璃窗看着她的方向。”
  “可惜她却望不到西北方向,因为她的办公室没有窗户。”丁一笑着说道。
  “谁说的,她的目光如炬,只要她想看,就一定能看见。”
  “呵呵,我是孙悟空吗?”
  “孙悟空专门看妖怪,小鹿专门看猎手。”
  丁一撇了一下嘴,说道:“不知道的以为你在吹捧别人呢,其实你是在吹捧自己。”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你在单位吗?我去接你。”
  “别、别,我还是打车去找你吧?”丁一赶忙说道,岳素芬刚才的话提醒了她,尽管眼下的形势跟亢州不一样了,但还是给他注意一些的好。
  “不怎么,就是不想让你来接我,人多眼杂,你还是老实点吧,要不我就不去了,你有事就电话里说。”丁一执拗地说道。

  江帆不想拗着她,就说:“好的,我在住处等你,我提前要餐,你想吃什么?”
  “你想吃的我都想吃。”丁一说道。
  “呵呵,这么好伺候。那好,我马上就走,你也马上出来。”江帆唯恐她又变卦。
  “嗯。”丁一挂了电话,就关掉房间的灯,锁上门往出走。
  她走出办公楼,紧了紧衣领,快步地下了高台阶,刚走到大门口,就见汪军开着车从后面过来,他摇下车窗,说道:“小丁,你去哪儿,我捎你。”
  丁一说:“不用了。”
  汪军说:“你不是去赴约吗?刚才台长跟我说咱们改在了明天。天快黑了,我送你过去吧?”
  丁一说:“真的不用,我到门口打车过去。”说着,就冲着一辆已经过去了出租车挥手,但是司机没有看见她。
  汪军见丁一态度坚决,没有坐他的车的意思,也不好强求,就说道:“明天你不会有约了吧?”
  丁一笑了,说道:“不会。”
  “好,那明天可是说好了,你一有约,台长也不请我们了。”
  丁一笑了,她跟汪军摆摆手,就急忙跑到马路边等车。

  汪军按了一下喇叭,从她的跟前开过去了。
  这个时候正是下班打车的高峰期,眼见一辆辆的出租车经过,但都不是空车。这时,一辆黑出租车停在她的跟前,说道:“打车吗?”
  丁一从不坐黑出租,她冲他摆摆手,说道:“我在等车,谢谢。”
  这个司机就开走了。
  丁一有些冷,她在原地躲着脚,好不容易看见一辆空车过来,丁一招了手,坐了上去。
  来到军区大院大门口,丁一下了车,她正在想怎么进去,这时,江帆开着车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停在他的身边,说道:“小姐,打车吗?”
  丁一笑了,左右看了看,赶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她说:“这么巧,我正在发愁怎么进去呢?以后你是不是得给我弄一个出入证挂在脖子上?”

  江帆高兴地说道:“我就是你的出入证,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半天了,怕你进不去。”
  “还是领导想得周到,体恤民情。”丁一调皮的说道。
  江帆也感觉出丁一今天似乎很愉快。
  的确是这样,近来,跟他在一起,她几乎没有再掉过眼泪。
  来到江帆住的房间,屋里的那股特别的气息立刻让她感到了温暖。江帆边给她解大衣扣子边说:“我要了晚餐,一会就送来了。”
  “别要太多,晚上吃不下。”丁一任他给自己脱去外套,里面只穿着一个灰色的薄呢连衣裙,很修身很有气质,江帆说道:“我感觉灰色和你特别搭。”

  丁一笑了,说:“岳姐说我老气横秋,不过我最近很想穿艳丽一些颜色的衣服,就是怕被人说太俗,不好看。”
  “呵呵,你的肤色和气质,穿什么颜色都好看,那些颜色只能是你的陪衬,你会更好地诠释那些色彩的。”
  丁一笑了,转身说道:“张开嘴。”
  江帆不解,说道:“张嘴干嘛?”
  “我看看你的舌头是尖的还是圆的。”

  “这话怎么讲?”
  “老人常说,舌尖是尖的,属于能说会道,舌尖是圆的,是拙嘴笨舌。”丁一摸着他的嘴角说道。
  江帆坏坏地说道:“我舌尖是什么形状,恐怕你早就知道了吧?还用现在查看?”
  丁一笑了,坐在凳子上脱高腰皮靴。江帆弯腰帮她脱下,不想把一只白底粉点的袜子甩了出来,丁一不由得哈哈大笑。

  江帆拿起地板上她那只袜子,给她套在脚上,说道:“笑什么?”
  丁一说:“我在笑我跟同事去买靴子,我们两个到商场,试穿的时候,每个人在脱高筒靴的时候,都是连袜子一块脱下来了,露出白花花的脚丫子,把服务员都逗乐了。”
  脱掉了她的那只高筒靴,又是连袜子一起脱下来了,他拿着袜子就开始研究,说道:“我知道了,你这袜子腰太矮了,所以一用力,肯定就跟靴子一块下来了。女孩子,冬天脚下容易冷,应该穿高腰的袜子才是。”
  “呵呵,有,没穿。”丁一看着他研究自己袜子的神态就好笑。
  江帆又将另一只袜子给她套在脚上,用手捂着她的脚丫,说道:“脚太凉了,我去给你放水,泡一泡吧。”
  “没事,就是刚才在外边等车的时候冻的,你屋子暖和,一会就不凉了。”
  江帆感到丁一今天出奇的放松,就对准备进行的谈话充满了信心。他轻轻抱了她一下,说道:“我去给你找睡衣,你换下那劳什子的紧身连衣裙,放松放松。”
  丁一没拒绝。
  江帆说:“看来我不给你买睡衣你自己是不会买的,改天,我得去给你买几身回来放着。”

  丁一说:“我喜欢穿你的,大,宽松。”
  江帆听她这么说,就很高兴,说道:“夫人喜欢,我就喜欢。”
  丁一并着嘴笑了。
  江帆就把自己的一件厚绒睡袍拿了出来,把她抱到了里间的大床上,拉上窗帘,帮她换衣服。见她的里面还都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厚袜,说道:“里面的是脱了还是穿着?”
  丁一说:“穿着吧。”
  “但那样会不舒服。”
  丁一说:“没事,这是弹力的。”
  “女人的衣服这么多讲究,以后我要学着点了。”说着,就将厚绒睡袍罩在了身上,把睡袍上的带子在腰间系上了一个蝴蝶结。
  丁一在地板上将腰间的蝴蝶结转到腰的另一侧,拎起大睡袍的一角,说道:“看,怎么样,像不像拖地长裙。”说着,还转了一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