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为广电局副局长,又身兼三台台长的朗法迁,最近起草了一个方案,准备把交通**立出去。
  汪军当然不能理解朗法迁刚才那话里的深意,他说:“作为我来说,电台老大哥宣传了电视,我只有感谢的份儿。如果您从我们上交的广告费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奖励我也不反对,反正钱交到台里了。”
  岳素芬笑了,说:“这要感谢小丁,我是看了她昨天晚上的节目才有了灵感。我当时就预料这个节目收视率肯定会高出往期的节目,孤儿这个题目又极易引起大家的关心和同情。但是许多司机朋友特别是跑出租的司机朋友,他们是看不见电视节目的,基于这样的想法,上午一上班,就跟小丁探讨了一番,请示你们两位领导后,下午就进了直播间,没想到小丁不但非常懂得配合,而且配合的这么默契。”

  丁一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都是台里的工作,谈不上配合,应该的。”
  汪军说:“我看你俩呀,真心用不着这么互相吹捧,要说功劳,那得归结于领导,都是朗台领导的好。”
  汪军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丁一伸手插进衣兜,摸着了兜里的电话,刚才进直播间的时候,她关机了。开机后,立刻就有电话打进来了,她低头一看,是江帆,她就回转身,经过导播间,又走回了电台直播间,小声地接听了电话。
  “你关机了?”江帆问道。
  丁一站在直播间的小窗口处往外看了看,导播间里,一名工作人员正在播放着早已录制好的节目,直到这名工作人员戴上监听耳麦后,丁一才放心地坐在直播间刚才自己坐过的位置上,小声说道:“是,刚才在电台直播间录节目。”
  “现在说话方便吗?”江帆也低声问道。
  丁一说道:“现在方便了,说吧。”

  江帆说道:“我找你有事,下班我去接你。”
  丁一听出他的口气有点急切,就说道:“现在离下班还早呢,有事就说吧。我晚上要回家吃饭,小虎还等着我讲福利院那些孩子们的故事呢。”丁一温柔地说。
  江帆说:“电话里说不清,晚上见面再跟你说吧。”
  丁一想了想说:“你现在不宜进行工作以外的任何活动,还是等开完会我们再见面吧……”
  “不行!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挂了。”江帆说着,武断地挂了电话。
  丁一抿着嘴笑了,尽管她不知道江帆找到有什么事,但是有一点她心里明白,那就是她也可谓见到他,想到晚上的约会,她的心里荡漾出一种浓浓的暖意。她合上电话后,从里面的直播间走了出来,却意外地发现汪军一人在外面的导播间里,而且正背着手,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导播台。
  丁一一下子就愣住了,她这才发现刚才那名工作人员坐在外面的工作间里。她有些诧异地说道:“主任,你还没走?”
  汪军抬起头,说:“我在等你啊。”
  不知为什么,丁一感到汪军的脸上有种明显的不自然的表情,她跟他说话的时候,汪军的目光并没有看自己,似乎在躲闪着她的目光。
  丁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目光立刻看向导播台上监听的按钮,发现连接直播间的拉杆早就拉了下来,耳麦也放在机器上,他应该没有监听自己刚才的电话,这才放心地走出了电台的导播间。
  丁一哪里知道,她打电话时跟江帆的对话,汪军全部监听到了。只不过他动作熟练,当丁一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摘下耳麦,并且拉下了监听的拉杆,丁一当然无法确认他到底是否监听了她刚才的电话。
  刚才,汪军看见丁一接通电话后没有急着说话,而是走回了直播间,就感到丁一这个电话神秘,他见朗法迁和岳素芬还在说节目的事,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丁一后面,丁一进了直播间后,汪军就站在靠墙的位置,推上了拉杆,戴上了耳麦,他们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但是那个男人是谁他却没有听出来。
  总之,他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丁一在谈恋爱!难怪岳素芬警告他,不让他追求丁一。也是,这么好的女孩子,恋爱史怎么能是空白呢,她的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意中人呢?
  汪军耷拉着脑袋走了出来,朗法迁和岳素芬还在临窗的走廊上讨论着什么,看见他出来了,朗法迁说:“汪主任,我刚才跟小岳说了,今晚我做东,请小丁和小岳,你这个主任作陪怎么样?”

  汪军不耐烦地一扬手,说道:“弄不好人家晚上早约出去了。”
  朗法迁看看汪军,又看看丁一,说道:“小丁,你晚上有事?”
  丁一说:“是啊,你们去吧,我就不参加了。”
  朗法迁说:“今天主要就是请你和小岳,你们今天的做法很好,而且也丰富了我的一些想法,我要犒劳你们。”
  丁一笑了,说道:“犒劳岳姐吧,是她的功劳。”
  岳素芬笑了,说道:“那也是你配合的好。刚才导播告诉我,还有好多电话被挡在了外面。从来没有哪一个节目听众的参与热情这么高过。”
  朗法迁说:“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的电视,我们的电台办给什么人看、什么人听的问题,毛主席老人家早就说过:文艺,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
  汪军不动声色地说道:“那是文艺,我们是新闻,这里有着本质的区别。”他的情绪显然不高。
  朗法迁看着他,说道:“一样的道理,我们总是围着市委市政府转,有时候播出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新闻……”
  “我早就说过,可是台里、局里敢不播吗?那些真正的新闻敢播吗?”汪军依然不动声色地说道,他的情绪跟刚才相比,明显低落了好多。
  “你……你哪根神经不对了,怎么总是跟我唱反调。”朗法迁看着汪军说道。

  汪军看着外面,说道:“没全唱反调,你说请她们两个人让我作陪,我不是默认了吗?可惜,人家没空吃,还是散了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朗法迁说:“我说,你怎么忽然变得阴阳怪气的了?”
  “没有啊,我说的是事实。”汪军站住,回过身看着他们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台长,主任,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提前约出去了……”
  汪军打断了她的话,说:“也就是在两分钟之前。”
  丁一笑了,感觉汪军今天怪怪的,就说道:“那也是提前答应了人家。”
  朗法迁说:“小丁,如果能推,你就推掉,我请你,不光是犒劳你,上午局班子开了个会,有些事我也想单独跟你们传达一下,明天上午要开个全体采编播人员大会,我在大范围地传达,蔡枫部长上午也给我打电话,让我对你们转达祝贺。你看,要不你推一下,如果推不掉再说?”
  丁一为难了。因为她从江帆的口气中知道江帆找她肯定也有事。她看了看汪军,就见汪军正两眼注视着她,她又看了看岳素芬,岳素芬的眼里也有希望,显然,大家都不想失去领导的宴请,她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岳素芬了解她,就说道:“如果小丁有事,我们改明天也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