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在家是跟嫂子和侄子小虎共同看的这个节目,节目精彩的地方就是以两个新近被遗弃的小家伙的口吻说出来的,这两个小家伙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但不幸的是,他们长在了一起。父母肯定觉得他们是怪胎,而且拿不出那么多的钱给孩子做分离手术,才遗弃了他们。他们是刚被人捡到后送到福利院的……
  两兄弟经历了病痛的折磨,才九死一生活了过来,望着襁褓中孩子那四只清澈而忧郁的眼睛,传来一句解说:妈妈你在哪儿?医生叔叔说,让我们分开不是疑难手术,上帝把我们派到您的身边,就是让我们相互陪伴……
  节目播到这里,丁一知道自己成功了,因为杜蕾已经泣不成声,小虎早就扎到妈妈的怀里哭了……
  当天晚上,小虎就吵着要去看这两个小娃娃,他掏出了所有的玩具盒里的零钱,并当场让妈妈和姑姑捐款,还给爸爸打电话,让爸爸捐款,准备明天放学后,将这些钱送到儿童福利院,给小娃娃做手术。杜蕾就埋怨丁一,干嘛要做这么一档节目,惹得大家流眼泪……
  其实,丁一在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她还想到了那些被父母们的爱忽视了的?健康的孩子们,比如那些进了少教所的、那些只顾追求自己幸福而视离婚为儿戏的父母……等等,她在报给汪军的选题中,就用了三四页阐述了自己的设想和后续的一些报道计划。
  汪军当然支持了,他说,阆诸电视台太需要这样一个小轰动了,不然观众总是评价电视台就是政府工作的小板报,没有贴近百姓、贴近基层、贴近生活的节目。他相信这样的节目能够提升电视台的收视率,甚至能够直击观众灵魂深处的东西,唤醒社会家庭和父母的责任意识……
  一夜之间,小小的儿童福利院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那些被边缘化甚至父母都不要了的孩子们,受到了人们的普遍关注。
  第二天刚一上班,台里的电话就变成了福利院的热线电话了,福利院的电话也被观众打爆了,人们纷纷询问那两个连体兄弟的事,弄得汪军那个当院长的同学直向汪军求助。
  广电局召开的班子会议,对这个节目引起的强烈反响专门进行了讨论研究,肯定了电视台的工作,肯定了节目的方向,决定由丁一的节目组继续对儿童福利院进行后续报道,并且对栏目组提出表彰。
  由于岳素芬还兼着阆诸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台的一个直播节目,她见丁一的节目引起了轰动,交通广播电台立刻抓住了这个契机,适时地对电视台这一档节目做了推介和宣传,一时间,福利院的孩子们,牵动了每一个听众和观众的心,不时地有电话打进来,那些没能看电视节目的出租车司机们,纷纷询问两个连体儿童的情况,这样,导播就请示了台里,把丁一请进了直播间。
  直播间里,岳素芬正在对丁一进行采访,通过丁一的口,向广大的司机朋友们讲述了她所看到的福利院那些被父亲抛弃了的孩子们。
  直播间外面,台长朗法迁和新闻综合频道主任汪军在导播间听着里面的直播节目,整个节目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丁一不加任何感情se彩的讲述,更加起到了煽情的效果,不断有电话打进来,丁一的讲述就不时地被这些电话打断,回答听众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朗法迁和汪军听了一会,悄悄地走出了导播间,汪军跟朗法迁说:“台长,岳素芬这个创意不错,这样增进了电台和电视的互补作用。”
  朗法迁高兴地说:“是啊,是啊,没想到一直困扰着我们的问题被小丁和小岳她们轻松地解决了。”
  汪军说:“这种形式好是好,但是只限于这类社会方面的话题,如果是对政府工作的报道就引不起轰动了。”
  朗法迁说:“可以尝试,尝试其它的形式,但绝对是一个好的开端。我看,把小岳调回电台吧,让她负责交通台,别给你做兼职配音了。”
  汪军说:“那不行!电视台这边有好多配音任务呢。”
  朗法迁说:“你们电视专题片的配音早就该改革了,岳素芬的声音是属于字正腔圆的那种,她的配音其实是有许多局限性的,新闻类的节目还行,但是类似于这类专题就显得有些僵化了,恰恰,小丁的风格就比较合适了。”
  汪军说:“我准备让小丁专职搞这个新闻专题栏目。不让她跟着新闻出去采访了。二十分钟的节目,也是满紧张的。”
  朗法迁说:“小丁的这档节目如果收视率高的话,可以考虑早间重播一次,当做台里的拳头栏目重点打造一下,人和机器设备的配备你要倾斜一下。”
  汪军说:“我看行,我下来琢磨一下。但是岳素芬别让她专职搞电台,我那里的确缺少这种字正腔圆的配音员,许多市委、市政府的专题片就得她去配音,小丁的风格就不适应了。”
  朗法迁说:“那你们自己调节,属于友情出演,台里不参与,但是岳素芬必须回电台,确切地说,回交通台。”
  正说着,岳素芬对丁一的访谈节目进行完了,两人摘下耳麦,都眼泪汪汪地走了出来。

  朗法迁说:“非常好,非常好,你们辛苦了。”
  汪军看着丁一,竖起了大拇指,说:“小丁,太棒了!整个节目一气呵成。”
  丁一笑了,说道:“是岳姐引导的好。我都紧张死了,搞了这么多年的电视采访,第一次当做被采访者,还一下子就进了直播间,尽管不露脸,但也是紧张的不行,多亏岳姐把控,我才总算没跑题。”
  岳素芬笑了,说道:“小丁太谦虚了,本来是你发挥的好,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朗台,你说是不是?”
  朗法迁见两人都这么谦虚,就笑着说:“你说的没错,谦虚,是小丁一贯的品德。不过就像小丁说的,你把控的也很到位。总之,你们从各自的角色出发,都做到了最好。”他又转向了汪军,说道:“小汪啊,有一点我真没想到,电台居然可以宣传电视?”

  说这话的时候,朗法迁意味深长地看着汪军笑。
  汪军不解其意,就故作姿态地说道:“是啊是啊,我谢谢电台老大姐,谢谢电台的同志们。”然后,他看着朗法迁说:“台长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也要为电台做些什么吗?”
  朗法迁指着他说道:“就知道你想得狭隘了。”
  电台,曾经是新闻媒体有声世界唯一的生力军,曾经独霸空中。但是,随着电视的出现,电大迅速退出老大的位置,而且一落千丈,全国各地电台的日子都难以度日,最早培养出来的大批优秀的播音员都转行到了电视。阆诸各市县的电台也跟全国其它地方一样,有的取消,有的改成了调频,弄几个人维持着,有的干脆偷偷承包给那些医药广告商。阆诸广播电台由于是有国家正式户口,肩负着国家一些空中安全任务,加上局里的政策向电台有些倾斜,所以得以维持下去。

  今年上半年,阆诸人民广播电台开设了专门波段,阆诸交通台诞生。由于岳素芬有直播的经验,台里向局领导申请,由岳素芬担任交通台直播节目的主任,并担当直播节目的主持人,除去“交通新闻”和“路况报告”外,岳素芬这个直播节目是唯一一个时政社会类的直播节目,丰富和提升了整个频道的档次,所以,无论是广播电台还是各地纷纷成立的交通台,大有兴旺之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