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笑了,轻松地说:“他们的事我知道,当时上级任命他为亢州市长的当时,他第一次以代市长的身份找我谈话,首先跟我汇报了他的家庭和婚姻状况。他之所以出来挂职,就是因为夫妻感情不合,一直在闹离婚。”
  “哦?”关昊往前倾了一下身子,手托着腮看着他。
  樊文良说:“他妻子出轨,女儿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他来亢州后,几乎把亢州当成了他的家,把工作当做唯一的乐趣。后来因为妻子一直纠缠不清,就调离亢州,任锦安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没多久就去支边去了。对了,我这里有他离开锦安前写的一首诗,我就是从这首诗里,看到了他的抱负,说实在的,当初还真没太在意他。”
  樊文良说着,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报纸,打开后看了看,又坐在关昊的旁边,将报纸递给他。
  关昊接了过来,见这张报纸的副刊上有四个粗体大字的标题:心往何方,下面就是江帆写的那首诗。他反反复复看了两三遍,感到字里行间不但透着一种悲壮和无奈,还有着一种未竟的豪情和抱负,他说道:“诗言志啊。”
  “对。”樊文良又说:“他毕业后,被和妻子同时分到了国家建设部,结婚后,他们有了个女儿,他成为一个部门的小头目,亲自带队,到中东地区的一个国家负责我们国家的一个援外建设项目,女儿出事后,他从国外赶了回来,但是他的妻子和男友还在南方游玩,夫妻间产生了裂痕。江帆和女主持人之间的事在当时纯粹是子虚乌有,后来他老婆来亢州,意外从电视上见到了这个主持人采访江帆,进而判定他们之间有事,就闹到电视台。闲言碎语就是这样起来的。”

  关昊微皱着眉头,听樊文良慢条斯理地说着江帆的事。
  “江帆怕影响女方,也为了逃避妻子的纠缠,加上当时也不得志,就主动报名支边去了,他没和任何人告别,包括那个女孩子,只给亢州的人留下了这首诗。后来,那个女孩子也离开了亢州,调回家乡阆诸,江帆离婚后,的确找过她,但是不知他们为什么没有联系上。后来这个女孩子就随父亲去了新加坡,江帆去阆诸工作后,那个女孩子才回来。得知这个女孩子至今未嫁,好像也就有了追求的意思,何况他们双方彼此的确有好感。我上次还跟他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办喜事,他说要等女方的父亲从国外回来,他要郑重其事地登门求婚。那个女孩子很不错,出身高知家庭,父亲是京大教授,咱们省有名的书画家。她最早是分到市委组织部的,后来被一个女副市长看中,当了这个女副市长的秘书。她调回阆诸,完全凭借自身的本事,参加了阆诸电视台主持人大赛,获得第一名,你想,从一个县级市的电视台,到一个地级市的电视台,而且完全凭借能力,没有实力是做不到的。”

  “嗯。”关昊点点头。
  樊文良又说:“如果偏要说他们乱搞的话,那就是他妻子当时硬要这么说的,其实亢州的同志都知道他们是无辜的。这个节骨眼上有人将这段早过去了七八年的事拿出来说事,我认为就是别有用心。现在他们俩是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怎么交往我认为都不为过,况且江帆同志是一个很自律的干部,他做事绝不会不管不顾的人,而且那个女孩子也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是个很有素养的,我不认为他们的交往有伤风化。”

  关昊又点点头,他笑了一下,坐直身子,说道:“廖书记的意思也很明确,首先这是一封匿名信,其次赶在阆诸选举的节骨眼上,再有江帆同志刚到阆诸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应该还没有完全熟悉阆诸的情况,更应该没有树立什么对立面,这样,写这封信的人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就是干扰选举,制造是非,所以才让我把这信给您送来,让您看看,掌握一下情况就是了,没必要让江帆同志知道。”

  樊文良点点头,说道:“我明白。据我所知,那个女孩子也刚回来不久,而且是江帆到了阆诸会才回来的,彼此都有自己的工作,就是天天见面能见几次?应该在这么短的时间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产生,所以更加认定这封信是故意而为。”
  “显而易见。”关昊肯定地说道。
  关昊走后,樊文良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那封信,尽管江帆和丁一目前怎么做也不过分,但还是要让江帆明白他的一举一动有人在关注着,一些举止还是要注意的。他想了半天,还是给江帆打了电话,尽管他跟关昊说得轻描淡写,但毕竟临近选举的非常时期,有必要提醒他一下。他相信,凭借江帆的敏感和聪明,会悟到其中的含义的。
  江帆当然会悟到了,他不仅悟到了阆诸的政治形势并不像常委会上表现出来的那么风平浪静,还悟到了隐蔽在自己周边的不平静。他非常清楚樊文良这个电话的用意,尽管他比几年前成熟了很多很多,不在像当年那么担心选举结果了,但是他有必要让丁一担心一下了,兴许,通过这件事,能将他们的关系往前推进一步。

  想到这里,他就拨通了丁一的电话。电话没人接,估计她在做节目。
  丁一最近的确很忙,她担任了一档新闻现场的主持人,除去摄像和制作,她几乎参与了节目的全部过程,从策划到撰稿到解说,没有一个环节不涉及到她的。
  前些日子,本来是频道主任汪军的同学在儿童福利院任院长,汪军是带着个人目的想帮同学扬名晋职称的,所以,就带着丁一去了福利院采访。丁一到了那里后就被这些残障儿童震撼住了,最让她震惊的不是这些儿童本身,而是她得知这里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儿童都是在出生后不久被父母遗弃了……
  她几乎是含着眼泪参观完了整个院区,回去后,抑制不住心中的那种揪心般的情绪,连夜就赶制出了脚本,第二天上班,当她把脚本送到汪军的手上时,汪军被震撼了,她没想到丁一没有单纯地介绍福利院的情况,而是从这些儿童身上挖出了这么多关于社会关于人性甚至福利机构方面的深度思考,这些思考让只停留在为同学扬扬名顺利晋职这个具有私心目的的汪军自愧不如,他当下就上报到了朗法迁那里,按照丁一的策划,请求对福利院进行系列报道。

  没想到,第一集播出后,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本来是被亲生父母都遗弃了的孤儿们,却受到了许多来自陌生人的关心。第二天,就有无数的好心人怀揣着各种玩具、食品甚至是捐款等物,等在福利院门口,为的就是想见见电视里播出的那两个小主人公。
  头天晚上,电视节目播出后,电视台值班电话就打爆了,出于责任心,值班人员没有将丁一的电话号码告诉那些热心的观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