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福大方师交待,老人家要说的都在信函当中,席应真先生您一看便知。”公孙屠乍着胆子说了一句之后,满脸怯意的看了老术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您是否可以将信函转交两位大方师?如果他们二位没有回话的话,我回去不好交代。”
  席应真哼了一声之后,手腕一甩,两只信纸便各自向着两位大方师飞了过去。信纸离手的一瞬间,这位老术士将躺在地上的秋芳扛在肩上,转身便向着禅房外面走了出去。随后瞬间消失在了大门之外。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旁人摸不到头脑,当下,反应最快的是张松。这个麻秆一样的男人眼珠转了一圈之后,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应真先生您叫我是吧?您老人家稍等,我这就出去……”
  向外走的时候,张松咳嗽了一声,向着角落里面的饕餮使了眼色。那位只知道吃的龙种明白了过来以后,急急忙忙的跟着张松一起离开了这里。
  这时候,吴勉走到了刚才席应真所在的位置。将地上的信纸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白发男人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古怪了起来。将信里的内容看完之后。这才转手递给了凑过来的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没有伸手去接吴勉递过来的信纸。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猜一下。信上写的是徐福大方师恭喜大方士席应真拜名师的贺词。后面应该还写着以后大家都是方士一脉,应该多亲多近。什么我的弟子就是你的弟子,他们不好你只管打骂之类的话吧?”

  归不归的话让吴勉也有些动容,虽然老家伙说u的并不是那么准确。不过说的基本上和徐福写的是一个意思。这下连吴勉都破解不了,归不归看出来吴勉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是神仙,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是神仙。能算准今晚这里事情的,是一个胆子大过天。脸皮赛过城墙的人。后生可畏啊,公孙屠,你自己说呢?还是老人家我替你说?”
  本来广仁和火山已经打开信纸,准备要看徐福交待他们什么事情。现在听到了归不归说的,两位大方士也没了再去看信的心思。都在顶着脸色悻悻的公孙屠,顿了一下之后,火山说道:“公孙屠,这里还有什么广仁大方士和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公孙屠听到之后,扑通一下跪在两位大方师面前。说话之前,先从衣服里面掏出来十三封信函。随后说道:“这才是徐福大方师亲笔信函,晚辈这也是没有办法……”
  公孙屠面前恶十三封信函都是大方师徐福写的,和席应真想的一样,那位远在海外的大方师的确算到了能救邱芳的人只有大术士席应真。也算到了老术士今晚会在这里,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以及其他这些人见面。

  不过徐福的神通也只是到了这里,他算到席应真救邱芳还会有些磨难。当下便派了公孙屠先来。大方师想象到这里会发生所有的情景,当下便写了十三封信函。吩咐了公孙屠按照这里发生的情况,拿出来相应的信函出来。以徐福的心智来说,自以为算无遗漏。不管禅房里面发生了什么样的难题,只要将其中的一封信函拿出来给席应真观看,自然能化解危机。
  公孙屠在门口听音已经有一阵了,他身上带着自己炼制的法器,就算席应真、广仁这样的大人物都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躲在门口听了好一阵了。不过还是被老家伙发现了端倪,刚才席应真靠在门口看月亮的时候。归不归陪着他看了一阵。老术士一心看着天上的月亮计算时间,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躲在门外暗处的公孙屠。不过却被老家伙看了满眼,归不归并没有马上揭穿他,只是冷眼旁观这个方士要做什么。

  听到了禅房当中,席应真要拜邱芳为师大的时候,门外的公孙屠傻了眼。他带的十三封信函当中,并没有关于大术士反拜邱芳这样的事情。徐福自以为算无遗漏,想象到席应真会收邱芳为弟子、义子,甚至连他们俩结拜兄弟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象到席应真会反着去拜邱芳为师。
  当下公孙屠进去也不是,不进去又不行,看着面前的十三封信函不知所措起来。看到自己在不进去,里面就要打起来的时候,公孙屠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为什么不能假借大方师的名号,写一封恭祝大术士拜名师的贺信?反正徐福这些信函也都是他自己蒙着写的,大方师没有蒙对,还不许自己补救一下吗?自己当年学法的时候,着实是临摹过大方师字迹的。公孙屠有信心就算是徐福本人亲自看到。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公孙屠身上是带着笔墨和信纸的,当下他便蹲在门口,用徐福的语气写了三封信笺。除了给席应真的之外。还有给广仁、火山的信笺。现在已经过了深夜,加上这里的老方丈叮嘱过庙里的和尚,不让他们去禅堂附近惊扰里面的贵客。故而也没有和尚发现禅堂门口还蹲着个人。只是这一切都被从归不归从门缝当中看到。以老家伙的心智,猜到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要干什么。
  听了公孙屠诉说以往的经过,广仁有些后悔自己有些孟浪了。徐福对他来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神怎么可以有算错的时候。而且还是当着归不归、姬牢这些外人,更不要说还有一个教外之人的大和尚。
  “公孙屠,徐福大方师的心思岂是你可以妄猜的?你这样一来变了大方师的谋划。回去之后,自然有徐福大方师的责罚。”广仁无奈之下,只能说几句场面话应急:“以后记住,徐福大方师自然有他老人家的谋划,你这样的人一时之间是看不明白了。不可妄猜,不可篡改。不可菲薄。明白了吗?”
  能有这样的结果,公孙屠也是满意的。当下他跪在地上对两位大方师行礼,说道“晚辈知错了,回去之后一定向徐福大方师领罪……”

  这时候,姬牢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将扣在自己心口的铜片取了下去,随后对着广仁、火山行礼说道:“既然邱芳有了救他之人,那么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如果两位大方师没有什么训示的话,姬牢这就离开。找一个没人的所在应劫去了。”
  “楼主,你我之间泾渭分明。不会因为你的一善之缘会有什么变化。”广仁看着姬牢,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劫难之前,还望你能再做善举。按着此地佛家的话说,你还是可以修来生的。”
  “姬牢记下了。劫难以前一定多做善事的。”说完之后,这位昔日的楼主对着禅房当中的这些人行礼,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