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世界上,因不肯损害他人利益而拒绝诱惑的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道德高尚之辈,起码萧晋自问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看到“你是来当老师的”这短短七个字,他前二十多年一直信奉的三观就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一个身有残疾的女孩子,在贫穷的环境之下,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依然能够做到不为所动,原因仅仅是担心这会耽误到村里孩子们的学习。
  这是怎样一种境界?用高尚来形容都像是在侮辱,他所能想到的唯一的一个词语,就是返璞归真。
  郑云苓就像是一块璞玉,未经雕琢,也无需雕琢,洁白无瑕,在她面前,任何人们所知的伟人或圣人都会自惭形秽。
  深吸口气,他再次握住郑云苓的小手,郑重无比的说:“我请你帮我,不是因为我可怜你,而是因为我同样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耽误到孩子们的学习,所以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另外,我赚钱的目的虽然主要是为了自己,但同样也可以向你保证,我会让整个囚龙村都富裕起来。
  你们都是善良的好人,贫穷和落后不该属于你们,你们的人生应该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为了留住一个支教老师,只能屈辱的把女人送过去。”
  郑云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晋,直到完全确认他目光里面的坚定真实无比,娇躯便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双目也明亮的犹如星辰。
  用力的回握一下萧晋的手,她回身在纸上写道:我帮你,不要钱。

  萧晋笑了起来,摇头说:“那可不行,我的目标是让整个村子所有的人都富得流油,你可不能拖我的后腿啊!”
  郑云苓不好意思的翘起嘴角,却没有再羞涩的低头,而是勇敢的直视着他的双眸,眼波流转,美丽惊人。
  没来由的,萧晋的心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一种久违的复杂感受开始在胸腔内弥漫,有温馨、有甜蜜、有期盼、还有一点点的胆怯,像是……中学时期的初恋。
  多年的风流经验告诉他,现在是亲吻郑云苓的最佳时机,如果小心一点的话,说不定今晚还能在床上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可不知怎的,他不敢有所行动,只觉得眼前这姑娘代表着世间所有的干净和美好,生怕稍不留神就会把它给弄脏了。

  良久,他干咳了一声,说:“对了,还要麻烦你一件事,看看你家里有没有我所需要的几种药材,如果有的话,我想借用一下你的行医和制药工具,争取今晚就把成品制出来,好明天进城。”
  郑云苓忽闪了几下长睫毛,忽然脸色就奇怪的红了,低头转身走向了墙边的药柜。
  有句歌词唱得好:爱情就像龙卷风;它总是来的那么突然,让人毫无心理准备。
  很幸运,萧晋所需的几种药材,郑云苓家里都有存着,于是他一刻也没耽误,切药、捣药、磨药、点火上锅熬煮,折腾了大半宿。
  当他最后将一层粘稠的紫黑色糊糊刮进药瓶的时候,东方的山巅已经泛起了青色的鱼肚白。
  告别同样一夜未眠的郑云苓,萧晋回到周沛芹家,蹑手蹑脚进了屋,却愕然发现周沛芹竟和衣睡在他的床上,凑近了一看,脸上似乎还有泪痕。
  他心中既感觉温馨又觉得奇怪,忍不住脱鞋上床,轻轻的拥住了女人。
  周沛芹被惊醒,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下意识的就要尖叫挣扎,嘴巴却被捂住了。
  “沛芹姐,是我。”

  听见是萧晋的声音,周沛芹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低声忐忑的问:“萧、萧老师,你这是……”
  “放心吧!”萧晋温柔的吻了吻她的鼻尖,笑道,“大男人说话算数,说了等你心甘情愿,就绝不会强迫你的。”
  周沛芹羞涩一笑,刚想起来,抬头却看见门外已是黎明,想到萧晋竟然一夜未归,心里顿时就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
  越是传统的女人,就越是离不开男人,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周沛芹无疑就是一个标准的传统女人,尽管独自拉扯女儿**年已经足以说明她的坚强,但这并不代表她心里不会渴望男人。
  这种渴望,更多的是想找一个人陪伴和依靠,找一个人呵护和保护自己,因此,以往村里对她有意思的男人都被她拒绝了。
  她知道,她想要的感觉从那些人身上得不到。
  现在,萧晋来到了她的身边,虽然一开始是被迫的,但萧晋给予她的尊重让她感受到了与心中男人概念上的不同。
  他很坏,却没有强迫和欺凌;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安分的人,却随随便便就能为村里找到巨大的财源;他很有文化,会说一些以前从没听过、但一听就能明白的话。
  他的眼睛很不老实,他的手也总是在占便宜,他像个流氓痞子,他不是好人……但他的身上却能让人感到浓浓的安全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吸引着周沛芹,就像一只饥饿许久的野猫看见了食物,很想扑上去大快朵颐,又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要说爱上了萧晋,那肯定还不至于,但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将萧晋当成了自己家的一份子,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男人。
  然而,寡妇的身份和女儿的存在,都让她深深的自卑着,她知道自己配不上萧晋,也就始终无法真正的放下心结。
  而萧晋的彻夜未归,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郑云苓那样漂亮又有能力的黄花大闺女,才应该是他的良配,自己这样的残花败柳,还奢望那些,实在是太不要脸、太白日做梦了。
  可是……真的不舍得啊!
  一时间,周沛芹柔肠百结,眼泪也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可把萧晋吓坏了,心说我把你身子摸遍了都没事,这只是亲了下鼻尖而已,至于掉眼泪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