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已经重新包好药的郑云苓又走了出来,低着头将药包递给梁玉香,还用手比划了几下。
  “三碗熬成一碗……好,我记住了。”梁玉香点点头,又开始眼巴巴的看萧晋。
  萧晋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就道:“玉香姐,今天已经晚了,我看就明天吧!明天下午我去家里找你。”
  怀孕有了希望,梁玉香就算心里再急,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当下就喜滋滋的告辞离开了。

  院子里只剩下萧晋和郑云苓两人,女大夫不会说话,只是低着头,也不请萧晋进屋,羞答答的像个新婚之夜的小媳妇。
  萧晋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这姑娘。
  水汪汪的大眼睛明亮有神,红彤彤的小嘴儿仿佛花瓣,一头乌黑秀发盘在脑后,温婉中不失娇俏,胸脯不大不小,腰肢纤细,臀部却丰满如月,用老话儿来讲,这就是好生养的标志。
  不得不说,就相貌而言,郑云苓是萧晋逃亡以来所见到的最漂亮的姑娘,尽管在韵味与妆容上稍逊周沛芹和董雅洁一筹,但她身上这种天然去雕饰的淳朴美丽,却让萧晋在某一瞬间怦然心动。

  “那个……还没向你正式的道歉,对不起!”欣赏完了小哑巴的美丽,总不能一直这么尴尬着,于是,他开口打破了沉默。
  郑云苓摇摇头,脸色更红了。
  “这个你赶紧拿去换上吧!”萧晋又把那个药瓶递了过去,说,“这里面用的都是名贵中药,愈合伤口很快的,而且不容易留疤。”
  郑云苓又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就跑进了屋。正当萧晋以为她不肯原谅自己时,就见这姑娘又跑了出来,将一棵绿色的植物递给了他。
  他不明所以的接过去,只看了一眼,瞳孔就猛地缩成了针眼。

  只见那棵植物根茎是浅白色,叶片是纯正的绿,叶脉却呈金黄色,叶缘非锯齿而是波浪状,闻之有股淡淡的药香。
  这些特征,与《养丹诀》“驻颜篇”中所介绍的极品药材——金肌草,一模一样。
  据记载:药王孙思邈曾向隋朝独孤皇后献过一个驻颜仙方,名为“玉颜金肌霜”,敷之美肌、养颜、祛疤,长期使用,更可令女子驻容不老。相传隋朝义成公主能连嫁四代突厥可汗、萧皇后六十多岁还能被李世民收入后宫,就是因为这个仙方的缘故。
  而这个仙方中最为重要和关键的一味药材,就是金肌草。
  萧晋的爷爷曾遍访大江南北,寻找《养丹诀》中的珍惜草药,其中有几十种药材被判定已经绝迹,金肌草就在其中。
  他所拿来送给郑云苓的药粉,其实就是缺了金肌草的“玉颜金肌霜”,虽然功效依然比市面上的化妆品和药品强大得多,但比起真正的“玉颜金肌霜”,却有天壤之别。
  现在,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囚龙村这样的穷山沟里补全“玉颜金肌霜”的方子,一时间激动的难以自持,一把抓住郑云苓的双肩,急问道:“你是在哪儿找到这个的?”
  郑云苓被他瞪圆的眼睛吓了一跳,又说不出话,只能伸手指了指村外黑漆漆的山脉。
  “山里?多吗?好找吗?”萧晋又是一连声的问。
  这下,郑云苓就没办法靠简单的眼神和手势来回答了,一扭身挣脱开他,然后拉住他的手就往屋里走。
  来到屋中,郑云苓直接将一个脸盆大的簸箕抱了出来。
  看着那满满一簸箕的金肌草,萧晋的眼睛就像是淫贼看见了裸女,各种放光。
  伸手拿起一棵,根茎还柔软着,明显是刚刚采摘不久。
  “这……这些都是你这两天采的?”
  郑云苓再次摇头,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萧晋倒抽一口凉气:“一天?今天一天就能采这么多?”
  郑云苓终于点头了。
  这一点头,便让萧晋的心一下子飞到了天上,想都不想就一把将她抱起,大笑着转起了圈。
  郑云苓被他疯魔一般的样子吓坏了,小脸一下红一下白,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肩膀,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
  好一会儿,萧晋激动的心情才平复一些,不好意思的将人家放下,歉意道:“对不住对不住,一下子高兴过头了,云苓你千万别生气。”
  郑云苓板起脸整理好衣服,会说话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萧晋深吸口气,从簸箕里拿起一颗金肌草很认真的问:“你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
  郑云苓懵懂的摇头。
  “它意味着钱,意味着财富,很多很多的财富!”
  郑云苓更加茫然了,心说漫山遍野都是的东西,也就是能让伤口愈合快一些罢了,能值什么钱?这萧老师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具体的萧晋一时半会儿也跟她解释不清楚,歪头想了想,忽然脑海中一亮,就问:“今天上午你没去沛芹姐家领布料和绣样,是不是因为你不会天绣?”
  郑云苓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突然问起这个,眨巴眨巴眼,刚要点头,就听萧晋郑重无比的对她说:“没关系!我想请你帮我做另外一件事情,一个月工钱一万!”
  郑云苓在囚龙村基本是没有什么收入的,生活除了依靠几亩地之外,平日里村民找她看病拿药,也只会带一些吃食果蔬或生活用品。如果把这些全都换算成金钱的话,起码也要不吃不喝两年才能攒出一万块。
  现在,萧晋一张嘴就给她开出了一个月一万的价格,直接就把从没见过那么多钱的小哑巴给震懵了,小嘴张的老大,粉嘟嘟的,分外诱人。
  不过,她到底是个性子很要强的姑娘,不肯平白无故的拿人恩惠,所以在惊讶过后,就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拿起桌上的纸和笔唰唰唰写了几个字,杵到萧晋的面前。
  纸上写着:为什么?你要做什么?
  “我有几个方子,”萧晋回答道,“可以制成顶级的化妆品和伤药,它们都是可以卖出大价钱的,也因此,我需要有人帮我种植和管理所需的几种药材,整个囚龙村,当然只有懂中医的你最合适。”
  郑云苓眨了眨眼,又写道:几种药材能值几个钱?一个月给我一万,你还赚什么?
  萧晋一看就笑了,心里简直爱死了囚龙村人的淳朴。
  “打个比方吧!你听说过南诏白药么?”他问。
  郑云苓点头。南诏白药的大名,几乎是个华夏人就知道,她身为一名中医,当然更加清楚。
  “南诏白药,现在光是这个名字,就价值几百万个一万,”萧晋笑道,“而我的方子比它疗效还要更好,你说能赚多少呢?”
  郑云苓的眼睛又睁的老大,一万块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乍一听“几百万个一万”这种金额,大脑直接就当机了,都不敢去计算。

  然而,当萧晋以为小哑巴会因为这笔巨额的财富而动心的时候,这姑娘却忽然咬住了下唇,低下头在纸上慢慢写道:对不起!我不能帮你。
  “为什么啊?”萧晋急道,“你要是觉得薪水少,咱们还可以再商量的。”
  郑云苓摇头,写:你是来当老师的。
  萧晋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紧接着,他望着郑云苓的目光就变得钦佩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