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如萧晋所判断的那样,郑云苓是一个极要强的姑娘,再加上不能说话,所以自尊心就变得非常敏感。
  今天她上山采药,下山后忽然有点尿急,想着村里也没什么男人,于是便在竹林里解决了,谁成想居然那么倒霉就被人给看到了。
  一想起萧晋那双明亮亮的大眼睛,郑云苓心里就又羞又气,虽然她梳着妇人的发式,但却是除了父亲之外连男人手都没摸过的,现在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完全看光了,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原本,她对萧晋的印象还不错,长得帅,有文化,肯来山里支教,刚到两天就为村里找到了财路,心地善良又非常的有本事,可她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会是个坏坯子。

  另外,他居然还给玉香姐把脉,难道他还懂医术?笑话,瞧他一只手把脉,一只手在玉香姐后腰上乱摸的架势,就知道是个坏到流油的臭流氓。
  郑云苓越想越气,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萧晋推开,挡在梁玉香面前,双眼中写满了毫不掩饰的厌恶。
  萧晋愣了愣,随即便释然了,看了人家屁股,人家发火也是情理之中。
  淡淡一笑,他拿出带来的药粉递过去,说:“云苓姑娘,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这瓶药是我家祖传的方子,对外伤有奇效,送给你,算是我的一份歉意吧!”

  郑云苓没想到他竟然是来道歉的,顿时就有些羞赧,不过又想起他对药的介绍,眼中就露出了疑惑之色,仿佛在问:“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萧晋看懂了,从兜里又掏出那块蓝布条,道:“这个应该是你衣服上的吧?!我见挂它的树枝上还有一点血迹,所以就猜想你可能受了伤。”
  听完他的解释,郑云苓心中就再也没了疑虑,同时也为自己的小肚鸡肠感到了些许难堪。
  在竹林撒尿被发现的时候,梁二丫也在,这就足以说明萧晋是无意间才看到的,虽然眼神很讨厌,但男人嘛!都这样,村里最老实巴交的梁二狗,不也偷看过玉香姐洗澡么?自己发这么大的火气,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郑云苓越想就越尴尬,以至于连跟萧晋对视的勇气都没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不接药瓶,萧晋塞给她不是,收回去也不是,直愣愣的杵在那儿,刚要再开口,就听梁玉香带着惊讶的口气道:“萧老师,你、你真的也是大夫?”
  “我并没有拿到行医资格证,所以严格来讲,不是。”萧晋说,“不过,我确实从小就跟爷爷学习中医,也算知道不少。”
  梁玉香压根儿就不知道行医资格证是个什么东西,山里人看病,一般都是大病进城,小病诊所,只要大夫能看好病就行,谁管你有没有啥资格证?
  “那……那你看出姐得了啥病没?”她又问道。

  萧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看了郑云苓一眼,见她眼中也有好奇,这才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玉香姐去年应该发生过对身体元气损伤极大的事情,之后又疏于保养,以至于落下了病根,气血两虚,天气稍有变化就浑身乏力,失眠盗汗,感冒发烧更是寻常。”
  郑云苓听着听着,眼睛就慢慢睁大了,里面满满都是惊奇。她是知道梁玉香去年出过事,才根据现在的症状得出的结论,而萧晋却只是把了不到两分钟的脉,不但症状说的准确无比,分析的病因竟然也丝毫不差。
  而梁玉香则是因为想起了去年流产的事情,勾起了伤心事,一时倒忘了惊讶。
  “另外……”萧晋又略带歉意的看了郑云苓一眼,从梁玉香手里拿过药包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这里面都是补药,对症确实对症,但玉香姐现在脾胃有些湿热,消化不佳,再加上气血亏虚严重,正应了‘虚不受补’这四个字,一味的大补反倒有可能加重病情。
  所以,我建议把里面的党参换成健脾的茯苓,再配以半夏和陈皮,应该会好一些。”
  郑云苓完全呆住,仔细回想一下梁玉香的症状,小脸登时就成了大红布,再不敢看萧晋一眼,抢过他手里的药包就跑进了屋里。
  刚才还给人家定性是坏坯子,现在坏坯子在她最引以为傲的医术上打败了她,这让她哪还有什么脸见人?
  梁玉香不傻,一看郑云苓的反应,就知道萧晋说的肯定一句不差,顿时一股希冀涌上心头,上前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激动道:“萧老师,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么厉害的大夫,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只要能让我怀上孩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萧晋闻言险些被口水呛着,心说这也太豪放了点吧?!光天化日之下的,就管陌生男人要孩子,这……这特么是能随便要的吗?
  “那个……玉香姐,我大哥他……身体是有什么问题吗?”
  梁玉香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轻啐一口道:“萧老师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去年意外没了孩子,城里医生说我很难再怀孕,所以才想让你帮帮我的。”
  “这样啊!”萧晋松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失落,“那我再给你把一下脉看看。”
  梁玉香连忙把手腕朝上翻过来,萧晋指尖轻轻搭在她的脉部,凝神闭上了眼。
  这一把就足足把了五分钟,而后他睁开眼,看着梁玉香那双充满希望的目光,怎么都不忍心把所有的实话都说出来。
  沉吟片刻,他才犹豫着开口道:“玉香姐,小产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伤害身体的事情,在事后你又没有好好的保养过,身体元气损失极大,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再怀孕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需要非常长时间的细心调理。”
  “长时间是多长?”梁玉香忐忑的问。

  萧晋想了想,说:“回头我给你开个食补的方子,然后再教你一套养生功法,只要你严格执行,短则一年半,长则两年,应该就可以了。”
  一听最长才两年,梁玉香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膝盖一弯就要下跪,唬的萧晋赶紧将她抱住。
  这一抱,又是酥香软骨抱满怀,特别是那俩鼓腾腾的肉团子挤压在萧晋的胸前,触感要多好有多好,让他刚刚下去没多久的小兄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此时的萧晋在梁玉香眼里,已经不再是“坏小子”,而是堪比救命恩人,当然不敢再随便的挑逗他,一感觉到下面那硬邦邦的东西,立刻俏脸一红,就离开了他的怀抱。
  “萧老师,要是你能让我怀上孩子,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这话听着还是那么别扭。
  萧晋苦笑着打断道:“玉香姐,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虽然刚来咱们村不久,但已经很自觉的把自己当成了囚龙村人,你还这么客气,是不是想把我往外赶啊?”
  “不是不是,”梁玉香慌忙连连摆手道,“萧老师肯把我们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那是我们村的福分,留还来不及呢,哪能往外赶呀!”
  “这就对了,既然都是乡里乡亲的,玉香姐你就甭这么客气了,感谢什么的不用,只要啥时候我跑你家蹭饭吃的时候,你不拿扫帚撵我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