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黯淡下来,接着道:“只可惜郑先生四年前去世了,现在我们看病都是找他的女儿云苓,只是那孩子也很可怜,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她是哑巴?”杜寅吃了一惊。
  “是啊!”周沛芹怜惜的叹了口气,说,“那闺女原本是能说话的,听说是八岁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病好后就落下了病根,再也说不出话了。
  因为这个毛病,一般人家都不愿意跟她结亲,而她也是个要强的,不肯嫁给那些眼瞎腿瘸的残疾,所以二十四五岁了,还是个大姑娘。”
  “大姑娘?”萧晋又愣了,“不对啊!今天见她的时候,她梳的明明是妇人的发式呀!”
  “哦,那是因为四年前郑先生曾给她说过一门亲事,”周沛芹道,“对方是山外镇上的,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定亲当晚喝多了酒,骑摩托撞在树上,就那么死了。
  从那之后,外面就开始传云苓是克夫命,后来郑先生去世,那孩子也没心思再嫁人,索性就梳起了已婚发式,说是权当守寡了。”

  听完周沛芹的简单介绍,萧晋心中就勾画出了一个独立要强的女孩子形象来,只是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的缘故,那个形象有一个形状非常诱人的、白花花的屁股。
  “咦?你已经认识云苓了吗?”周沛芹反应过来他刚刚说的话,问道。
  正想着屁股的萧晋下意识的老脸一红,支吾道:“那个……不算认识,就是今天看见了,二丫跟我说了她的名字。”
  女人的敏感是天赋技能,跟见识和智商无关,所以周沛芹一见他这副样子,心下就有些狐疑,稍一思索,便失落起来。

  虽然郑云苓是个哑巴,但长相在十里八乡都是数一数二的漂亮,而且身段也好,细腰大屁股,关键是还会治病,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比自己这个带着孩子的寡妇要强得多,萧老师会看上她,一点都不奇怪。
  萧晋这会儿心里正对那懂中医的哑巴姑娘好奇着,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周沛芹的情绪。
  三两口吃完饭,他起身从自己包里拿出一瓶家里带出来的药粉,就一边出门一边对周沛芹道:“沛芹姐,我出去一下,你不用等我,给我留着门就行。”
  看着萧晋跨出院门的背影,周沛芹忽然没来由的鼻头一酸,一滴泪珠就滴在了粥碗里。
  萧晋之所以要去找郑云苓,倒不是因为对人家的屁股感兴趣,虽然他真的很感兴趣。
  中医博大精深,没人能做到全精全懂,大千世界,卧虎藏龙,萧家虽然是名医世家,可保不齐穷山沟沟里就藏着更牛叉的大师,就算没有大师,有特别的方子或技术也成啊!
  学无止境嘛!绝不是为了屁股,嗯,绝对不是!
  囚龙村不大,所以萧晋在路上随便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郑云苓家。

  院门开着,屋里透出昏黄的光线,他进了院子喊了一声:“有人吗?”
  知道郑云苓是哑巴,所以他没指望着会有人回答,可耐心等了一分钟,屋里竟然没人出来,不由有些纳闷:在竹林的时候,梁二丫轻轻一声咳嗽都能惊的像兔子一样,老子这么大声会听不见?
  心里嘀咕着,他直接就走到了房门前,伸手刚要敲,房门突然被打开了,露出来的却不是郑云苓,而是一个丰腴的女人。
  桃花眼,小翘鼻,说不上有多么漂亮,但充满了妩媚的味道,特别是那葫芦一样的腰身,在背后灯光的照耀下,细的地方极细,丰的地方又极丰,十分诱人。
  女人似乎没有料到萧晋就站在门口,猛地一开门吓了一跳,不过紧接着,她那双媚眼就滴溜溜一转,脚尖往门槛上一磕,就“哎呀”一声摔了出来。
  萧晋赶忙伸出了手。

  这一抱,就仿佛抱住了一团棉花,无一处不软,这女人竟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尤其是那一对排球似的伟岸,一手握上去,即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似乎有肉从指缝间溢出来。
  乖乖个隆滴咚!本以为囚龙村有周沛芹一个尤物已经是不可多得,没想到这儿竟然还藏着一个这样的床上极品。
  这种女人,用比较玄妙的形容词来说,就是所谓的媚骨天成。她们或许并不如何美艳,甚至外表看上去还会不怎么起眼,但只要一上床,绝对能让男人恨不得累断腰。
  萧晋怀里这个,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只是随便一抱就让身经百战的他有了反应。

  “呀!”
  女人嘤咛一声,挣扎着离开萧晋的怀抱,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推开他时,一只小手恰好摁在了他的小兄弟上,登时就让他本已抬头挺胸的兄弟变得更加昂扬起来。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脸上却没什么害羞,反而抛了个媚眼给他,笑道:“我这几天身子本来就不舒服,这要是再摔一下,可就完不成绣活喽!真是多亏了萧老师你。”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萧晋曾听花丛中的前辈说过,城里女人无论有多风*,一开始的时候都会多多少少戴上矜持的伪装,反观村里的妇人,传统起来极传统,可一旦发起骚来,一般脸皮稍微薄一点的男人都能吓跑。

  大胆到泼辣,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淳朴?
  既然人家都那么大方了,萧晋当然不会扭捏,一双眼睛像扫描仪似的上下打量着女人,笑道:“不客气,这位大姐……”
  “我叫梁玉香。”女人打断道。
  “哦,玉香姐,你身体哪里不舒服,介意跟我说说吗?”
  梁玉香闻言微微一怔,心说老娘看你年轻就逗你一下,没想到你倒是个大胆的坏小子,这就上赶着开始调戏了?看来,这大晚上的来找云苓,也是没安好心啊!
  梁玉香的作风大胆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虽然风*了些,但品性不坏,一见萧晋动了坏心思,心里立刻就升起了要收拾他一下的念头,至于会不会把这么个村里好不容易盼来的城里秀才吓跑,就不在她的考虑之列了。
  思绪一定,她就捂着唇咯咯笑着问:“呦!难道萧老师还会看病?”
  萧晋点头:“学过几年。”
  梁玉香根本不信,但脸上却做出惊讶的表情,说:“呀!那真是太好了,姐这几天可难受坏了,说不上哪儿不舒服,就是浑身不得劲,尤其是晚上,总是难过的一宿一宿睡不着觉呢!要不……”
  说着,她丰腴绵软的身子就挨到了萧晋的身上,娇媚无比道:“要不今天晚上萧老师就来姐家帮姐看看?我家就住在沛芹家后面不远,姐给你留门。”
  嘶!这娘们儿够劲儿啊!
  要不是萧晋真懂医术,知道她是在胡说八道,百分百会掉进她挖的坑里。

  淡淡一笑,他直接就抓住了梁玉香的手腕,说:“不用那么麻烦,现在就能看。”
  梁玉香一怔,起先还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可见他竟然真的在给自己把脉,心里就不由犯起了嘀咕:难道是我错怪他了?他真的会治病?
  这时,郑云苓终于收拾完了药柜,听着梁玉香在门口一直跟人说话,就走了过来。一瞧见萧晋,她俏脸一红,随即柳眉就竖了起来,再看他竟然在给梁玉香把脉,心里便升起了一股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