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所谓物极必反,羞到了极处,也是可以激发出勇气的,因为反正已经丢人丢成这样了,还能怎样?
  也不知董雅洁是怎么想的,一个挺身就坐起来,抓住萧晋的手臂就塞进嘴里,然后银牙用力一合。
  “你再说,信不信我这就咬死你?”

  这娘们儿可是真咬,萧晋疼得直跳脚,“嘶……松口!你属狗的啊?”
  董雅洁正通过咬人转移尴尬呢,哪会松口,咬的越发起劲儿了。
  “喂!你再不松口,我可要吃你豆腐了哈!”萧晋无奈,总不能打女人吧!只好开始威胁。
  董雅洁妩媚的翻个白眼,意思好像再说:“刚才你吃的还算少么?”
  “嘿!这娘们儿,真以为老子不敢啊?”说着,萧晋一抬手,就朝董雅洁鼓囊囊的胸脯抓去。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咣当”一声被撞开,方菁菁满头大汗的冲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布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董姐,萧先生,我把针买回……”
  小秘书的话没说完就傻在了那儿,只见她工作上的老板、生活中的“老公”,正衣衫不整的坐在桌子上,裙子脱到一半,紫色的蕾丝内内露出大半,嘴里叼着一只手臂,胸前还有一只大手,呈龙爪状。
  本来,这情况只能勉强算是诡异,可是董雅洁跟方菁菁之间偏偏是拉拉关系,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往偷情被捉奸在床的方向发展了。
  董雅洁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松开嘴,“菁菁,你听我说,是他……呃,他刚才占我便宜,我这是在报复他。”
  本来泫然欲泣的小秘书立刻就把愤怒的眼睛瞪向萧晋,很有扑上来接着咬的架势。

  董雅洁是真的很喜欢方菁菁,生怕萧晋把自己刚才的丑态说出来,所以只好用哀求的目光冲他猛使眼色。
  呵呵!这俩女人还挺有意思。
  算了,正事要紧,暂时先放过董雅洁好了,反正羞耻调教之后,正好也该给点甜头了。
  于是,萧晋冲方菁菁点点头,道:“她说的没错。不过,我觉得那不应该算是占便宜。”

  “那算什么?”方菁菁咬着牙问。
  萧晋指指董雅洁,笑道:“在感情中,她应该算是你的男人吧?!既然是男人,被男人摸几下,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董雅洁和方菁菁都被萧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无耻样子给弄懵了。
  虽说拉拉中的T确实会比很多男人还man,但这并不能抹杀她仍然是个女人的事实,这种道理,是个正常人就能理解,可董雅洁和方菁菁都不正常啊!
  在生活中,董雅洁的行事风格确实是很男人的,短发、纹身、抽烟、喝酒……除了不能站着撒尿之外,男人能做的,她差不多都做过。如果换做平时,萧晋的行为只会让她感到恶心,绝不会有什么被占便宜的想法。
  可是,今天是她来大姨妈的日子,剧痛让她十分虚弱,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在提醒着她其实是个女人,再加上萧晋的内息所带给她的前所未有的体验,潜意识深处的女性思维就渐渐浮了出来,这才会有那么女性化的羞怒表现。
  其实,说到底,之所以会这样,都因为她是在十二岁生理开始成熟之后才慢慢变成蕾丝边的,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者,后天的拉拉都有被掰直的可能,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偶尔升起的女人念头了。
  而方菁菁就更不用说了,她是在遇到董雅洁之后才被调教成蕾丝边的,生活中扮演的还是P,也就是纯正的女性角色。如果萧晋是个女人,那她吃醋也好,生气也好,都没什么,偏偏萧晋是个男人,董雅洁对她来说也是“男人”。

  这样一想,那货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见两个女人都被自己唬的发愣,萧晋憋笑都快憋出了内伤,脸上还得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朝方菁菁伸出手道:“还愣着干嘛?让你家老板这么亮着肚皮好玩啊?赶紧把东西给我。”
  “哦哦。”方菁菁醒过神来,连忙把手里的布包递过去。
  萧晋打开布包,见里面除了针灸针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精灯,心里不由对这个姑娘的细心刮目相看,能帮助老板查遗补缺,看来是个非常合格的秘书,并不单单是董雅洁的“玩物”那么简单。
  点燃酒精灯,他抽出一根针在火舌上稍稍燎了一下,扭头见董雅洁还满眼迷茫的坐在桌子上,不由翻个白眼,一伸手就将她摁倒下去。
  “你干什么?”董雅洁立刻本能的就要挣扎。
  “再乱动,信不信老子**了你?”萧晋凶巴巴的威胁着,右手就精准无比的将针刺入董雅洁的关元穴,只是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摁着人家的手,正好在一个鼓囊囊的团子上。
  董雅洁不像方菁菁那么单纯,对于刚才萧晋那个所谓“男人摸男人”的理论自然是嗤之以鼻,但是,那句话却同时也提醒了她,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女人”的一面。

  就像是一个男人突然发现自己对男人有了“性趣”一样,这种刺激和心理上的落差,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调节过来的,因此,她才会比方菁菁更加的迷茫。
  感受着小腹上针灸针的飞速捻动和胸前的大手,再想起方才萧晋凶巴巴说出的那句话,她的心莫名的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原本恢复的脸色也开始慢慢泛红。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羞耻,只是单纯的羞涩。
  萧晋从五岁起就被爷爷逼着记忆人体穴位,认穴之精准,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所以仅仅是十五分钟之后,他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收回针坐回到沙发上。

  中午刚刚急速奔跑了几十公里山路,现在又用内息帮董雅洁治疗,巨量的消耗让此时的他脸色苍白,已是疲惫至极。
  董雅洁直起身,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再看萧晋累成狗的样子,心里对他的那点怒火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在方菁菁的帮助下穿好衣裙,她重新坐回萧晋的对面,真诚的说:“这个病已经折磨了我十几年,疼休克的次数也不知有多少了,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在生理期时能像今天这么轻松舒适,萧先生,万分感谢。”
  萧晋摆摆手,不客气道:“客套话就免了,你要是真感激我,待会儿谈生意的时候,多让些利就好。”

  董雅洁柳眉挑起,这才想起萧晋刚才确实提到过什么合作,不由好奇道:“萧先生想要跟我谈什么生意?”
  “就这个。”萧晋拎起身边的背包丢在桌子上。
  董雅洁拿过背包看了一眼,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反而似笑非笑的望着萧晋说道:“萧先生工作的水泥厂效益不错嘛!连始祖鸟的背包都舍得买。”
  萧晋闻言老脸一红,出门光顾着先声夺人了,细节给忘了,特么谁家农民工舍得花几千块买个双肩包?
  “让你看里面的东西,你管我用什么牌子?”

  董雅洁笑笑,不再揶揄他,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这竟然……全是天绣?”
  一件一件的确定完,董雅洁除了惊叹之外,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