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的自尊心有时候是一个很cao蛋的东西,慷慨激昂的大话一说出来,就不好再对水灵灵的小寡妇下手,所以,来到囚龙村的第一夜,萧晋就好好的体验了一把“禽兽不如”有多难熬。
  第二天天一亮,周沛芹在黑暗中鼓起的勇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的红润就没消退过,连正眼看萧晋一眼都不敢,以至于她十岁的女儿梁小月以为妈妈被这货给欺负了,吃饭时,乌溜溜的大眼珠子一直凶巴巴的盯着他看。
  萧晋有些郁闷,也有点诧异,不明白像周沛芹这样性子懦弱的小寡妇是怎么活下来的,要知道,即便是在城市,家里没了顶梁柱的女人都避免不了受欺负,更何况是在闭塞封建的穷山沟?
  不过,等他出门在村里转了一圈后,就全明白了。

  全村几十户人家,至少三分之二是留守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其余的男人也大多老实巴交的,周沛芹一个人拉扯孩子虽然不容易,但在没人“踢寡妇门”的情况下,活下来倒也不难。
  村子很小,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土坯的,而且许多都已经破败,唯一看上去鲜亮一点的砖瓦房是这里的祠堂,同时也是孩子们上课的地方。
  萧晋跟着“小导游”梁小月来到祠堂前的小操场,因为这里是村子地势最高的地方,所以一低头便能看到整个山村的全貌。
  他静静望了这个与外界仿佛差了几个时代的村子许久,再抬起头环顾四周群山,虽然风景美的令人窒息,可一想起被窝里跟小寡妇吹的牛,心里就冰凉一片。
  你妹呀!先不说这鬼地方有没有产出,就算山里物产丰富,没有路也运不出去啊!这他娘的怎么可能富的起来?
  而要修一条盘踞两座山的公路,哪怕就是平整出来一条能供车辆行驶的土路,所需的费用和人工都会是一笔庞大的开支,起码现在的萧晋拿不出来。
  囚龙山,囚龙村,这名字还真是绝了,连龙都囚的住,何况人类?
  娘的,牛皮吹大了。
  烦躁的揉揉头发,他也没了继续欣赏山村风景的兴致,扭头就朝周沛芹家走去。
  既然没办法让人家富裕起来,起码老师的职责得做好,回去了解一下村里孩子们的状况,抓紧时间备课吧!
  回到家一推门,周沛芹正蹲在压水井旁洗衣服,浑圆的满月把裤子绷的紧紧的,顿时就勾起了萧晋昨晚的“伤心事”,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解气。
  “沛芹姐,洗衣服呐!”
  本来是没话找话的招呼一声,没想到周沛芹却像是当小偷被抓了现形,娇躯一震,扭头瞅见萧晋,白嫩的小脸瞬间就成了大红布,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衣物丢进水里,端起盆子就往屋里跑。

  干嘛呀?昨儿晚上可是你钻老子被窝的,至于见到老子就跟看见鬼子进村似的吗?
  萧晋很受伤,也觉得总这样挺麻烦的,必须把话说清楚,于是他连忙快走几步,挡在了周沛芹的身前。
  “那什么……沛芹姐,你再这样,这里我可就没法儿呆了啊!昨晚上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说你干嘛总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呀?”
  原本,周沛芹虽然性格懦弱,但也不是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雏儿,孩子都十岁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之所以早晨起床会不敢正眼看萧晋,那也只是因为对于昨晚自己的主动感到有些害臊而已,这一上午过去,差不多也快没事儿了。
  可是,好死不死的,萧晋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本来昨晚就够丢人的了,要是再让他看见盆子里的东西,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呀!
  “萧、萧老师,我……我没事,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您千万别介意。”
  萧晋听了差点儿没喷出来,心说这跟见没见过世面有毛关系?张嘴刚要再说点儿什么,忽然发现周沛芹神色不对,微侧着身,将水盆揽在怀里,似乎是在遮挡什么。
  视线往盆子里一瞄,他的眼睛立马就瞪圆了。
  盆里的水很清,水面上飘着一片大红色的布,随着晃动,布下面还有细细的布条在微微荡漾……阅女无数的萧晋立刻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那竟然是一件抹胸,也就是以前俗称的肚兜。
  可想而知,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繁华都市、见识过各种各样情趣内衣的萧晋,在看到这样一件传统的旧式内衣时,内心会产生多大的刺激。
  一想到昨晚周沛芹如果是穿着这玩意儿钻的被窝,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把持不住。光溜溜的美女他见得太多了,免疫力还是有的,可身穿兜兜的古典小少丨妇丨,却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周沛芹等了一会儿没听见萧晋说话,一抬头就发现这货正盯着自己的水盆,眼珠子都红了,顿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矮身就要从旁边绕过去,手臂却冷不丁被抓住了。
  干咽口唾沫,萧晋哑着嗓子说:“沛芹姐,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周沛芹被他像是要吃人的目光盯的心砰砰直跳,下巴埋在胸前,蚊呐般的问:“什……什么话?”
  萧晋有些急,“就昨晚你说,只要我留下来,你做什么都愿意的那句啊!”
  这货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现在被一件肚兜给勾的**上脑,哪里还会要脸?一句话把小寡妇的腿都给问软了。

  鼓起勇气看了他一眼,周沛芹认命般的点了点头,表情看不出到底是羞还是苦。
  “嘿嘿……”一见人家答应,萧晋就傻笑起来,伸手从盆里捞起那件肚兜,一脸猪哥相的抚摸着,“这衣服真好看,是你做的吗?看这鸳鸯绣的,跟真的一……”
  萧晋的声音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一样哑了,眼珠子比刚才瞪的还大,只是里面已经没了一点情欲之色,满满的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在传统女人的认知中,贴身衣物被人见了,跟自己的身子被人看了没什么区别,昨晚上黑灯瞎火的,周沛芹还能咬咬牙自欺欺人,但现在是大白天,还是在院子里,肚兜被一个大男人拿在手里,羞急的她眼泪都要下来了。
  “萧……老师,衣服是湿的,别、别弄脏你的衣裳。”

  说着,她就想把肚兜夺回来,可萧晋的手很用力,不但没拿回来,反倒被他一把又握住了手。
  “萧老师,你……”
  “沛芹姐,这鸳鸯是你绣的?”萧晋瞪着眼睛问。
  周沛芹这会儿已经吓坏了,除了点头一个字都不敢说。
  萧晋的眼睛亮了起来,声音也抑制不住的激动,“这绣工,你是从哪里学的?”
  周沛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老老实实的答道:“绣法是囚龙村梁氏祖传的,村里的女人基本都会,我也是嫁过来之后学会的。”
  “你说什么?村里人都会?真的吗?”萧晋不敢置信的问道,抓住周沛芹的手也不自觉用上了力。
  周沛芹吃痛,忍不住道:“萧老师,你……轻点……”
  “对不住对不住!”萧晋醒过神来,连忙松开人家,可激动的心情实在无处发泄,双臂一张就将小寡妇给抱了起来,一边转圈一边欢呼道:“哈哈哈……沛芹姐,我知道该怎么让你们富裕起来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