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想了想说:“我跟你的意思正相反。”
  “什么?”彭长宜有些不能理解。
  吴冠奇笑了,说道:“我记得勃列日涅夫说过:我最累的不是召开政治局会议,而是一年中要陪同各个国家的元首看二十遍的《天鹅湖》。他把这种陪伴当成了负担,我跟你说,我却不然,我多次给别人陪绑,哦,专业一点的说叫陪标,我现在陪出乐趣来了。我很愿意以这种姿态玩,看着政府和那些开发商们互玩,而我一个陪绑的,只赚不赔。我陪绑的时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最多白捡过二百万元,怎么样,所以,我说我更乐于陪标,也就是你说的陪绑,而不是真干。”

  彭长宜知道他顾虑的是岳筱,就说道:“你考虑一下,明天我让人把有关材料都给你,另外,让我们的姚市长具体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情况。”
  “我说,咱别这么大张旗鼓好不好?”吴冠奇说道:“我这次来是因为你上次在电话里说了这个意思,我也想当面向你核实一下,问问情况。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奸商,最能刺激奸商的就是有利可图,无论我是什么角色,我都赚。所以,我先不要忙于公开露面,等你们具体运作的时候在声张不晚,这里主要是为你着想,我倒是没什么,左右就是一个奸商。”
  奸商,是彭长宜跟羿楠给他起的外号,彭长宜听他自己这么说就笑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吴冠奇说:“你没明白。”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我比你傻不了多少。”

  “哈哈。”吴冠奇笑了,见彭长宜没有多大精神,就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如果你认为我有,我就有。”彭长宜说道。
  吴冠奇见他的情绪的确不是太高,就说道:“看来,心事还挺沉重的。”
  “我又不是怀春的少女,还心事沉重?”彭长宜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来的时候刚睡了一个觉,这几年都没有中午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到现在脑袋都是蒙蒙的,发沉。今天凌晨我们这里一个拆车老板被北京警方带走了,我准备对拆车一条街动个小手术,借这个由头整顿一下,结果,在下午的常委会上居然没达成一致意见?这是我没想到的,以前多么重要的议题,没有形不成一致意见的时候,治理开发区污染企业那么牵动人心的事都办了,这件事还没开始就遇到了阻力,而这阻力是来自常委会?”

  吴冠奇笑了,他不在嬉皮笑脸,而是说道:“你不是经常说,作为一个指挥员,想不到是不行的。”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如果不动手治理的话,会后患无穷。今天早上武荣培那个家伙给我打电话,就说别让亢州变成全国最大赃车最大的销赃基地,我听了这话真是他妈的不舒服,亢州怎么能因为这个出名呢,你说他不是在打我的脸吗?亢州是全国最大的销赃地,那我们这些人是什么?同案犯?”
  吴冠奇看着他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
  彭长宜皱着眉不解地说道:“我的话很好笑吗?”
  吴冠奇说:“你的话不好笑,我是想起了萨缪尔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好笑。他说:人类有一种本能,就是把成功列在自己的名下,而将失败归咎于他人,特别是政府。”
  彭长宜没有笑,他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但如果政府意识到了而不去规范不去管,那就是自掘坟墓了。”

  吴冠奇说:“但是,这可是个系统工程,如果你要是做做样子倒好办,如果真动真章的话,那你就要慎重,必须平衡各个方面的利益。”
  “没什么需要平衡的,再说了,我做事什么时候装过样子?”彭长宜两眼瞪着他说道。
  吴冠奇想了想说:“也许,你该等一个更好的契机才是。”
  “好的契机好的动作,一般的契机一般的动作,我必须动作了,不然心里总是有什么撂着不舒服。。”彭长宜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踱着步说道。
  吴冠奇见他的表情坚定,而且他似乎心里装着事,就没再说什么。头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吴冠奇说:“长宜,我这次来见你精神不大好,要不过几天咱们出去走走,到南方散散心?”

  “谢谢你了,我现在哪有心情出去啊,马上就要开两会,而且眼前一大摊子的事。”
  吴冠奇见他的确心情不大好,就没再继续说什么。
  第二天,吴冠奇怕彭长宜中午把他推出去喝酒,吃过早饭就走了,他和彭长宜初步达成一致意见,那就是吴冠奇准备问鼎那块地皮。
  离两会很近了,这天,江帆也刚刚开完常委会,会上,也是最后敲定了政府工作报告的全文内容,这将是他第一次代表阆诸市政府向大会做工作报告。
  他和佘文秀最后走出会议室,边走边说着什么,兜里就传来电话的震动声。
  江帆低头一看,是樊文良的电话,他连忙向佘文秀点下头,便向电梯走去。辛磊跟在他的后面,见市长手捂着电话,根本没有等他的意思,就知趣地放慢了脚步,没跟市长一梯下去。
  江帆在电梯里接通了樊文良的电话,他说了声:“部长您好。”

  樊文良从他对自己的称呼中似乎也感到他说话有些不便,就说:“你在忙?”
  “刚散会。”
  “那好,一会方便了给我来个电话。”
  江帆合上了电话,出了电梯,坐上了小山子的车,便回到政府办公大楼,他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好房门,这才给樊文良打了回去。
  樊文良说:“到办公室了?”
  “是的,樊部长您有什么指示?”
  樊文良笑了,说道:“为什么我每次给你打电话就非得有指示?”
  江帆怔了一下,随后也放松了精神,他说道:“因为您总是那么忙,哪有闲心想起我?”
  “小江,这话可是昧良心啊,不想你干嘛给你打电话?”樊文良说道。
  江帆呵呵地笑了,说道:“您就别折磨人了,快下指示吧。”
  樊文良笑了,漫不经心的说道:“小丁最近怎么样?”
  江帆就是一怔,说道:“我最近几天也没见她,不过昨天通电话着,她现在担任了一个专题栏目的主持人,好像是新闻现场?。最近做了一个专题节目,在观众中反响很大。”

  “哦,什么节目?”樊文良问道。
  “题目是妈妈,再爱我一次,说的是儿童福利院里那些被父母遗弃的残障孩子的事。”江帆介绍道。
  “哦,女性的视角,肯定能打动人心。”樊文良说道。
  “呵呵,是啊,据说这几天儿童福利院火了,专门抽出三个人负责处理社会捐款的事。”说起丁一,江帆也有几分自豪感,在丁一?的心里,她不缺乏的就是爱心。
  “小江,不错啊,本来这是你市长该干的事,让夫人为你干了,是不是缓解了资金紧张的局面?”樊文良戏谑着他。

  “您把我说得太不堪了,儿童福利院的资金都是专款,是财政供给,每年都是通过专门的渠道下拨的,您就寒碜我吧。”江帆委屈地说道。
  “哈哈。”樊文良笑了,又说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喜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