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心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不来,你要我来,来了还挂我的电话,真是个混球。心里这么想着,就又想重播他的电话,不想,彭长宜的车就从里面驶了出来,在他面前猛然停下。
  吴冠奇笑了,收了电话,他没有下车,而是降下车窗。

  彭长宜下了车,来到他的跟前,说道:“是不是刚骂完我?”
  吴冠奇说:“没有,哪敢啊,知道你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彭长宜笑了,看了看表,说道:“我四点有个常委会,你先到我房间去休息一下,我开完会回来找你。”
  吴冠奇说:“你怎么刚上班?”

  彭长宜说:“头疼,中午休息了一会。”
  吴冠奇就见彭长宜的眼睛还有红血丝,就说:“那好,我等你。”
  这时,老顾下了车,他说道:“吴总,换换车吧,让我过会好车瘾。”
  吴冠奇说:“干嘛,想过瘾让亢州市委给你买呀?”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这人,不知好歹,老顾的意思是要给你洗车,你看你车脏的的跟三花脸一样。”

  吴冠奇一听,赶忙拿起自己的大衣和手包就下了车,说道:“谢谢顾师傅。”
  彭长宜就将房间的钥匙给了吴冠奇,坐上老顾开的吴冠奇的车就走了。
  等彭长宜到了办公室之后,吕华、卢辉还有张栋梁等,都等在宋知厚的办公室,见他来了就都跟过来了。
  彭长宜问:“人到到齐了?”
  吕华说:“朱市长正在办公室跟财政局长说事,他刚打电话来,说再等他五分钟。”
  张栋梁手里拿着一份材料,说:“这是公丨安丨局报上来的方案,您先看看。”
  彭长宜接了过来,见上面圈圈点点的,估计是他们刚刚修改过,还没来及誊清,就说道:“一会拿会上讨论吧,每个常委手里都有吗?”
  张栋梁说:“没有,等着您拿主意呢?”
  彭长宜将材料交给他,说:“复印吧,到会上再看。”

  宋知厚听书记说要复印,马上就过来,拿起材料就出去了。
  吕华将会议议程递给彭长宜,彭长宜看了一眼后说道:“行,开始吧。”他拿着笔记本就跟他们走了出去。
  来到会议室,就见每个常委们的手里都有一份《政府工作报告讨论稿》,只是前几天发到他们个人手上的。温庆轩和姚斌正在议论着什么,见彭长宜他们进来后就不再说了。
  彭长宜坐下后,看了看与会人员,跟吕华说道:“把苏乾叫来吧,让他听听。”
  苏乾参与了起草政府工作报告,叫他来的意思显而易见。
  市委办公室主任就出去了。一会苏乾拿着本气喘吁吁地就进来了。他找了角落就坐下了。
  彭长宜和颜悦色地说:“老苏,往前坐。”
  苏乾赶紧点头哈腰地说:“就在这儿吧,不耽误听,也不耽误记。”

  朱国庆进来后,彭长宜说道:“今天开这个会,主要有两个议题,一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这个讨论稿上周就发到了常委们的手里了,想必大家心里早有数了;再一个就是北京警方在亢州境内破获了一起销脏案件,把参与此案的拆车老板二带走了,一会我们要针对这个案件引发的一些问题研究讨论出一个方案来,这个方案就是如何更好地规范和监管拆车市场,避免这类案件再次发生。下面,开始讨论政府工作报告……”

  《政府工作报告》本来就已经几易其稿了,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已经是基本定型了,改动不大,这个议题占去的时间并不长。接下来关于整顿治理废车拆解一条街的问题陷入了激烈的讨论中,激烈的程度超乎彭长宜的想象。几乎赞同整治和不赞同整治的各占了一半。
  彭长宜心里清楚,常委们几乎都和这条街上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不是家人就亲戚,整治这条街,有阻力是肯定的。
  彭长宜看了看表,六点了,吴冠奇还在住处等他,他笑了一下,扫视着大家,说道:“我没想公丨安丨局出台了这么一个整治方案,引起了大家激烈的争论,这让我看到了我们班子的活力,我很欣慰,这样激烈的讨论很好,以后,凡是需要讨论的内容,我们都要这样各抒己见,直抒胸臆,不怕有争执,只有经得住争执的工作,才是最有意义的。这样,这个问题暂且放一放,我们各自回去后再好好琢磨一下,明天下午两点咱们继续开会讨论。整治,是必须的,任何一个行业要想得以健康发展下去,都离不开规范经营,如果不规范,那么这个行业只有一条路,就是死亡,或者是被取缔。何况,我们已经发现问题了,如果不加以规范和整顿,任其泛滥下去,那我们在座的各位都脱不掉干系的,都有责任。有一点大家必须明确,我们整治这个市场,不是打压,更不?是打死,而是使其更健康地发展,让他们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下进行,亢州,绝不能背上全国偷盗车销赃地的美名!”

  几句话,表明的他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的观点,也显示出了市委书记的意志,一天形不成共识还有明天,明天不成还有后天,最终也要按这个意志办。
  散会后,姚斌回到办公室就给彭长宜打电话,说哥几个还都在等。彭长宜说:“我同学吴冠奇来了,在我住的地方等我呢,我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再说吧。”
  姚斌:“好的,我等你电话。”
  彭长宜就给吴冠奇打了电话。吴冠奇显然是刚睡醒,他说:“彭大书记啊,你把我打入冷宫不管不问了,我可是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里有我几个多年的好朋友,听说你来了,想跟你在一起聚聚,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想跟他们在一起吗?”
  吴冠奇说:“别呀,我为什么怕来你这儿,就是怕你那些哥弟兄们,他们热情似火,你还是可怜可怜我吧,如果你要是推不掉的话我就自己到前面招待所吃点,你去跟他们聚吧。”
  “呵呵,别呀,我彭长宜从没这么对待过朋友,好吧,我马上回去。”彭长宜说道。
  “那还行,我搅了你们的局。”吴冠奇说得有些口是心非。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关系,都是原来的好朋友,没得说。我也不想喝了,这两天喝残了,正好你来了,咱们俩还有话要说。”

  “行吧,我等你。”吴冠奇说着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往外一看,天早就黑了。他就给姚斌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师兄,你们聚吧,他找我来有事要说,怕喝了酒耽误说事。我改天再参与你们的活动。”
  姚斌说:“好的,如果他明天不走的话中午我们陪他。”
  “好。”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
  晚上,彭长宜跟吴冠奇还有老顾在海军招待所吃的饭,他们都没怎么喝酒,尤其是彭长宜,一闻到酒味就想吐。
  他们吃过饭后就回到了彭长宜的房间,彭长宜跟吴冠奇说了政府那块地皮准备年后招标的事,问吴冠奇是否有意。吴冠奇表示非常感兴趣,他说:“长宜,你能想着我这让我很欣慰。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你究竟需要我做什么,还是上次那句话,是陪绑还就是想让我干?”
  彭长宜说:“老同学,这两个意思我都有,但是我更希望你是后者,真真正正把这事做起来,而不单纯是个陪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