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知道吕华担心什么,就说道:“放心,舒晴做事有分寸,她不会什么事都跟省里汇报的,也不会什么事都当做课题研究的,她就是想丰富基层生活,别人挂职可能是镀金,但我想她应该不是,她是的确想了解基层,接触基层。”
  吕华点点头,说道:“行吧。这样,我明天让组织部的人去接她吧。”
  彭长宜说:“好吧。”
  吕华还想要说什么,卢辉拿着本进来了,卢辉笑着问彭长宜:“昨天喝的怎么样?”
  彭长宜站起身,说道:“惨透了,别提了。”

  卢辉看着这个比自己小而且在自己手下当小伙计如今已是市委书记的彭长宜,他尽管开始有些心理不平衡,但这么长时间也就习惯了,即便不习惯也得习惯,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无力改变的时候,那么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死,一条是适应。对于卢辉也一样,要么你就要求调走,要么你就俯首称臣。显然他调走不可能,卢辉愿意留在亢州工作,为的就是方便照顾家里,既然不可能调走,就只有一条路,在彭长宜手底下干,主动跟他合作,而且还不能拉倒车,谁都知道他们曾经的关系,别说彭长宜,就是彭长宜这些故交们他就惹不起。

  他看着彭长宜憔悴的面容和布满血丝的眼睛说道:“还是你有胆子,搁我头上,打死我也不敢一个人去赴宴。”
  彭长宜说:“我出门着,回来的时候顺便就去了。”彭长宜不想回忆昨天的事,就跟吕华说道:“栋梁和马文博怎么还不到?”
  他的话音刚落,市政法委书记张栋梁和公丨安丨局局长马文博就走了过来,吕华说:“要么就去小会议室?”
  彭长宜不想动,就说:“就在这里吧,把宋知厚叫进来,让他听听。”
  吕华走了出去,一会宋知厚就跟着进来了。吕华说道:“彭书记,还叫朱市长和老白吗?”
  老白,白继学,如今的亢州市纪书记。
  彭长宜看了看大家,说道:“先听听情况吧。栋梁,我听说你和老马找我着,你们俩是不是同一件事情?”
  政法委书记张栋梁一听,就看了看马文博,马文博也看了看张栋梁,说道:“彭书记,您,听说了?”
  彭长宜严肃地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能不听说吗?一大早市局就给我打电话了。”
  张栋梁说:“是啊,我也是一大早老马就给我打电话,报告了这件事。这样老马,你给彭书记和卢书记详细汇报一下情况。”

  马文博点点头,说道:“好,我先给两位书记汇报一下……”
  马文博说得和武荣培说得一模一样,听完他的汇报,彭长宜说:“对于废车一条街的情况,你们公丨安丨局掌握了多少?”
  马文博一时没明白彭长宜这话的意思,愣住了,不知怎么回答。
  彭长宜加重了语气说道:“我的意思是有过前科或者和以往类似案件有过关联的有多少家?占的比重有多大?
  马文博说:“这个比重很小,也就是三四家吧?”
  “三四家?”?彭长宜看着他说道,显然他不相信这个数字。
  “差不多。”马文博说道。
  彭长宜皱着眉,看着他,严肃地说:“什么叫差不多!难道你们的数字都是这么统计出来的吗?我要一份详细的清单,下午四点给我报上来!”

  马文博听彭长宜这样说就低下了头。
  张栋梁对马文博说:“彭书记的意思我明白了,要一份这条街上跟所有案件有过关系的详细清单。”
  马文博抬起头说:“这个还真没有统计过。”
  彭长宜厉声说道:“那你凭什么说有过三四家?”
  马文博说:“我是根据平时开案件分析会时,听到了关于涉及到废车一条街的情况,这么得出的结论。”马文博说。

  彭长宜严肃地说:“那是你的工作不细,你回去让有关科室去统计,这个数字保证有,你们要给市委报上一个精确的、详细的涉案清单,要具体到人数、金额,必须真实,不能有漏下的,咱们是关上门自己摸情况,所以,你用不着遮遮掩掩的,再说,这条街上都谁家牵扯到什么事,一访就访出来了,想瞒都瞒不住。”言外之意就是别糊弄我。
  马文博说:“好的。”说着,就往回打了电话,按照彭长宜的要求布置了下去。
  彭长宜说:“对这件事你们公丨安丨局有什么处理意见没有?”
  马文博说:“单纯涉及到这个案子我们没有处理意见,咱们只是配合北京警方,协助调查。”

  彭长宜看着他说:“我是说,如果规避以后这类事情再度发生,或者是公丨安丨部门如果做到监管?”
  马文博支吾着说:“这个,以前有过一些想法,内部意见也不一致,所以不成熟。”
  张栋梁说:“你就把你们那些不成熟的意见说说吧。”
  “既然不成熟就不要说了。”彭长宜严肃地说道:“你们公丨安丨局要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中心意思就是围绕如何加强对拆解报废车市场的管理,杜绝此类事情发生。这个方案你回去后要尽快研究,在下午四点之前报到常委会,张书记你帮他们把把关。另外,附上一份这个行业详细的情况说明。”
  “是,我这就回去,立刻安排。”马文博说。
  马文博起身走了。
  马文博走后,彭长宜跟卢辉和张栋梁说:“现在,这条街已经在省里挂上号了,市局说我们这里成了全国最大的偷盗车销赃地了,如果不加以整顿和规范,还会出事,说不定到时候就不是由我们去处理了,也许上边一纸文件就取缔了,整个市场就报废了。这个问题我记得原来跟你们都单独说过,现在,我们有必要采取一些规范措施了,我们对预防一些风险工作都习惯用一句话,那就是未雨绸缪,现在这项工作显然不是未雨绸缪了,我们已经严重滞后了,所以,咱们自己先关上门,来一次治理整顿行动。你们俩也都琢磨一下,等公丨安丨局拿出方案后,我们下午常委会上再进一步研究讨论。”

  于是,他们又对废车拆解市场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把认识统一到稳妥治理方面上来。
  说完这事后,彭长宜跟卢辉和张栋梁通报了舒晴来亢州挂职的事,他说:“舒教授是体验生活来了,刚才我和吕秘书长说了,让她参与分管计划生育和信访工作,为什么说是参与分管,而不是让她主抓,就是因为这两项工作一直都是全年的硬任务,如果都交给她也不行,这样,栋梁书记你要多带带她,让她多接触一下实际情况。”
  卢辉笑了,说道:“一个象牙塔里的女孩子抓计划生育工作不太好吧,那些人一下乡,可是满口粗话,这合适吗?还是让她抓群团工作或者文教卫生比较合适。”
  彭长宜笑了,说道:“在这个问题上你的想法和老吕一样,他也是这么看的。她挂职的是副书记,如果是副市长接触的实际工作会更多些,既然要体验,就直接插到底吧。”
  一直没说话的张栋梁说:“我看,她管信访工作也不太好,要知道,那些上丨访丨告状的嘴里哪有好话呀?再说,让上级知道底层那么多也不好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