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平心而论,吕华不愧在樊文良跟前历练过,性格低调、内敛、沉着,而且这个人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考验。在清理整顿基金会的工作中,彭长宜跟他就有过接触,发现南城的基金会是最干净的,吕华和方莉在基金会没有任何染指行为,也是最干净的。这一点让彭长宜就很佩服。
  钟鸣义和韩冰时期,吕华一直都是默默无闻,没有过密的朋友,也没有敌对的人,不扎堆,在科级干部中,哪个圈子也没有他的影子。彭长宜回来后,把他调到政府,又调到了市委,他似乎除去跟彭长宜关系密切一些外,还真找不到再密切的人了,尽管跟彭长宜关系密切,但外人是看不出什么来的,甚至有时彭长宜都认为他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秘书长应该做的,他会这样,别人也会这样,甚至比他做得更好。但只有彭长宜心里知道,这里面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许多细节工作是吕华用心做出来的。当然,加湿器不算,这里指的更多的是一些工作细节。

  随着樊文良去省里任职,这位樊文良的前任秘书身边也渐渐热闹起来,但是彭长宜从未听见过吕华公开谈论过樊文良,更没有拿樊文良说过事,似乎在他的经历中就不曾有过这一段。不过从王家栋的嘴里,或多或少地带出,吕华从未间断过跟樊文良的联系,他的性格和樊文良一样,都是一个行事低调的人。就连朱国庆都有意无意地在一些场合中大谈跟樊文良的关系,但是吕华却从来都没说过。其实,朱国庆再怎么吹嘘,也不如吕华跟樊文良的关系密切。

  这和吕华的性格有关系,也和他的做人标准有关系。在对一些事情进行决策的时候,吕华往往能在关键时刻把握自己的意见,对于这样的人,彭长宜当然会信任也会重用,所以才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从政府秘书长变成了市委秘书长,市委常委。
  对于樊文良的前任秘书,彭长宜始终都是怀着一种尊敬的心情,而且吕华本人做事做人也都是值得他去尊敬的。于是,他请吕华坐,说道:“有个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话还没说完,宋知厚就敲门进来了,他跟彭长宜说道:“公丨安丨局马局长问您出差回来了吗?他说有事找您。另外,卢书记和张书记也来电话问过您。”
  张书记是亢州政法委书记张栋梁。彭长宜点点头,心想肯定都是一件事,就说道:“让他们过来吧。”
  他说完就回过头,看着吕华,说道:“这样吧,下午四点开个常委会吧,有几件事咱们议议,讨论一下政府工作报告。国庆在家吗?”

  吕华见彭长宜欲言又止,说道:“您刚才想说什么?”
  彭长宜说道:“傻二的事你听说了吧?”
  吕华一愣,没想到书记的的确灵通,这件事他也是刚刚听说的,估计卢辉和张栋梁找书记也是汇报这事,甚至包括那个马文博,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个人提前都没有向书记汇报过。所以,一定是另外有人告诉他的。
  想到这里就说道:“我本来跟您上来就是想说这件事。早上我听说后,想给您打电话,但是算计时间这会您应该在路上,就没给您打。”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废车一条街的事情,我们要干预一下了,你下来琢磨一下,帮我想想,拿出个意见。然后提请常委会讨论。”

  “咱们拿意见合适吗?”吕华说道。
  “这次先不以市委的名义,以公丨安丨局的名义,这个下来咱俩单独议,你脑子里先有这么个事。”彭长宜强调了一下。
  见他说完了,吕华接着说道:“我刚才接到锦安组织部的电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舒晴舒教授,要到咱们这里挂职,市委组织部的意思是让咱们派车专程去省里接一趟。”
  “哦?”彭长宜没想到舒晴还真来了,就问:“组织部怎么安排的?”
  吕华说:“职务是副书记,常委,具体分工让咱们看着办。”
  彭长宜说:“怎么是副书记?她是来基层是体验生活丰富经验来的,应该在乡镇挂职合适,即便不是乡镇也应该在政府挂职一个副市长。”

  吕华笑了,说道:“政策研究室出来挂职的人,当然是副书记了。挂职期限为半年,这完全符合程序。您让一个象牙塔的女孩子到乡镇挂职,呵呵,亏您想得出?”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因为我之前听她说想了解和熟悉基层工作和生活,副书记不如基层或者是副市长更直接一些。不过一想也正常,这种挂职就是那么回事,尽管她有主观上的积极态度,但是呆不了几天就跑回去了,咱们接待的挂职干部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再有,真的想了解基层,半年时间也太短了吧,这么短时间她能学到什么?”
  吕华笑了,说道:“如果用心,半年也差不多了,毕竟省里还都有自己的一份工作。我刚才跟舒教授沟通了一下,问什么时候去接她,她说什么时候都行,不要特意来接,有车来省里办事就顺便捎着她就行了,如果没车也不用专程来接,她说坐火车来。她还说这次省里下来好几个到基层挂职的年轻干部,开始把她分到别处去了,她急了,又去找组织部,硬是跟别人调换了过来,她说好在向衡部长好说话就依了她,差点来不了亢州了。她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很得意,就像个小姑娘,看来,她来过一次,咱们这里印象不错,再加上有您这么个党校学生。”

  彭长宜想起他和孟客当初在党校时对舒晴的刁难,就不由得笑了,说道:“熟悉总比陌生好。一个女孩子下来挂职,肯定要捡自己熟悉的地方去。那你该给她安排什么就安排什么,有去省里办事的车就顺便接她回来,如果没有就专程去接一趟,第一次让她坐火车来不合适。她应该是正处级吧?”
  “副厅。”吕华说道。
  “副厅?”彭长宜眨着眼想了想说道:“也对,副主任,当然的副厅了,没想一个年轻女孩子居然是副厅,我要不是有这么个机遇,沾了计划单列市的光,兴许这辈子都混不上副厅呢。”
  吕华也笑着说:“呵呵,没办法,人家起点高。要是那么比的话,人就没法活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也是啊——”
  吕华又问:“让她分管什么?”
  “我听听你的意见?”彭长宜看着吕华说道。

  吕华说:“让她负责统战、九三学社、工商联、妇联、共青团,怎么样?”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按说一个女孩子就该管这些,但是据我了解她下来挂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近距离地了解基层。她为什么换到咱们亢州,就是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基层,我看,就让她分管工商联、妇联、共青团,另外,把计划生育和信访给她。”
  吕华张大了嘴,说道:“行吗?这两项可是都有指标的,相当于一票否决制,万一弄砸了怎么办?”
  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能弄砸了,还是以咱们的人为主,但是她必须参与。这两项工作都能见到真章,让她长长见识。”
  吕华小心地说道:“可是,她见到太真章的东西也不太好吧,毕竟是省里来的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