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2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想没有日本人的掣肘制衡和跟着搅乱,让他拥有四海,站在金銮殿上指点江山发号施令,只要无有生杀大权的一呼百应就行;让他当玉皇大帝,只要保证不挨天打雷劈,他也毫无畏惧。
  没准还幻想着哪天能把当年被慈禧老佛爷宣战过的各国首脑,都宣到大殿,挨个训示责罚。

  国民政府再次染指关外那一天,东三省最好的结局是自治,还达不到张学良那时候的宽松。
  日期:2017-06-14 18:44:57
  从满州沦陷那一天,金厅长就对张学良失望至极,维持现状就一直在等着国民政府的说法。
  “法无授权即禁止,法无禁止即可为”,这是英美法律立法和司法的原则。前者是指在行使公权力时,必须有法律的明文规定和授权,否则就是不可作为;后者则是指行使私权利时,只要不被法律明文禁止皆可行。满洲立国马上快一年了,《江城丨警丨察厅官制》都公布了,国民政府还没个准确说法。既然没号召全体公职人员向满洲国当局以死抗争,甚至发动武装暴动;又没命令全体公职人员即刻进关,另行非配工作。那就是允许原有公职人员,在满洲国里任职。

  金厅长认可我的道理,还闭门不出好几天,最后才打消顾虑,正式出任江城丨警丨察厅厅长。
  进关咱们不但都是难民,还是让国民政府为难,给国民政府抹黑:国民政府就不缺当官的,十几万人不吃满洲国的俸禄,进关就成了不甘侍敌的仁人义士,冲破艰难险阻投奔中央政府。
  国民政府两手握空拳,整军不见成效还在剿匪,哪有那么多的位置来安置?拿啥发薪俸?
  不管死活视为无物,这不就等于残害忠良吗?!白养活别说愿不愿意,他也没那些个钱!
  安排住所补偿损失,官职不该比关外低吧?我们回关里穷途潦倒,还得找人拉帮套吗?!
  “你听明白没有?得按大哥说的攒钱,给自己留条后路了。别弄点钱给几个大哥没分完,再出去赈灾区。”王瑞洪半真半假的教训着成功:“真有国民政府回来那一天,我们老哥四个都是在满洲为了减轻国家负担,再不要脸的说:是在保住民国政府的根基不被彻底动摇。倒唯独是你,扑奔回来卖身投靠。有大哥保着,说是接受金厅长和大哥邀请加盟,也能糊弄过去。”
  “瑞洪今天就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了,要不你就干点‘反满抗日’的,自己还都记清楚了,将来也能有个交待。他俩都帮不上你啥了,就得靠你尹哥和曹哥,但你别告诉我俩你要干啥,告诉大哥帮你干啥就行。这是他妈的逼良为娼,非要咱们脚踏两只船。”尹明凯笑着喝了杯酒,又很不开心的骂了一句:“大哥说得也是不讲理:国民政府现在下命令,马革� 尸战死疆场,我保证瑞洪和玉南也不会拉梭子。但一没兵二没钱三没装备,就让咱仨一人拿个手榴弹,大街上搂着个日本人就拉弦?这主意倒不错,满洲有十几万国民政府的公职人员,这些人都能舍生取义去,又有几个能拿到手榴弹的?这么一闹腾,满洲国就得回到了元朝:十户只发一把菜刀!”

  “玩去,你别带着我!”王瑞洪笑着连连摇头,算记着利弊:“就是抱着吉村秀藏拉弦,我都感觉屈得慌,这屄养的以前不过是个大佐,还他妈的退役了。再者说从这一年多看,这哥们还算不错,至少对金厅长和大哥都挺客气,没有趾高气昂的不知深浅,对这帮哥们也还不错。”
  “我也不干,这他妈的不成当年革命党玩暗杀了吗?!”曹玉南也跟着摇摇头:“疆场上不成功便成仁没问题,惜命谁也不会吃这碗饭,也不会在死人堆里跟着滚,可这成了啥了…?”
  “净他妈的扯犊子,总而言之,有钱别嘚瑟,少买房子置地的,扎眼不说,往后咋回事都说不准。”关启庆笑着打断了王瑞洪和尹明凯:“你们仨得帮着找幅像样的字画,下光还得去拜拜金厅长,他喜欢那玩艺。这事倒不着急,小光的意思我先透过去,但东西一定要好要把握。”
  关启庆的一顿家宴,既帮着成功把这几个人都拉得更近,也给成功彻底卸下了个大包袱。
  成功家里留下了5根大黄鱼和800块大洋,其余都送到了银行,兑换成大洋,办成了存单。
  最后清点一下,自己都直咧嘴想哭:就剩下了7,000块的存单、800块大洋和5根大黄鱼。
  这就等于自己费劲巴力搂了一年多,把黄文刚留在外面的5,000块存单和自己原来的2,000块存单,勉强都保住了。自己就拿回来了300块大洋和5根大黄鱼:还得他妈的再黑点!
  让杨娜娜帮他留心谁手里有好字画的时候,顺便念叨了佐藤正俊的人情怎么还。杨娜娜还帮他出主意:日本人也喜欢玉,你让霍海仁帮你踅摸字画的时候,再留心有点个头大点的玉雕。

  听到矢浩是佐藤正俊的外孙,成功倒是很意外:“我安排人把他外孙绑了,再还给他?!”
  “这个人情够了!”杨娜娜被成功逗乐了:“啥都不用你,我就能给你把人情都打点了。但你和我的关系,恐怕得让我舅知道了:就说是你求我,买了我爸放在楼下的那根大管送给他。”
  日期:2017-06-14 22:58:22
  犹如指挥一人操纵,交响乐队数十种乐器次第发声,高中低音和谐交混,乐章紧密衔接。

  激扬的震耳欲聋或幽婉的如泣如诉,都能释放出强烈感人的艺术魅力,摄人心魄震撼灵魂。
  交响乐曲式结构宏大,乐队庞大齐全,有强大的音响力量,加上丰富多彩的音乐千变万化,管弦乐队的表现力能得到高度发挥,汇聚成意蕴深远的乐符海洋,善于表现神秘、丰富而复杂的感情,对于大自然诗情画意的描绘,有独特的色彩效果,和谐优美的旋律之中不容一丝杂音。
  “我在无影灯下,失控的手抖,无论后果如何,也无论诱因哪怕是在耳边鸣枪,这都无可否认医者的定力,还没修炼到心无旁骛的境界。”放下茶杯,“割一刀”对儿子比划着动作:“我的助手,不要说递错,哪怕是放到我手中的位置不准确,或许都要影响手术的结果。一台手术的成功,就像一场交响乐,不可能一个人来完成,是从备皮麻丨醉丨到后期护理的浑然天成。”
  津野对音乐缺乏兴趣,但很认同父亲的见解,甚至认为自己就是从小缺乏这方面的培养。
  父亲对交响乐的认识境界,让听不懂交响乐的津野,犹如在天籁之音的炸响中醍醐灌顶:
  演奏者不经意的失误,无论是不服从你指挥的杂音,还是忍无可忍的放出一个响屁,和谐美妙的肆意破坏和践踏!远远比关东军的队列还步调一致和军纪严明,没有丝毫的凌乱和慌张,张弛有度的整齐划一。喷嚏和响屁,和婴儿的啼哭一样,都是无法避免并不可抗拒的生理现象,强行憋住和制止,也都是不人道的。但在庄严或者神圣的场合,即使是真实自然的,除了大煞风景或许也会人怒天怨。违背命令的吹弹敲击,金声玉振也属异端,都是必须剔除甚至消灭。

  在唱响“共存共荣”优雅旋律的社会里,在追求“五族协和”万众一心的社会里,“杂音”就是和谐的敌人,必要的时候,打喷嚏和放响屁的,也是被消灭对象的。不同的乐章都要赋予相同的主旋律,那就是“日满提携”的主体思想。无论是无意滋扰还是故意破坏,都是万恶的异类分子,至于是砍头或者狼狗撕咬,那不过是肉体消灭的技术问题。尽管津野不喜欢甚至讨厌不择手段的穷凶极恶,更是抵触大开杀戒的殃及无辜。但为了万民顺服的满洲国稳固,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和天皇统治的世袭罔替万万年,这些枝节的手段问题,目的正确也就不是问题。

  津野到中国已经四年了,对中国风土人情的了解,不比他流利的汉语差多少。想到了一句中国的俗语“生米做成熟饭”。请曹玉南出面和杨海舟商量,要买下他从苏俄带回来的那支管。
  曹玉南说过,杨海舟现在用的大管,应该价值一座小洋楼。当初买的二手货,是逃难到江城的一个苏俄贵族。此人不是什么大家,天生喜欢的业余爱好,用的管在苏俄国内都是上数的。
  以中国交响乐的水准,此人完全可以进入到一流的顶级乐团。遗憾的就是中国就没有交响乐团,江城有几个乐团,规模虽然小,乐手即便在欧洲和苏俄也是专业水准的。江城又没有识货的,中国人也只有杨海舟会吹大管,通过格拉祖诺夫音乐学校的朋友介绍,主动找到杨海舟。
  杨海舟从苏俄学成回国不过7年,日子好过也就是最近三年的事,自己手里的全部积蓄不过5,000大洋。虽爱不释手,但坚决不要。在他心目中,这支管没有10,000块大洋是买不下。
  中间介绍人是犹太裔的小号演奏家,同命相连的欲哭无泪,很想帮助从俄国逃来的朋友。
  很是不理解杨海舟,以为杨海舟就是想压价,几次反复和杨海舟促膝谈心:价格你说的算。
  杨海舟不想乘人之危,更怕被人误解,只好坦言相告:我的积蓄都拿出来,也不好意思…。
  犹太音乐家感动之余,告诉杨海舟:大管不出手,朋友的太太或就要沦为舞女,江城除了杨海舟没人要的东西,他心里价位只有2,000块现大洋。杨海舟能买下,就是救了一位乐者。

  杨海舟犹豫再三,最后坚持以5,000块大洋买下,不仅是同道的道义,更有对这支大管的尊重,杨海舟也因此在江城的行内,被称为“乐坛剑客”。江城的西洋乐,是满洲国的翘楚。
  杨娜娜乐器店开业,这支大管就被杨海舟摆到了店里,但有言在先:谁买管他必须见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