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7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倒是能理解杜鹃老鸨母亲的心情,毕竟七八十岁的人了,能答应帮自己打探消息已经很难得了,这恐怕还是看在自己跟她女儿关系的份上,要不然还不一定愿意帮这个忙呢。
  “那好吧,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我?”陆鸣说道。
  杜鹃说道:“那我这两天就陪着我妈了,她这么大岁数也不可能每天挤公交车跑来跑去啊。”
  陆鸣慷慨地说道:“没事,她去哪儿你就陪着他,我这边自己想办法……”
  挂上电话,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如果夜总会的包厢里装了探头的话,丨警丨察勘察现场的时候应该能发现啊。

  难道他们当时就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这帮蠢货真是贻误战机啊,现在再去找肯定来不及了,难道孙维林还会留下这么重要的证据?
  不过,对于望江大厦来说,这么上档次的宾馆如果被曝出私下监控客户的丑闻的话,肯定会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
  找景惠商量一下,线不提阿龙的案子,而是直接针对秘密监控这件事做点文章,先把望江大厦搞臭再说。
  想到这里,陆鸣拿起手机就想给景惠打电话,一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竟然放着一杯茶,心想,六星级宾馆就是不一样,自己坐在这里不用打招呼就有人把茶摆在面前了。
  正好感觉有点口渴,,端起茶杯吸溜吸溜的喝了几口,然后站起身来就急匆匆往外走,一个女服务生拦住了他,说道:“先生,您还没有结账呢。”
  陆鸣一愣,问道:“结什么账?”
  服务生一脸的职业微笑,伸手指指那杯茶,说道:“茶饮的费用。”
  正好陆鸣的手机响起来,拿起来看看来电显示,原来正是陆琪打来的,心想,这婆娘该不会跟自己有心灵感应吧。
  “多少钱?”陆鸣从口袋掏出十块钱拿在手里。
  “一百块。”服务生说道。
  陆鸣一听,脸都绿了,瞪大了眼睛,问道:“多少?”
  服务生仍然笑容可掬地说道:“先生,你一共消费了一百元。”
  “这……这不是抢钱吗?再说我也没要茶啊……”陆鸣气愤地说道。

  服务生笑道:“先生,这里是消费区,每人最低消费一百元……”
  陆鸣明白了,最低消费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就是不管他喝不喝茶,只要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要一百块,妈的,什么世道?只能怪自己瞎了眼。
  陆鸣忽然注意到周围坐着的几个人都在看着他,其中还有几个老外,一时胀红了脸,从包里面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仍在桌子上,然后端起茶杯报复性的一口喝干了,结果烫的他差点吐出来。
  “喂,你在哪儿?”还没有走出宾馆大门,陆鸣就吸着凉气接通了陆琪的电话。
  “我正找你有事呢。”陆琪说道。
  陆鸣气急败坏地说道:“先什么都别说,我正好要用车,你先给我当几天司机……到我店里面接我……”

  说完,没等陆琪表态就把电话挂断了,紧接着,又拨通了韩佳音的手机,说道:“佳音,不好意思啊,我看今晚吃饭的地点就别在望江大厦了……”
  韩佳音惊讶道:“为什么?”
  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笑道:“小气鬼,该不会是嫌那里消费高吧?你放心,今晚我请客……”
  陆鸣红着脸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有不得已的原因……等见面告诉你……不过,说好今晚我请客,除了望江大厦,其他的地方随你选……”
  韩佳音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我们就去蓝枫吧……”
  陆鸣苦着脸笑道:“你真有品位,就这么定了……”
  陆鸣虽然在饮食娱乐业是个菜鸟,可也听说过蓝枫餐厅的大名,好像是专门吃什么鱼翅干鲍的地方,消费不见得比望江大厦低,可谁让人家韩佳音出身金贵呢?自己知道的那些小饭馆可别辱没了人家的身份。
  不过,就算把钱白白扔在蓝枫,他也不愿意在望江大厦花一分钱,临走之前,他还回头看看身后的酒店,很不文明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钻进一辆停在那里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其实,陆鸣不知道的是,他在酒店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了个真切,这倒不是说酒店的人故意监视他,事实上,确实没有人把他认出来,监控室的人之所以注意到他,完全是因为他找了不该找的人。
  原来,孙明桥本来在国内的律师界就有很大的名气,加上做为陆建民的辩护律师更增加了他的知名度。

  不过,人们不知道的是,他做为陆建民的辩护律师并非偶然,实际上在陆建民出事之前,他们就已经有很深的交往,只是外界不了解而已。
  所以,有些人对陆建民赃款的去向问题不可避免跟他联系在一起,无奈孙明桥为人谨慎,又精通法律,再加上他的知名度,一般人想钻他的空子也没这么容易,但这并不代表没人暗中关注他的动向。
  其实,前天他在望江大厦登记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尽管没敢在他的房间安装监控,但他所在的楼层却二十四小时处于监控之中,不管是谁来找他,都逃不过暗中窥视的眼睛。
  陆鸣刚走,监控室的主管、外号登喜路的邓梅就给保安部经理吴迪打电话,向他汇报监控情况。
  “那个男人是谁还没有搞清楚吗?”吴迪问道。
  邓梅说道:“看上去就像个乡巴佬,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走错了门……不过,他在孙明桥的房间里待了一个来小时,从画面来看,他和孙明桥应该认识……”
  “把照片发到我的手机上,我等一会儿去见老板……”吴迪说道。
  十几分钟之后,当孙维林看见手机里陆鸣的照片的时候,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冲吴迪和邱俊大声道:“一切都对上了,亏他们能忍到今天,毫无疑问,孙明桥和陆鸣勾结起来吞并了陆建民的遗产,也许宁化雨也有份,她本来就和陆建民之间不清不白,陆建岳说陆琪就是陆建民的私生女呢……”

  邱俊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大,这个结论是不是有点唐突?也许陆鸣是为了阿龙的案子想聘孙明桥做辩护律师……”
  孙维林说道:“这不过是一个假象,孙明桥是什么人?怎么会为了这个小案子特意跑到W市来呢,如果真是为了案子,随便派个助手就行了,难道还用得着他亲自跑一趟?”
  吴迪说道:“孙明桥这一次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来了三个助手,只是没有住在一个楼层……”
  孙维林说道:“这正说明他心中有鬼,如果说陆鸣委托他办案,那宁化雨找他干什么?”
  邱俊说道:“也许孙明桥是陆建岳的律师,可能是为了陆建岳的遗产……”
  孙维林的打断邱俊说道:“不可能,陆建岳的律师是本市天龙律师事务所的张萌,他们之间可能还有一腿……再说,孙明桥和陆建民是一伙的,怎么会给陆建岳当律师呢……可惜,不知道陆鸣和宁化雨在房间里跟他谈论了些什么?”
  邱俊谨慎地说道:“可陆鸣出来也两年多了,孙明桥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见他?”
  孙维林点上一支烟,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说道:“毕竟牵扯到几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资产,隐忍两年算什么?再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以前没有见过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