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6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明桥说道:“即便是过失杀人,也要看情节,法律规定过失杀人的量刑在三年到七年之间……”
  陆鸣惊讶道:“三到七年?我一个当丨警丨察的朋友说起码十年呢。”
  孙明桥说道:“他说的也不夸张,孔龙的案子和一般的过失杀人还不一样,难道你忘了那把枪了。
  如果法官判定他是持枪杀人,量刑肯定要加重,并且,非法持有武器本身如果情节严重的话就可以判他三年以上七年以下,何况他还用这支枪打死了人呢。
  不过,过失杀人的情节轻重还要看对方的过错,如果对方的过错越严重,对我们就越有利。从整个案子来看,对方挑衅在先,算是这件事的肇事者,但孔龙的暴力行为可能会冲淡这个因素……”
  陆鸣说道:“但他们好几个打一个,这算什么?”
  孙明桥摇摇头说道:“那几个人是保安,他们不会承认群殴,肯定会说保安是进来阻止孔龙行凶的……”
  陆鸣的心情又变得焦躁起来,问道:“那你觉得阿龙最少要判十年?”

  孙明桥说道:“在法官没有宣判之前,神仙也不能确定他会被判几年,不过,孔龙是个初犯,并且在本案中主观恶意并不大,加上他是丨警丨察卧底的身份,都有可能成为量刑的参考标准,总之,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帮他减轻量刑,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陆鸣点点头问道:“那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孙明桥想了一下说道:“除了证据之外,你不妨可以找死者的家属谈谈,毕竟,及时赔偿被害人家属,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也是法官考虑定罪量刑的重要因素。”
  陆鸣为难道:“如果赔偿损失能让阿龙少判几年的话,我早就找他们商量了,可问题是,那个保安的家里人肯定已经被人收买了,不可能替我们说话……”
  孙明桥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要看被害人的家属是注重经济赔偿,还是执着于惩罚凶手。
  根据我的经验,一般有钱人的家庭,不太看重经济赔偿,而是更执着于复仇,本案死者是一个保安,家里的经济条件应该不会太好。
  你不妨可以试试,如果背后有人收买他们,你可以出更多的钱,如果背后有人威胁他们,只要拿到证据,反而对我们有利……”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尽快去找他们谈谈……但是我觉得希望不大,说白了,这个案子幕后的推动者是孙维林……
  你应该知道孙维林是什么人吧,他又不缺钱,肯定会给死者的家属一大笔钱,我不可能跟他拼钱吧。”
  孙明桥意味深长地盯着陆鸣说道:“那不一定,越是有钱人,越不会把一个保安的命看的有多重。
  何况,目前为止,这个保安的家属在本案中并没有什么重要作用,也许他们并不重视,即便给予补偿,也不会有多少钱。
  你既然能请我做辩护律师,应该不会缺钱吧,如果他们给家属十万的话,你就给二十万,也不用他说什么话,只要能跟他们达成谅解就行……”

  陆鸣心想,这件事自己出面反倒不好,毕竟自己和阿龙非亲非故,那个保安的家属恐怕宁可相信望江大厦的人也不会相信自己。
  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徐晓帆出面就好了,只是不清澈这婆娘愿不愿意,实在不行的话干脆让陆琪出面,毕竟她是阿龙的女朋友,只是担心死者家属知道陆琪的身份之后可能会狮子大开口呢。
  孙明桥见陆鸣沉默不语,于是站起身来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沟通……”
  陆鸣只好站起身来,不过,他心里一直有个疑惑,那就是孙明桥是真的没有认出自己,还是装作不认识,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另外,他很想知道刚才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孙律师……这个……我们好像见过一次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陆鸣的话只说了一半,孙明桥就摆摆手打断了他,说道:“我见过的当事人太多了,不可能每一个都记住,我关心的只有案子上的事情,对委托人没有多大兴趣,你只要协议付钱就行了……”
  孙明桥的话说的模棱两可,陆鸣还是没有得到答案,只好告辞,没想到孙明桥还挺客气,居然送他出门。

  陆鸣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在出门的那一刻问道:“孙律师这次来W市可能不仅仅是为了我这一个案子吧?”
  孙明桥一愣,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鸣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应该也是陆建岳的律师吧?”
  孙明桥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做为律师,我不会去打探委托人的**,同样,委托人也不要多管闲事,我们只谈案子上的事情……”
  孙明桥虽然没有承认,可陆鸣基本上断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刚才陆建岳的老婆宁化雨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和陆建岳的遗产有关。
  “对了,我必须提醒你,开庭那天,陆琪必须出庭作证,她可是我们这边唯一有点价值的证人。”临出门前,孙明桥说道。

  孙明桥的话提醒了陆鸣,忽然意识到陆琪已经好几天没有给他打电话了,按道理,她应该每天都会询问阿龙的情况,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却一点音信都没有。
  想起昨天蒋凝香的担忧,陆鸣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给陆琪打个电话,在这个节骨眼上可别处什么意外。
  虽然阿龙信誓旦旦地保证陆琪不会变卦,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在对付女人方面,他觉得阿龙比自己的修炼差远了。
  从楼上乘电梯下来,看看时间还不到六点钟,距离韩佳音的约会还有一个多小时,尽管大堂里的休息区摆着豪华的真皮沙发,可陆鸣还是觉得坐在那里有点不自在,好像里面的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在看着他似的。
  正自琢磨着要不要先去自己的店里面等上一个小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杜鹃打来的,也顾不上周围人的目光了,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到休息区坐下来。

  “杜鹃,怎么样?见到你妈了吗?”陆鸣旁若无人地大声问道。
  只听杜鹃说道:“已经说好了,晚上我就带她进城……我妈说她早就知道有个秘密监控室了,她以前就有客户被保安部的人敲诈过……”
  “因为什么事情被敲诈?”陆鸣问道。
  杜鹃说道:“好像那个客户在包厢里和别人谈什么违法生意,后来有个保安问他要了十万块钱,把视频还给了他,不过,我妈说背后都是保安部部长吴迪指使的……”

  陆鸣问道:“那个客户能联系上吗?”
  杜鹃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就别指望他会给你作证,要不然,他为什么宁可出十万块钱,显然是怕别人知道他……”
  陆鸣说道:“那你妈可以作证啊。”
  杜鹃说道:“这不可能,我妈说了,她可以帮你打听一些事情,但是别指望她会出头露面,她都一把年纪了,可不想惹什么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