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长,昨晚我喝多了,都不知道怎么就昏睡过去了,早上醒来后,洗了洗脸就出来了,我怕您着急,没敢在那里吃早饭,就回来了。”彭长宜不知道昨天晚上江帆打电话荣曼接的事。
  江帆说:“我知道你肯定会喝多,你一个人,哪对付得了他们那么多人,我是说你昨天晚上没事吧?”
  “没事,就是头现在还晕。”彭长宜拍着脑袋说道。
  “我是说,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着,是一个女人接的?”
  “女人?”彭长宜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着江帆。
  “她说她叫荣曼,跟你一起来开会的。”江帆说道。
  “噢——”彭长宜明白了,肯定那个时候自己醉得不省人事,江帆打电话来,荣曼接的。这个女人,真是别有用心,都没告诉自己江帆来电话的事。他不好意思地看着别处,说道:“是,就是我以前跟您说过搞公交项目的企业家。”
  “我问你们在哪个宾馆,我去接你,她没告诉我,说他们会照顾好你。”

  彭长宜不自然地咧嘴笑了一下。
  江帆看出彭长宜的不自在,就不再往下问了,说道:“我马上告诉餐厅,给你准备早餐,是不是昨天晚上都没有吃东西?”
  彭长宜回头看着他,摇着头说:“昨天晚上?我都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吃什么了?”
  江帆笑了,说道:“你真是喝傻了。是不是早上连脸都没洗?”
  “是啊,睁开眼就回来了。”彭长宜揉着肿胀的眼睛说道。

  “你先去洗个澡吧。”江帆说着就往浴室里走,他就去给彭长宜放水。
  “市长,我自己来。您看有没有小米粥,我早上别的不想吃,就想吃皱。”彭长宜想尽快支走江帆,他实在忍受不住里面那条湿丨内丨裤了。
  江帆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好,我去看看有没有小米粥。如果没有馄饨行吗?”
  “更好。”彭长宜说道。
  “你先洗澡,一会我上来叫你。”江帆说着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送他出去,从里面别好门,他快速地脱下了衣服,脱掉那条已经被他体温捂得半干的丨内丨裤,从自己的旅行包里掏出提前带好的丨内丨裤和袜子,放在床上,这才脱去上衣,进了浴室。
  彭长宜关掉浴缸上方的水龙头,他想起昨天跟荣曼就是用的浴缸。他不想用浴缸洗澡,就打开了头顶上方的莲蓬头,温暖细密的水流自上而下喷洒在他的身上,他感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清爽和舒畅。
  他仔细地清洗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用热水反复冲洗着自己的胯部,一遍一遍地打着香皂,一是想洗掉那里的罪恶,一是想用热水把那片区域温暖,那里,已经冰凉了一个早上了。直到他感到那里不再冰凉了,才停止定向清洗。
  他自己带来了牙具,但是他没用,而是用宾馆的牙具刷牙,他反反复复、仔仔细细,极其认真地清洁着自己的每一颗牙齿,每一条牙缝,他从未这么认真地对待过自己的牙齿,今天,他把它们全部地、不留任何死角地都照顾到了,他希望自己认真对待这个过程,尤其是经过了昨晚……
  他从里到外清洁完自己后,这才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他换上了干爽的丨内丨裤,又换上了一条衬裤,衣服还没穿完,就传来江帆的敲门声。
  开开门后,江帆进来了,说道:“刚洗完?”
  彭长宜笑了,说道:“早上有点冷,洗的时间长了点。”
  江帆说:“长宜,我刚才亲自去看了看,正好有刚刚熬熟的小米粥,而且还有小笼包子,我告诉他们送到房间来。”
  彭长宜不敢看江帆关切的目光,他躲闪着,说道:“市长,不用,太麻烦了,咱们去餐厅吃吧。”
  江帆看着他,说道:“长宜,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啊?”彭长宜梗着脖子说道。
  “那干嘛跟我这么客气,而且并不麻烦呀?”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习惯了。”
  江帆看着他。坐在了沙发椅上,说道:“长宜,跟我说实话,你昨天是不是去德山着?”
  彭长宜是神情立刻就黯淡下来,他点点头,说:“是的,我和她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江帆问道。

  彭长宜又点点头,没说话。
  江帆说:“我看出你心里不痛快来了。不能挽回了吗?”
  彭长宜说:“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挽回,肯定能挽回,但是我不想那样做。您想想,这才哪儿到哪儿呀,刚刚开始就去挽回的努力,这什么是个头啊?以后呢,以后出了问题我也去努力挽回吗?她才二十多岁,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还存在着许多变数,我不想那么累,更不想把心思耗费在这方面上来,太磨人了,所以,就分手了。”
  “这就是磨人的事,磨合磨合,不磨怎么能有合?”江帆劝着他。
  彭长宜抬头看着他,说道:“您和小丁就没有磨合,我是指的单纯你们两个人之间,外界影响不算。”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我们磨合了8个年头了,你说我们还怎么磨合?”
  “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是说你们各自的心灵间的那种……那种叫什么东西,我说不上来了,呵呵。”彭长宜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用词,又不敢把意思表达的太明确,就支吾过去了。
  江帆说:“什么事都不是单纯的,都会受到外界的干扰和影响。”
  “我是说……我是说最起码你们两个人之间,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猜忌或者是什么问题产生,反正,反正不一样。”
  江帆总算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笑了,说道:“你要有耐心,毕竟人家比你小那么多,发生什么变数也是正常的,这就需要你去引导。”
  彭长宜说:“您遇到小丁的时候,小丁跟她的年纪差不多,怎么人家小丁就没……就没那个……所以说,从一开始我就为这些事去努力做什么的话,那我这一辈子都不安生,我才不愿费这心思,我情愿放弃。别说她不是七仙女,就是七仙女如果脚踩两只船我也不会勉强,再爱也会放弃。什么问题都可以通过努力而去挽救,唯有爱情勉强不来,何况,爱情这个东西就是唯一性的,必须是忠贞的,这是原则问题。我不能因为贪婪他年轻就迷失了原则。”

  江帆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任何劝说都不起作用了,就笑了一下,说道:“那是,这个是大方向,一切偏离了这个方向,都是不能调和的矛盾,但我从你的神态中看出,你可是不开心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