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江帆问起卢辉的情况,彭长宜说:“他呀,就是那样,小心眼、小性,你要说他多坏也不是,就是总喜欢在别人的身上找自己不如意的根源,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了解他吗?您还不知道我吗?你有什么心眼,只要大方向不错,那么这些心眼你就揣着,我也不跟你计较,毕竟曾经在一起不错过。你心眼多怕担责任,没事,我不计较,所有的责任我担着,只要不拉倒车我认为就是好样的,至于说你有多少心眼那就是你的事了。再说了,一个班子里这么多人,而且还有好几个副市长呐,你就是什么都不干都没关系,任何一项工作既有市委的人分管,也有政府的人分管,你不干,照样有人干,你心眼多,我不跟你玩心眼,你给我挖坑,我乐乐当当地往里跳,我看你怎么着?久而久之他自己就感到没有意思了。再有,班子里面,我要是不跟他计较,别人当然也不好跟他计较了,一切靠自觉。如果有自觉,就会有悔改的那一天,如果没有自觉,甘愿当我的绊脚石,那到时我也不客气。所以啊,我就常常想起王部长说过的话,他说心胸,决定一个人的广度,思想,决定一个人的高度。想想真是这么回事啊——”

  江帆端起酒杯,说道:“你说的对。长宜,喝口?”
  彭长宜看了看酒杯,说道:“不瞒您说,昨天出酒了,一闻这味就难受。”
  江帆说:“那咱们少喝,喝小口。”说着,举杯跟他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小口。
  彭长宜也喝了一小口。

  江帆又给夹了菜,说道:“多吃点,吃慢点。”他没有问彭长宜去哪儿了。
  彭长宜见江帆又给自己夹菜,就不好意思地用手挡了一下,说道:“得嘞您哪,我自己来呗——”
  江帆说:“谁让你三顿并一顿吃啊?”
  彭长宜笑了,忽然想起什么,拿过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说道:“这个是房钱,十二万六千八。密码也是这个数字,126800。”

  江帆接了过来,说道:“我不是让你留下请客的钱吗?”
  彭长宜说:“我说了用不着,真的。他们还捡了便宜呢?”
  江帆笑了,揣进兜里,说道:“谢谢你。”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您跟我客气啥?”

  江帆说:“如果当初不是你死乞白赖地游说我让我买,我可能没有这些钱呢?前两天还跟小丁说起过你呢。”
  彭长宜心里就是一动,他夹了一筷菜说道:“哦,你们商量在哪儿买房了吗?”
  “呵呵,目前还没有。长宜,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江帆看着他说。
  彭长宜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地说:“我感觉,最好在北京买。”

  “可是我们两个都在阆诸工作啊?”江帆说。
  彭长宜说:“您看,北京房价现在涨得很厉害,从长远眼光来说还是在北京买合适,而且您父母也都来北京了,在阆诸工作不矛盾,您也有住处,而且小丁家也有房子,不过最好是住在您那里,一是部队清静、安全,二是离她单位近,三是她还有个后妈,说不定她那个后妈早就在打那个老房子的主意呢,所以我说让她跟您住最好。再有,我还是那个观点,不能让她在那个老房子住下去了,孤单不说,而且还在城外,离单位也远,她又总是加班,真的要是出点什么事您不得心疼死啊!尽管那里有她妈妈的痕迹,但是人不能总是生活在过去的忧伤中,搬出来跟您住,兴许她的性格还会变得开朗起来。”

  “长宜,你说的太对了,我是这么想的,只是考虑不成熟。”江帆说道:“如果结婚的话,我就先让她跟我在军区住,然后我们去北京买房。”
  “什么时候结婚,定下来了吗?”彭长宜问道。
  “没有。”江帆举起杯,向他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说道:“目前人家还没同意要嫁给我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是女孩子的矜持,她不嫁给您嫁给谁呀?您呀,继续努力,争取一举夺下总攻的最后胜利。”
  江帆笑了,说道:“别说我了,你怎么样?是不是去德山了?”

  彭长宜一听,耷拉下脑袋,垂头丧气地说道:“我的结束了。”说着,喝干了杯里的酒。
  “哦?为什么?”江帆不解地看着他。
  “以后我再跟您说吧,我心里很乱,从来都没这么乱过。”彭长宜的眼里有了一抹掩饰不住的痛楚。
  “看来你是入戏了。”江帆说道。
  “是啊,我的确很喜欢她,唉——没想到……”彭长宜不往下说了,尽管陈静的心不属于他了,但是他不想诋毁她,毕竟,他们有过那么多的美好,而且,他是她第一个男人。相比丁一能坚守爱情,等了江帆这么多年,的确不易,想到这里,他就说道:“市长啊,小丁这么多年能对那么多的追求者不动心,而是一心一意珍藏着您的最后一滴泪,真的是非常难能可贵,这样纯粹的女孩子恐怕真的是不多了,就冲这一点,您怎么疼她、宠她都不过分。”

  江帆点点头,他知道彭长宜和丁一的友谊,也知道丁一对她的这位科长很依赖,就说道:“长宜,说道这里,我还得感谢你呐,如果不是你及时帮我们沟通,我们可能也早就错过了,来,敬你。”江帆说着,冲彭长宜举杯示意。
  彭长宜一仰头,喝干了杯里的酒。江帆又要给他倒,彭长宜说:“不喝了,我晚上还有个酒场。下午四点北京公交公司有个联谊会,邀请了我,我跟他们说晚点去,误不了喝酒就行了。”
  江帆就收回酒瓶子,说:“好,不喝就不喝。这样,我已经让人给你开好房间了,吃完饭后你先洗个澡,去睡一觉,养精蓄锐。不过你状态不好,晚上也要少喝。”
  “没事,那些人我跟他们喝过,他们不是对手。”彭长宜骄傲地说道。
  “人家再怎么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人家人多,一人敬你一杯就多少杯呀?要不我派两人跟你去。”

  “呵呵,不用,喝酒我没憷过阵。”彭长宜在说硬话。
  尽管彭长宜信心满满,江帆还是隐约有些担心,就说道:“长宜,这样,让我司机跟着您,你喝完酒还是回到这里来睡。”
  “不了,我喝完酒,没准就回亢州了。”彭长宜说。
  江帆急了,说道:“那可不行,你自己开车,又喝酒,黑灯瞎火的我不放心,不行,我让司机去送你,然后再去接你怎么样?”江帆退了一步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行,那就让他送我一趟,我不开车了。”
  他们边说边吃,吃完饭后已经快两点了,江帆送他来到房间,让他休息会,一会来叫他。江帆走后,彭长宜确实有点累,头也有点发沉,他洗了个澡后,钻进被窝,倒头大睡……
  他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传来江帆的敲门声,他才醒了。

  江帆看着他双眼红肿,说道:“长宜,我担心你晚上应付不下来,还是我派个人跟着你吧。”
  彭长宜说:“您放心吧,没有问题,亢州还有别人来,没有问题。”
  江帆听他说还有别人来,就不再坚持派人跟着他了。
  彭长宜是坐着江帆的车来到表彰会所在的酒店的,这之前,荣曼已经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他一直关机,在路上,他才接通了荣曼的电话。
  “彭书记,您来了吗?”荣曼的口气里流露出担心。
  “再有十分钟就到了。”彭长宜说道。
  荣曼松了一口气,说道:“表彰会已经结束,我在门口等您,我们直接到酒店餐厅。”

  “好的。”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
  等彭长宜赶到酒店大门时,和荣曼一起等自己的还有分公司的李总。彭长宜快步向前,跟李总握手,说道:“对不起,紧着忙着往这边赶,还是没赶上下午的会。”
  李总说:“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只要喝酒的时候你能到场就行了。”
  彭长宜说道:“可是不能喝了,这两天喝残了。您看,我只身一人,您可是不能欺负我啊。”

  “哈哈,谁不知道你彭书记一夫当关,万人难敌?”李总笑着说道。
  “李总,长宜求求您,晚上您一定要关照我,可是不能让我喝多。”
  “哈哈,这可是不像你彭书记的性格啊。不过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我本人保证不让你喝多。”李总信誓旦旦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