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默默地挂了电话。把那封信和500块钱又看了一遍,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她将它们包好,放进了里面衣服的口袋里,擦干净眼泪,就离开了这棵见证了她两次眼泪的大树……
  彭长宜之所以这么早退房,为的就是不再跟陈静见面,见面除去增加彼此的痛苦,已经毫无意义。他没有吃早饭,头天晚上出酒后,心里的确很空,但就是不想吃东西,途径服务区时他也没有停车吃饭。
  北京通往德山的高速路已经全线贯通了,路上车很少,他加快马力,用了不到五个小时就到了北京边界。他看了看表,离下午的联谊会还差三四个小时,况且,他也不准备参加会议,参加会议就要冠冕堂皇地讲话,况且,自己这种状态肯定会有失水准,而且,他提前也跟被北京的李总说了自己有事唯恐赶不回来,但是他保证晚宴开始的时候到。想到这里,他就想给江帆打个电话,他想去阆诸找江帆。从这里到阆诸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比回亢州近多了。另外,更重要的是把卖房的钱给他。

  想到这里,他就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掏出了手机,拨了江帆的电话。
  “长宜,你好。”很快,就传来江帆春风得意的声音。
  彭长宜听出里面人声嘈杂,很乱,就说道:“市长,您忙什么呢?”
  “长宜,我在北京。”
  “哦?那您先忙,我先挂了。”彭长宜觉得江帆可能是回家了。
  江帆赶忙说道:“不用,我不忙。我们明天在北京召开一个在京的阆诸籍各方人士座谈会,我是头中午过来的,今天就不回去了,看看筹备情况。你有事吗?”
  “呵呵,是这样啊,我也到北京了。还想去阆诸找您呢。”彭长宜松了一口气说道。
  “哦,太好了,长宜,既然你在北京就过来吧,我也就是例行公事看看,其实用不着我,驻京办这边早就筹备齐全了,我晚上会个朋友,明天上午再见个朋友,就等着下午开会了。你过来,我就不跟他们去吃饭了,咱哥俩喝点。”

  “呵呵,不会打扰您吧?”彭长宜说道。
  “不会,我在阆诸办事处等你。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江帆问道。
  “京德高速路和北五环交界的地方。”彭长宜报上了自己的位置。
  江帆一听彭长宜的位置,就知道他是从德山来,就说道:“好的,我告诉你怎么走……”江帆说着,就跟彭长宜说了路线,彭长宜记下后,便开车并线向前驶去。
  江帆让秘书辛磊去给彭长宜安排饭,另外嘱咐他再去开一个房间,一会有个朋友要来。辛磊很快就安排好了房间和午饭。江帆看了看表,觉得彭长宜差不多该到了。就和辛磊还有小山子出去到门口去等彭长宜了。
  江帆在外面站了足足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才等到了彭长宜。
  江帆第一眼就看出了彭长宜的精神状态不佳,满脸青色不说,眼睛布满了红血丝,他给彭长宜拉开车门,让司机小山子去给他停车,然后带着彭长宜就走进了阆诸驻京办。
  彭长宜打量了一眼这个驻京办的外观,说道:“倒是地级市的驻京办,就是比亢州的气派。”
  “哈哈。”江帆笑了,他给辛磊做了介绍,彭长宜跟辛磊握过手,辛磊说:“江市长,我先去餐厅等你们。”
  江帆点点头,他征求彭长宜的意见,说道:“长宜,是先吃饭还是先休息会?”
  “市长,不瞒您说,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还滴米未尽呐,不想吃服务区的饭,就一直开过来了。”
  江帆打量着他,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我看出来了,疲惫憔悴不说,感觉也是‘三顿不进面食’了。好,先吃饭。”
  听江帆说“三顿不进面食”的话,彭长宜就有了几分亲切感,其实他从江帆带人等在寒风中就感觉到了温暖,加上他们在一起经常说的这句话就更加亲切。

  说着,他们就向餐厅走去。
  他们进了一个豪华的小包间,江帆指给彭长宜洗手间的位置,说道:“去洗洗脸吧,怎么眼角还有眼屎呢,是不是一夜没睡?”
  “呵呵,不是,是早上没洗脸,醒了后就回来了。”彭长宜说道。
  “这么狼狈?”
  “呵呵,是啊,一会再跟您说。”
  彭长宜走进洗手间,一通折腾后才出来。他搓着脸说:“太舒服了,一路上这脸都跟僵住了一样。”

  “呵呵,那也不能不吃饭啊,你自己照照镜子去,显形了都。”江帆关切地看着他。
  这时,餐厅的门开了,身着旗袍的服务员将菜端了上来,秘书辛磊跟在后面,他将彭长宜的车钥匙交到他手上,说道:“彭书记,您慢用,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彭长宜说:“辛苦你了,一块吃吧。”
  辛磊说:“不了,我们那边也开好了。市长那我过去了。”

  辛磊就走了出去。
  很快,为彭长宜他们安排的六道菜品上齐了。江帆首先给彭长宜盛了一碗杂菌汤,说道:“长宜,先别急着填肚子,先喝碗热菌汤,这样不伤胃。”
  “谢谢市长。”彭长宜接过了汤,用小勺喝了一口,说道:“真舒服。”很快,一小碗热菌汤下肚了。
  彭长宜拍着肚子说道:“总算有食了。”
  江帆笑了,这才拿过酒瓶,给彭长宜倒了一小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小杯。
  彭长宜说:“我再来碗汤,这汤可是比酒好喝多了。”

  “哈哈,那是你饿了。”江帆笑着给他盛烫,彭长宜双手接了过来。
  两小碗汤下肚后,彭长宜有了些底气。
  江帆将剥好的一个鸡蛋递给他,又给他的碟子里夹了一块熏鱼。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不用照顾我,好像我是小朋友似的。”
  “哈哈,在我眼里你就是。”江帆笑着说道。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不过每次见到您,的确跟见到亲人一样的感觉,时间久了,很依赖这种感觉。”
  江帆笑了,说道:“是啊,我记得卢辉咱们三个是各差四岁,他比我大四岁,我比你大四岁,但经过时间和事实的检验……唉——老卢最近怎么样?你跟他合作还行吧?”
  尽管江帆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从他的叹息中,彭长宜非常清楚这句话蕴藏着的深意,他和江帆之间,早就相知,他非常清楚江帆想表达的意思,大浪淘沙始见金,这句话非常符合他和江帆的友谊。卢辉当初没有留在亢州任职,而是调到了和甸,本是非常正常的官场调动,他却因为没当上亢州组织部部长而迁怒了一批人,适当其冲的就是江帆,其次是王家栋,当然,和江帆王家栋走得最近的彭长宜也受到了他的冷遇,后来,他就和江帆、彭长宜渐行渐远了。在雯雯嫁给王圆的问题上,他不支持实际上就是反对,尤其是王圆出事后,没见他这个当叔叔的怎么去关心,反而有一些消极的言行,让雯雯对他这个叔叔也疏远了,这些,王家栋从来都没跟彭长宜说过,但是彭长宜能感觉得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