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床边,她端详着彭长宜那张男性的刚毅的脸,心里不住的翻过,她对彭长宜是有感情的,但事已至此,自己就是回头彭长宜也不会要自己了,就像老顾说的那样,他的这条船上,是绝不可能让别人插足的。
  想到这里,她抱住了彭长宜,吻上了他的嘴唇,用力撬开他的牙齿,她吻着他,找上了他的舌,但是他表现的没有任何知觉,任由她吻着自己,没有任何回应……
  她渐渐抬离自己的头,迷蒙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没有任何反应,难道真的醉得不省人事,对她的温存没有任何感知,还是心灰意冷了?
  她伸出手,摸着他的脸,描刻着他的脸部线条,熟悉的轮廓和他那硬朗的男性气息让她动容,她神情一松,扑倒在他的怀中……
  陈静“嗡嗡”地哭了。

  她有些担心,知道哀莫大于心死的话,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她再次地吻着他,吻着自己这个第一个男人,双手捧着他的脸,吻会儿,就抬头看他会儿,见他还是没有知觉,就不停地说:“醒醒,你醒醒,我是小静,你的静儿,我是爱你的呀……”
  彭长宜当然没有完全醉过去,他很早就跟丁一说过:酒醉心不迷。迷迷瞪瞪中知道有人在给他脱衣服,也知道是陈静,但是他不愿醒来,也不愿睁眼。他的确想再一次感受她,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分手已然成定局,他不想给陈静留下什么阴影,他爱过她,他希望她走进阳光般的爱情,和她未来的爱人牵手,他已经给这个姑娘造成了痛苦,不想让这种痛苦延续,他比她大那么多,这一点他一定要把握住的。

  此时的陈静见吻他不见效,索性脱去自己的上衣,撩开毛衣,把自己的胸脯贴在彭长宜的身上,同时,手就伸进被窝,摸着彭长宜坚硬的胸肌,然后一路向下,手就滑过了他的腹肌,摸到了他的下面……
  彭长宜在心里告诫着自己,挺住,一定要挺住!这不是爱你的表现,这是同情你的表现,是不想让你死得更痛苦,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他暗中咬牙,运着气力,不为所动。
  陈静见摸了半天不奏效,便把手伸进了他的丨内丨裤,冰凉的小手直接接触到了彭长宜的要害部位,把他的东西放在自己的手里,不停地抚摸着摆弄着,渐渐地,那个东西在她的手里就变大,变烫,变硬了……
  该死!彭长宜在心里暗骂一声自己没出息,怎么能这么经不住挑逗呢?要知道,这是她对你的可怜,你这个不争气的混蛋!想想她跟别的男人是这么亲热的?这样想着,想着,渐渐地,他的分身就开始变得垂头丧气下来。
  陈静本来已经感觉到了彭长宜,他的东西是在自己的手里慢慢崛起、壮大,就知道彭长宜还是有感知的,他还是爱自己的,正在欣慰之余,正想进一步动作,但他的那个东西很快就蔫了下去,而且任她再怎么逗弄,鼓捣,也不见昂扬起来。
  她失望了,抽出手,再次捧过彭长宜的脸,眼泪就滴到了他的脸上,喃喃地说道:“你讨厌我了,真的讨厌我了,你嫌弃我了,可我是清白的,我只属于过你一人……”她说不下去了,趴在他的身上哭了。

  彭长宜嘴里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就翻过身去,把一个冷冰冰的后背给了陈静。
  陈静抬起头,看着他,他从来都没有醉过,他是有名的一斤不倒,二斤刚好,今晚也就是喝了七八两还都吐了出来,看来,他的确是酒犯心事,彻底醉了。
  陈静无奈,最后吻了他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是为我醉的,但是我没有办法,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
  陈静流着眼泪,拉下毛衣,站起身来,穿上了羽绒服,扣好扣子,又给他掖严被角,将床头灯调暗,这才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彭长宜听见了关门声,他仍然一动不动,两滴泪,从眼角处淌出……
  第二天,陈静由于惦记着彭长宜的状况,她一大早就悄悄起来,直奔彭长宜住的宾馆走来。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见房间的门开着,她才想起,他有早起的习惯。就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笑着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静一愣,走进后才发现,是宾馆服务员在整理床铺,彭长宜不在房间里。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衣架,衣架也没有了彭长宜的衣服,她问道:“这个房间住着的人呢?”
  “哦,走了,一早就退房走了。”服务员答道。
  “是的。”服务员说:“你是叫小静吗?”
  陈静木讷地看着她,点点头,说道:“有事吗?”
  服务员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张对折的信笺,交给她?,说道:“这是客人走时留下的,他让我们转交给你。”
  陈静接了过来,打开,里面是五百块钱还有一封信,这封信是彭长宜写给她的,他说:“小静儿,你好,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回去了,年底了,我太忙了,就不等你了。我知道我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甚至是伤害,对不起……这是500块钱,昨天的饭费,你没有经济能力,昨天的饭没有你请的道理,我不知道500够不够,不够的话你就认赔吧。快过年了,你又长了一岁,提前给你拜个早年,祝你开心,愉快。彭。”

  陈静看完信后,焦急地问服务员:“他走多大会了?”
  服务员想了想说道:“刚走,办完手续后不到半小时吧……”
  服务员的话还没说完,陈静扭头就跑了出去了,她跑下了楼梯,跑出了宾馆大门,跑到了停车场,停车场里的几辆车挂满了白霜,早就没有了彭长宜的车。她又发疯地似的的往出跑,沿着那条街道,一直跑,跑到了上次送他的那个位置,也没见到彭长宜的车影,她靠在上次靠过的那棵树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彭长宜,你混蛋,混蛋,混蛋……”

  陈静痛哭流涕,背靠着那棵大树,慢慢地蹲下身,想起了彭长宜对自己的好,她哭得肝肠寸断……
  哭了半天,兜里的电话响了,她掏出来,是师兄,她把手高高地扬起,准备把手机扔出去,但是她没有这样做,而是停在半空,慢慢又将手落下,放在耳边,接通了电话:“喂——”
  “喂,小静,我刚从你们的宿舍出来,她们说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听着那个关切的问话,陈静抽泣了一下,擦着眼泪说道:“没有。”
  “你哭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师兄焦急地说道。
  “不用了,我马上回去。”陈静平静地说道。
  “好的,我在兰州拉面馆等你,我请你吃早饭。”

  “好的。”陈静应了一声,她又说道:“师兄,你跟家里说,能不能提前把我们送出去,我们去国外读预科吧,我不想呆了,一天都不想呆了……”
  “别问了……”陈静哽住了声音。
  师兄说:“本来开始家里是这个意思,都是因为你说在国外读预科成本高,家里才没有坚持。但你知道,如果我们出去,家里的意思是先让我们先结婚,然后再……”
  “我同意。”陈静平静了一下自己说道。
  “真的?”师兄激动地说道。
  “是的,我同意。”她再次复述了一遍。
  “好好好,等见面我们再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