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的鼻子一酸,眼睛就有些潮湿,他赶忙把头别到了窗外……
  陈静哪里吃得下,她怯怯地问道:“你住哪儿?”
  彭长宜说道:“第一次住的那个旅店,还是那个房间……”
  陈静端起酒杯,也猛地喝了一大口,将桌上彭长宜给她买的电话推到他的面前,说道:“这个,还给你吧,去送给你喜欢的姑娘吧——”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又端起酒杯,说道:“我彭长宜送出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往回收过,更不会一物二主,如果你看着它闹心的话,随便扔哪里都行。”说完,又将杯里的酒一下子喝干。
  陈静的脸一红一赤尴尬极了。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影射你的意思,你别多心。”
  尽管彭长宜说的是真心话,他的确没有没有影射陈静的意思,但是他知道,这话起到了客观作用,因为听到彭长宜这样说,陈静羞得不但脸红了。
  彭长宜有些痛苦和无奈,一旦话变得不在投机,恋人之间的默契度也就没有了。他把手机又推到了陈静的面前,看着她说道:“我祝你幸福,真的。希望他比我更爱你,希望他给你幸福,你是好姑娘,我,配不上你,而且年龄又比你大这么多,你有选择幸福的权力,我不会成为你追求幸福的绊脚石,这一点请你放心。至于这个手机,你就留下吧,预个方便,接个短儿,我保证,绝不会再打这个电话。听话,装起来。如果不装起来,就是瞧不起我。”彭长宜说得很诚恳,他再次将手机往她跟前推了一下。

  眼泪,再次从陈静的眼里流出,她望着彭长宜推到自己跟前的手机,想着他刚才说的“一物不能二主”的话,就默默地把手机装进了兜里。
  彭长宜看着她,有些心疼,就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用大拇指给她擦去眼泪,说道:“好孩子,我就做你叔叔吧,别哭,如果你坐在这里实在吃不下的话就回去吧,别让人家小伙子等着急了,说不定他真敢找到这里来,我不想见他,请为我保持我这个叔叔的神秘性好吗?去吧。”
  听他这么说,陈静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她站起身,偎在了彭长宜的肩上,痛哭流涕……
  彭长宜伸出胳膊,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一会出去没法见人了。”
  陈静哭得更欢了,索性把脸扎在他的腋下。
  “好了,你走吧,我继续喝酒。”无论彭长宜怎么劝陈静都不走,反而还抱住了彭长宜的胳膊。
  彭长宜再次感到了那个年轻身体的柔软,尽管隔着厚厚的衣服,但是对于彭长宜来说,这个刺激已经足够了。彭长宜使劲闭上了眼睛,狠狠心说道:“你如果不走,我就在这个地方要了你!我数五下,请你立刻离开!一、二、三、四……”
  “我走,我走……”陈静抬起头,哽着嗓子说道。她站起身,拿过纸巾,擦着眼泪,说道:“那你呐?”
  彭长宜说:“我一会回宾馆,明天一早就赶回去了,明天下午还有个联谊会要出席。好了,你走吧。”说完,他就低头开始若无其事地喝酒吃菜。
  陈静点点头,她向门口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转回头,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没有看她,还是自顾自地吃菜,喝酒,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陈静手扶着门把手,她十分清楚,走出这个门,就别想再回来了。她又看了彭长宜一眼,见彭长宜这次索性别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只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她狠狠心,抹了一下眼泪,便走了出去,“砰”地一声关上门。很快,就传来她蹬蹬下楼的声音。

  听着背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彭长宜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半天,他才回过头,看了一眼门口,房门已经被陈静关上了,房间里已没有了她的人影。桌上,只有她剩下的半杯酒。彭长宜一个人对着满桌子的菜肴,也了无胃口。他双手托着头,脑袋就有些晕,刚才连着两杯酒喝得太急太快,而且几乎没有吃菜,肚子里光是酒。
  陈静走了,自己坐在这里也毫无意见,一瓶酒已经见了底。他稍微平静了一下冲着门外喊道:“服务员。”
  服务员应声而进。
  “结账。”他说道。
  “对不起,刚才那位陈小姐买了单了。”
  彭长宜愣住了,想冲服务员发脾气,一想自己心情不好,还空腹喝了这么多酒,唯恐自己把握不好分寸,想了半天,才冲服务员挥挥手,示意她出去。
  他心里有些不好受,眼睛就有些热乎乎的难受,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个傻丫头,你还跟家里要钱花呢,你结的哪门子账呀——”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擦了擦眼睛,摘下外套,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然后开门下楼。
  外面的服务员说道:“先生小心。”
  彭长宜站住,瞪着红红的眼睛说道:“我喝多了吗?”

  服务员摇摇头,没敢说话。
  彭长宜扶着楼梯,踉踉跄跄地下了楼。走出酒店大门口,冷风一吹,酒劲就开始往上翻,他赶紧跑下台阶,摘下墨镜,来到了一个垃圾桶跟前,嘴一张,刚才喝下的空肚酒就全都吐了出来。
  他吐得的一塌糊涂,天旋地转。直到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没得吐了,才直起身。
  酒店里的服务员出来了,悄悄递给他几张餐巾纸和一杯温水。
  彭长宜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漱着嘴,直到把嘴里的污物漱干净,才用餐巾纸擦着嘴,说了声:“谢谢。”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腾云驾雾般地走回了宾馆,刚要上台阶,怎奈头重脚轻,一下踩空,差点没跌倒,门口的保安赶忙过来搀他,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来吧。”随后,他的一条胳膊,就搭在了一双柔软的小肩膀上。
  彭长宜一看,是陈静。他吼道:“你怎么来了?我不用你管,你走!”
  陈静说道:“你喝多了。”
  “你才喝多了呢!”彭长宜硬气地顶了她一句。
  门口的保安就偷偷笑了。

  陈静没有理会彭长宜的态度,而是架着他,来到了他们住过的那个房间。
  陈静从他的兜里掏出房卡,打开了房门。搀着他,把他放在床边,彭长宜刚一挨着床,就势倒了下去。
  陈静帮他脱下皮鞋,又给他解开衣扣,帮他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又走进洗手间,拿出一条热毛巾,细心给他擦脸,擦脖子,擦手。完成这一切后,就把毛巾丢在一边,开始给他脱裤子。
  彭长宜完全醉了,嘴里磨磨唧唧地说着什么,身子被陈静翻来倒去了几下后,身上就剩下了一条丨内丨裤和一件贴身穿的白背心了。她又拿着毛巾,去了洗手间,把毛巾在热水中浸湿后,给他擦了擦脚丫子,这才给他盖严了被子。
  陈静其实刚才没走远,她不放心他,一直躲在暗处看着他,跟着他,直到他险些栽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