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9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便觉得不一般,眼睛很有神,看我一眼,似乎把我看个通透,感觉有寒气从脚底往上冒。
  我刚要说话,说几句场面话,老太爷淡淡说道:“好了,带他出去吧。”
  竟然没给我开口的机会,便把我撵出去了,这是什么路数,我怎么看不懂呢。
  童朗把我带出来了,本来我想问问他,可是他冷着脸,我心说算了,何必碰钉子呢。

  走出来了,童香很诧异,因为太快了,进去马上就出来,才用多长时间,童香问道:“见到爷爷了?”
  我点点头。
  童香说:“说什么了?”
  我说:“我没说话,你爷爷让我出来。”
  童香看向了童朗,问道:“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回事?我也很想知道啊!
  童朗说道:“我进去问问。”
  他走了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
  童香问道:“爷爷说什么了。”
  童朗犹豫起来。
  童香说道:“你说!”
  于是童朗就说了。
  “你带人让我看,那我就看了,但我原本是不想看的,所以看一眼就可以了,至于你的事,我是不会同意的,你爱找什么男人就找什么男人,玩玩,不过分,爷爷理解你,但是婚还是要结的,新郎还是那个新郎,这你是躲不掉的,至于你想玩,那就去玩吧,玩个一两年,家里可以等,可是时间再长,那就等不了了。”
  “人我见了,你不能再说爷爷什么了,见完了,就别往我这领了,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童香很惊讶,说道:“爷爷真的是这么说的?”

  童朗说道:“是的,一字不差。”
  这个倒是没说谎,童老爷子确实是这样说的。
  这是最强烈的抗议吧,直接无视我,你童香要带男朋友回来可以,你爱带就带,甚至于你想带谁就带谁,可是这人,我们不在意,我们也不多问,还有你想玩就玩,不管你,给你时间,可是到时间的话你就必须结婚了。
  童香愣住了,她的胸口起伏,这种失态很少见。
  童香说:“我要进去见爷爷。”

  童朗说:“老太爷特别说了,不见。”
  童香抿了抿嘴。跟我说:“走!”
  我看出来童香很郁闷,甚至有点生气,可能是老爷子的态度太冷酷无情了,让童香郁闷了。
  我和童香往外走,童朗的心声传了过来。
  “童香,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都不知道吗?还是你视而不见!看来你真的把我当成一个下人了,在我面前,你是主子,我只能看你的后背,多么的心酸啊!”

  “可惜,你也过得不好,你的婚姻不由你安排,你的一切也不由你安排,这就是家族,你挣脱不开,这是牢狱。”
  “看你这样,我很开心,因为你不开心了,我就开心,你带个野男人回来,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不自爱,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你就是个贱人,你倒霉真的好,我现在喜欢看你倒霉。”
  “老太爷下定了决心,谁也反抗不了,我看你们还能作出什么花样来。”
  “至于那个野男人。我觉得他离死不远了,他还不知道童香的结婚对象是睡吧,谁让是小地方来的人,哪里知道家族的厉害,上京藏着龙卧着虎,可不得了。”
  “死就死吧,都死了才好,都死了才干净。”

  “哈哈!”
  我停下了脚步,童香问我,“董宁,你怎么了。”
  我对她笑笑,说道:“没事,就是有一只苍蝇嗡嗡嗡个不停,我把他赶走。”
  我转过了身,说道:“你喜欢童香对吧。”

  童朗一愣,疑惑的看着我。
  我说:“我知道你喜欢,不过你太可悲了太可怜了,喜欢的人得不到,只能在心里骂她贱人,这种感觉一定很爽吧,可是你太掉价了,只能在心里骂骂,嘴上却不敢说,所以,你这么垃圾的人才应该去死呢!”
  不是很想惹事,主要是童朗有点恶心,你喜欢童香这没错,不过因为地位差距求不得便骂人贱有点过分了。
  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刚才被无视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知道这些大家族背景深厚,层次确实比较高,不过没必要这么赤裸裸吧,完完全全的忽略我,因为这个,我心里有些失衡。

  我自己知道,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个小角色,靠着特殊的能力。混的还可以,起码我觉得还不错。
  可刚刚发生的事情让我意识到我什么都不是,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有些资本我怎么想要积累都不行,这些家族是日积月累才有的底气。
  童朗的脸有些红,他的牙齿咬在了一起,看起来略微有些狰狞,他冷冷的说:“请注意分寸!这里是童家。”
  我说:“这里是童家我是知道的,你虽然姓童,可你既不是龙也不是虎,想让我死,你还不行!”
  童朗的脸由红转白,说出了他的心事,自然如此表情,如同见了鬼一样。
  身旁的童香皱起了眉。神情肃穆,她看出我并不是无的放矢,童朗的表情证明了他心中有鬼。
  “怎么回事?”
  童香冷冷的说道,她心中自然也是一团火,童家老爷子看轻我,等同于看轻她,其实这事还是家族规矩,童香岁数不小了,还没嫁人,可见对她是喜爱的,只不过规矩是规矩,给你时间,让你去玩,这都说话,可大势不可逆,最后童香还是要乖乖嫁人。

  这时间的道理一向都是拳头,谁拳头大,谁便是道理。
  童朗表情变得有趣,他想要掩饰这事,心里没有什么好话,怎么能让童香知道,喜欢不喜欢是次要,童香是主子,童朗是奴才,以下犯上,童朗还想不想在这里混了。
  虽然在童家,童朗是个奴才,是条狗,可这个身份也是好不容易的得来的,怎么能随便放手呢。
  童家的奴才到了外边,那就是大爷了,我想童朗看得清楚,低人一等不等于真的低人一等。
  童朗说道:“没什么,我刚才有不对的地方,冒犯到了客人,我招呼不周,该打!”
  啪啪啪,童朗狠狠的抽自己,下手特别的狠,他做了正确的选择,有一个不错的态度,我拉了拉童香,说道:“走吧!”
  童香眼中还有疑惑,她不懂童朗为什么突然打自己,不过童香清楚这件事跟我有关系。
  离开了童家,童香问我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没有必要隐瞒这事,让童香知道知道童朗心里有多龌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种小人一旦让他有了机会,他会跟疯狗一眼狠狠的咬死你。
  我让童香有一个心理准备,毕竟这话不好听,随后我便和盘托出,童朗内心到底是什么样子。

  童香知道我有点怪,但她没有白子惠齐语兰了解我那么深,听我说出童朗的心声。她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冷声说道:“他在心里真的说我是贱人?”
  童香生气了,她是童家人,是童朗的主子,被人在心里这样骂,当然生气啦!这是要反天那!
  岂有此理!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人是个小人。要防着他。”
  日期:2017-06-15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