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2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巨大的动静到此时才算告一段落,我们站在平台边缘,纷纷对视之后。正犹豫着是否继续前行,走近那高台。还未等我们做出决定,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四周,又传来响动。
  那些枯立在地,仿若枯木一般的人像,忽然集体前倾,横伏于地,看起来就像是同时跪倒,向着那高台行礼一般。
  不知为何,看着那跪伏下去的泥胎石塑,我们众人心里也莫名升腾起一种浩大敬服之感,双膝微颤,几欲下跪行礼。
  但不等我们做出反应,那跟在陆振阳身旁的九个血灵卫先动了,他们身形一闪。便齐齐到了那广场中央,面朝高台匍匐下去,五体投地,仿佛在叩拜自己的神灵。
  等他们跪下去之后,那高台上的卦象再起异变。六根血红色的阴阳爻似是把刚才吸收进去的血雾重新喷吐出来了,浓重血雾从内一点点涌出,与此同时,方才我们在山下听到的战鼓之声再度响起。

  “咚!”
  “咚!”
  “咚!”
  与此同时,夹杂在战鼓声中,还有一个拖长了的苍凉声音在吟唱——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云中君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这声音空旷而仓皇,仿若启自太古,吟颂万年而未央。在这带着岁月气息的吟颂声中。那六根阴阳爻中喷吐出的血雾愈来愈多,逐渐的,在卦象上空,形成了六团彼此分离的血雾气团。
  这些血雾气团初始看不出端倪,待那歌谣声逐渐止歇,六个血色大门的轮廓却从中显露出来。
  解卦六爻,两阳四阴。阳爻之上浮现出的大门乃一浑圆门洞,阴爻之上大门则从中折断,只见两侧立柱,却不见其上过梁。六个血色大门四周泛着血光,中间的门洞幽黑深邃,抬眼看去,只觉得连目光都深陷了进去,无法抽出,仿佛勾连宇宙尽头一般。

  战鼓声息,吟颂音止。呆立原地,被深深震撼到的九人,方才相互对视,心神重新恢复了清醒,彼此思索起来。
  这里既是蚩尤传承之地,方才的所有异象,包括战鼓音、吟颂歌自然都是传承开启的标志,而此时横亘在那高台上的六个门洞,定然是获得传承的通道。
  只是通道有六,传承只一份,略微一想便知道,这六个门洞之中,怕是只有一条路能通往真正的传承之所。
  陆振阳第一个做出反应,他伸手一指,吩咐自己手下一个天师,抬脚往那高台上行去,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第一个阴爻门洞前,抬脚走了进去。
  待他进入之后,第一个阴爻门洞瞬间消散在空气中,人和门俱都消失不见。
  如此说来,六个门,只能进六个人。
  六个人,六个传承机会,争一份造化!

  门有六,人却有九。除却已经进去的陆振阳手下天师之外,尚余八人五门。
  我和王灿、林阿成迅速对视一眼之后,齐齐将目光转到了陆振阳身上。力量决定话语权,此时那九个血灵卫尚在,倘若陆振阳从中作梗,我们谁也不可能进到传承门内。
  此时陆振阳目光却紧紧盯着那剩余的五个血色传承之门,眉头紧锁,似乎不着急进去。
  他不急,我自然也不急。蚩尤传承听起来诱惑力十足。但我对其并无太大想法。说起传承,《死人经》之于我来说,也算是一份传承,现如今,无论道炁巫炁,我都尚未到达天师境界,再去贪图其他,对我来说,有害无益。所以我对这所谓蚩尤传承的态度是,得之幸之。失之任之。
  我和陆振阳不急,王灿却第一个呆不住了,毕竟蚩尤传承只有一份,谁也不知那血色传承门内是什么情况,纯粹看运气还好,要是进去之后还要再做什么事情争夺,先进去的人优势可就太大了。
  王灿开口对陆振阳问道,“传承之门尚余五座,陆兄若是不急进入,那我便先进去了。”
  他这话是在试探陆振阳的态度,陆振阳此时态度颇有些奇怪,他并未像先前那般凶神恶煞,反而淡淡道,“我又未阻拦,你要进便进,问我作甚?”
  陆振阳不从中作梗,这自然是最好的结果。王灿闻言,面色不由一喜,转头对我们几人道,“事不宜迟,我们一起进去!阿福阿寿你二人在外警戒,传承门尚有五座,周易、林虎、林阿成,我们四人一起进去!”
  说完,他还悄然对我使了个颜色。
  我明白他的意思,面对那九个血灵卫,只有他手里那把黑色神异短剑法器能阻挡一时,所以我不能跟他分开,他进去,我便只能跟着进去,否则的话,给陆振阳留下机会,我必死无疑。

  王灿的好意我很感激,但一来我们占用四座传承门,陆振阳不知会不会同意。二来陆振阳一直不着急进去肯定有他的理由,王灿抢先进去,对他来说,不一定就是好事。
  我正犹豫间,胖子父子和王灿三人已经举步往那血色传承门走了过去。我不能跟他们分开,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咬牙干脆跟了上去。得不得传承不重要,保住性命才是头等大事。
  出乎预料的是,我们四人一起走过去。陆振阳却依旧不管不问,只是瞥了我们一眼,目光便转开了,继续若有所思的盯着几个血色传承门看。
  我心里忽然想到,当初在殷商王陵的那个血祭井之中。陆振阳等人下去之后,面对的情况,多半跟今日情形有些相似。当初他能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必有其过人之处,今日再度面对类似情况,陆振阳的一举一动绝对有其深意。

  正思索间,忽然前方传来一声闷响,我抬头一看,五个血色传承门依旧在,最初消散的那个传承门却又忽而浮现了出来。只是刚一出现,便直接崩溃开来,化作一团浓重血雾。待那血雾散开之后,门内浮现出一个男子身影。
  此人正是早先进去那个陆振阳手下天师,此时他双目紧闭。周身衣物尽皆化作赤色,双臂侧面平举而起,全身肌肉虬结,头顶之上,赫然带着一个牛角铜冠,那铜冠宽大玄黑,乍看便觉沉重异常,仿若天外陨铁铸就一般,上面没有任何篆刻浮雕,唯有诸多坑洼不平的痕迹。最为神异的是铜冠上的两枚牛角,粗大弯曲,几乎形成一个浑圆,通体也是玄黑之色,只是相距极近的两个牛角尖上,不住有银色电光冒出。那电光出现之后,也不消散,而是顺着铜冠蜿蜒而下,流转全身,使得整个人看起来仿若天上雷公下凡一般。

  直到周围血雾尽皆散尽,那人才豁然睁开双眼,瞳孔之内两枚小蛇般的闪电猝然一闪,紧接着,他周身流转的诸多电光猛地一下回流至头上牛角铜冠内,异状消失,他深吸口气。举步从高台上跳下,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快速回到陆振阳身边。
  见此异状,我和王灿等人脚步早已停下,转头看着那边情况。
  日期:2017-06-15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